山組OS - 單數(上)


* 年齡操作有!五個人都是大學生

* 其實不是太明顯的雙向暗戀..... = = 

* OOC 請注意~


以上




下課鐘聲響起,在老師宣布放學之後櫻井翔立刻從座位上面彈起來、用最快的速度將桌面上的課本筆記本和筆袋掃進書包裡。動作又快又確實,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專業、訓練有素的士兵。

 

確實也是訓練有素,這樣的情形已經是常態了。

 

只是他動作再怎麼快,一星期五天裡總有三天還是會被大野智和二宮和也在教室或校門口抓到。

 

“  翔ちゃん!”二宮和也邊叫著他的名字邊從走廊的另一頭走了過來,身旁不意外的跟著大野智。

 

“ 喔!ニノ…還有智くん…” 不得不停下腳步,櫻井翔轉過身面對兩人笑得有些尷尬。

 

“ 今天我跟オジサン要去…”說到這裡,二宮和也瞄了身旁的大野智一眼“ 家庭餐廳複習功課,你要不要一起?順便拯救一下這傢伙的英文。”

 

“ 呃…抱歉!我最近接了一個家教的課…”櫻井翔努力的將自己的視線定格在二宮和也的臉上,盡量不去看旁邊的大野智。

 

“ 咦!?翔ちゃん有這麼缺零用錢花用嗎?”知道櫻井翔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可能開銷稍微大了一點,但是打工之類的活動倒是第一次聽到。家教嗎?嗯~確實有櫻井翔的個人風格。二宮和也在心裡默默地想著。

 

“ 嗯…就想試試看高中的課程自己還記得多少…” 

 

“ 那家教到什麼時候?我們等你啊?” 二宮和也不死心繼續追問。

 

“ 呃…家教之後我還有事情…”

 

“ 唉…找你看電影不行、逛街吃飯不行、現在連溫習功課這麼像你風格的都不行啊?”

 

“ 抱歉…”櫻井翔快速道了個歉,眼神匆匆的掃過大野智、在對上他微微下垂的眼角之後快速移開“ 那……我先走了。”

 

轉身後用最快的速度離開兩人的視線範圍,他不敢去想大野智的眼裡藏著什麼樣的情緒,他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地方。簡直就是落荒而逃…咬著嘴唇的櫻井翔在心裡唾棄自己。

 

“ 又是這樣…”從剛才就一直沉默不語的大野智,終於在看不見櫻井翔的背影之後開了口。他垂下眼瞼、毫無高低起伏的聲音讓人搞不清楚他此刻的心情。

“ 第10次!這已經是翔くん第10次拒絕我了!!”下一秒立刻抬起頭,用悲憤的表情看著二宮和也。

 

是我們…啊!不對,不管怎麼看都知道被拒絕的人是我才對吧…二宮和也沒有把這句吐槽的話講出來。嘆了口氣、他揉了揉大野智的頭 “ 沒關係的オジサン…或許翔醬是真的很忙、或許他真的很需要這個打工的薪水。下次再…” 

 

“ ニノ…”大野智抓住二宮和也在他頭上作亂的手,打斷了對方正要說出來的話“ 你幫我一個忙吧。”

 

“ 喔唷!?オジサン你終於睡醒啦?”二宮和也挑了挑眉毛,看了看眼前的人突然收起了想睡覺的表情,氣場全開的樣子。

 

終於還是忍不住、無法繼續保持沉默了嗎?

 

 

*         *          *          *

 

 

“ …老師…櫻井老師!” 一雙在眼前揮啊揮的手跟叫喚聲,把櫻井翔飛到外太空的意識抓了回來。

神木隆之介把他手上的講義揮了揮 “ 我寫完了!”

 

“ 啊!抱歉…” 櫻井翔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臉頰,為自己在上課中發呆道歉。從對方手上接過講義,櫻井翔低頭認真的批改起來。

 

“  老師剛剛在想什麼啊?我叫了你好幾聲耶?” 神木隆之介把手撐臉頰上面一臉笑意地看著櫻井翔。雖然兩人相處的時間還沒有很長,卻意外的很聊得來。

 

“ 沒有啊…” 櫻井翔頭也不抬的繼續改講義。

 

“ 是在想女朋友嗎?”聽到這句話的櫻井翔終於抬起頭來看向眼睛都閃閃發光的神木隆之介。這個年紀的小孩果然對異性的交往充滿興趣…可惜…讓櫻井翔感到煩惱的是個跟他一樣性別的男人。

 

“ 來!繼續寫這張。” 櫻井翔面無表情地拿起另外一份由他親自出題的講義,然後滿意的看到自家學生一臉崩潰。

 

男人…準確一點的說,是大野智。最近櫻井翔常常在想,自己選擇考回來這所有他們在的大學倒底是不是一件正確的選擇?

 

 

他和大野智、二宮和也、松本潤及相葉雅紀五個人,從小就因為住的近而常常玩在一起,這個情形一直持續到櫻井翔因為父親調職而搬家轉學。

 

他還記得搬家那天他跟大野智兩個人一直抱在一起痛哭,直到兩家的媽媽不得已用蠻力將自家小孩拉開。分開之後,在手機跟網路還不發達的當時他跟其他人都還保有互寄問候卡、賀年卡的習慣,和大野智更是保持著書信的聯絡。

 

直到有了手機之後,兩個人的聯絡變得更加方便。睡覺前等大野智的電話或是打電話給他,變成了櫻井翔一個習慣,偶爾只是簡單說個幾句然後互相道個晚安,更多的是聊天聊到忘及時間,也因為這樣,即使大野智人不在他的身邊也沒有疏離感。

 

所以…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呢?啊…雖然會演變成這種僵局自己也有一半的責任…

他煩躁的抓了抓頭…再用一個眼神逼神木隆之介繼續跟講義奮鬥。

 

現在的他常常會懷念起他跟大野智每天通電話、兩個人無話不說的日子。原本櫻井翔以為考上同一間大學之後,這樣的日子還可以繼續的延續下去…

 

原來…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嗎?

 

 

*         *          *          *

 

 

當然一開始的氣氛都很好,能和大野智、二宮和也與松本潤又一起上學讓他很開心,選擇繼承家裡事業的相葉雅紀雖然沒有再升學,但時不時也會參加他們之間的聚會,這樣日子讓櫻井翔覺得彷彿又回到了那一直讓他難忘的、轉學前的童年時光。

 

讓櫻井翔開始感覺不太對勁…確實是從松本潤入選校隊而大幅減少和他們聚會開始。這讓他們原本四個人的活動漸漸變成了三人行,單數…真的是很尷尬的一件事情。

 

如果你問大野智和二宮和也平時相處的情形是怎樣?櫻井翔用一個字就可以回答你了…黏!原本四個人一起行動的時候還有松本潤跟自己走在一起,一但只剩下三個人的時候櫻井翔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多出來了。

 

移動的時候前面是你摟我、我戳你,就是不好好走路的兩個人。吃飯的時候桌子對面是兩個互相往對方碗裡丟自己不吃食物的兩個人,甚至連系所的大樓都像是要呼應這尷尬的三人行一樣,櫻井翔在學校的左邊、大野智和二宮和也在學校的右邊,兩棟大樓還只是在隔壁而已。

 

當然,兩個人也不可能一直都是這樣黏在一起而忽略櫻井翔,大部分的時間三個人還是相處得很愉快的。讓櫻井翔開始避免和兩人一起出去的契機,是在一場難得的五人聚會之後。

 

 

 

地點是卡拉ok館,準時到場的是相較之下比較空閒的三人組,在松本潤和相葉雅紀趕來的途中三人已經開心的唱了起來。大野智的歌聲一直是他們五人之中最好的,也因為這樣其他四人老愛點一些高難度的歌曲給他,大部分時間大野智都可以用完美的歌聲唱完,偶爾熬夜趕作品而狀況不好的時候就可以訓練其他人的腹肌,一個慘烈的破音就可以讓他們笑倒在沙發上面。

 

剛結束期中考試,熬了兩三天夜又一點小感冒的大野智,還沒開嗓的他一首歌沒唱完笑點低的櫻井翔已經癱在沙發上喘氣了,二宮和也則是拿著手機錄影,打算永久保留大野智難得的失態。

 

自己也唱到忍不住笑了起來,最後大野智乾脆丟掉麥克風、一個飛撲去搶二宮和也的手機,兩個人在沙發上扭成一團,整個包廂只剩下音樂還盡責的播放著,搭配是櫻井翔停不下來的笑聲。

 

力氣終究比大野智小,眼看手機就要被搶走的二宮和也一個完美的小拋球,把手機穩穩地丟到一旁櫻井翔的懷裡,傻眼的櫻井翔終於是止住笑聲了,愣了一秒才趕緊站起來往旁邊逃走。

 

以為大野智會繼續追過來搶手機,櫻井翔盡責的將手機護在懷裡一臉挑釁的看著大野智,一副你儘管過來,我可不會搶輸你的架式。

 

沒想到大野智放開壓制住二宮和也的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之後,卻沒有向著櫻井翔這裡過來。他抓了抓頭髮 “ 算了,反正錄都錄了…你!” 他轉身指著還躺在沙發上的二宮和也 “ 今天不要再點這種歌了!”

 

但二宮和也當然不是省油的燈,他比了比旁邊的點歌板“ 來不及了,我都點完了…喔!你看~下一首開始撥了!”

 

於是又是一波的卡歌鍵保衛戰,還一路燒到剛進門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仍然毫無違和感加入戰局的相葉雅紀。

 

看著相葉雅紀加入之後更加吵鬧的三個人,櫻井翔默默地將二宮和也的手機放在桌上。他剛剛看了一下,二宮和也剛才錄的影片已經因為打鬧的關係而保存失敗,大野智難得的搞笑演出一點證據都沒有留下來。

 

在大遲到的松本潤出現之後,大野智也差不多唱開了。接下來又是幾首完美零缺點的演出,彷彿一開始的走音人不是他一樣。沒有人再提起一開始的小插曲,這件事情就這麼被無視、被遺忘,就好像已經不見了的錄影檔,就好像原本準備加入戰局卻受到無視的櫻井翔。

看著桌上孤零零的手機,櫻井翔突然覺得存在在這個空間裡的自己…好突兀。

 

 

那之後的櫻井翔開始在意起大野智的動作。

 

他發現大野智和二宮和也黏在一起就是常態,他也不排斥和其他人之間的身體接觸,你要跟他勾肩搭背也完全沒問題,但唯獨就是不靠近自己,就好像他們兩個之間有一到看不見的牆壁。

 

但大野智對自己的態度又跟他的動作完全相反,他們之間還是一樣無話不談,還是一樣有空就一起出去,但為什麼就是不肯靠近自己呢?

 

或許…他真的離開太久了,他以為從不存在的距離感是確實的存在著。

或許…對大野智來說他是一個普通朋友,只是一個小時候的玩伴,但不是像二宮和也那樣、是讓他可以毫無顧忌親近的人。

或許…他根本就不應該答應大野智考回來,那說不定只是一個客氣話,卻讓自己開心的一頭熱。

 

櫻井翔也曾經想嘗試自己靠近大野智,想要由自己主動踏出這一步。但一想到那天在卡拉ok包廂的事情就讓他怯步。越是在意就越苦惱、越糾結,最後一點辦法都沒有的他選擇了逃避。

 

看不見了就不會再想了吧?不去想就不會難過了吧?就是這樣的鴕鳥心態讓櫻井翔開始大幅度的減少和大野智及二宮和也出去的時間,除非是難得的四人或五人聚會,否則他就是能拒絕就拒絕。

 

但這樣逃避的行為收到了什麼樣的效果?真的有比較不難過了嗎?這個問題恐怕連櫻井翔本人都無法回答。

 

 

*         *          *          *

 

to be continued




あと書き


大概在五月底吧....那個時候支持的球隊打得不好,

每天心情都是差差差!

你說!都領先了八局、在九局上半被逆轉是怎樣!

只要有比賽就是抓著saiちゃん跟他抱怨,

也就是這樣,這篇就是在我心情很差之下的產物........

可是寫到後來,已經變成saiちゃん私心的產物了XDDDDDD

雖然這小孩每次都是給我亂加戲,還加完就跑

還是謝謝他給我提供主意~


那麼我們在(下)的時候再見~


ゆみ

评论(10)
热度(139)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