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一個人看家


* 踩著點的生賀,祝我最喜歡的翔くん34歲生日快樂!

* 攝影師O X 大學生S    同居設定,算是"守りたいもの"的番外,但其實不看前文也沒關係的!極度OOC 請注意


以上



這週是大野智外出工作的日子,跟カズ兩個人…啊!是一人一狗只能乖乖地顧家每天數日子,自從兩個人住在一起之後櫻井翔發現自己變得越來越不能忍受長時間見不到大野智,果然已經太喜歡智さん了呢…杵在客廳發呆的櫻井翔不禁這麼想著。

 

明明還有報告要寫、還有科目必須複習,但此刻的櫻井翔卻一反常態的提不起勁。好無聊…好想要見智さん,嘆了口氣順勢往一旁的塌塌米上倒下去,準備把坐墊抓過來抱住,卻不小心發現一團可疑的、曾經沾上不明液體但現在已經乾掉了的衛生紙。想起這個東西由來的櫻井翔臉頰爆紅、第一時間把抱枕〝啪〞的往衛生紙上蓋下去。

 

那是大野智出門工作的前一個晚上,幫著他整理完工作用的相機包之後,想起接下來一星期都見不到面的兩個人忍不住在客廳就開始擦槍走火的證據。紅著臉把衛生紙拿去垃圾桶丟掉,櫻井翔開始反省自己怎麼好幾天了都沒發現東西就在抱枕下面?這麼邋遢真是太糟糕了…

 

突然之間松本潤這個名字跑進櫻井翔的腦袋裡…果然人只要無所事事的話就會開始胡思亂想呢!

他一直都記得他與大野智正式在一起的那天發生的各種事情,不僅僅是因為那是屬於兩個人的紀念日,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松本潤…

 

那天被大野智帶回家之後透過了被收拾得整齊乾淨的客廳、和雖然已經冷掉了但依舊美味的午餐,他看見了松本潤不同於模特兒光鮮華麗外表的另一面。反觀自己……大野智不在的這一個禮拜,除了前兩天由相葉雅紀帶了外賣來之外,剩餘的時間都靠便利商店的便當解決,還跟不明衛生紙團一起在客廳待了這麼久的時間…

 

的確,兩個人住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由於平日還要上學,整理、打掃之類的家事一直都是大野智在負責,櫻井翔就是吃飽飯之後幫著洗碗、洗完澡之後幫著刷刷浴缸、假日幫忙曬個棉被而已。至於廚房,老實說那裡對自己來說就是個未知的地方,他還記得第一次想要使用瓦斯爐,卻怎麼樣都無法順利點火的窘境。

 

明明住在一起,卻不能好好的幫忙分攤家事,這麼看起來平常大野智真的太寵他了。這麼久之後櫻井翔第一次認真的反省起來。明天就是大野智回來的日子,下定決心要改過了的櫻井翔迅速拿起手機打電話給相葉雅紀。

 

隔天剛過中午,相葉雅紀便提著大包小包的食材匆匆趕往大野智家,艱難的用腳用力將大門踢上後便快速往屋子裡衝,一進到客廳就看見櫻井翔眉頭緊皺、認真地盯著電腦螢幕看,桌子上面擺滿了從網路上列印出來的各種食譜以及他手抄的筆記。相葉雅紀發誓,那認真的樣子比起他上課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 翔ちゃん…你確定真的要下廚煮飯嗎?” 顧不得手上的都是食材,將東西往地上隨手一擺,相葉雅紀一臉擔心的湊近他正在用功的親友。真的不是他想要潑對方冷水,只是他已經見識過太多次櫻井翔在廚房引發的各種慘劇,身為好朋友,相葉雅紀覺得自己有必要替櫻井翔把關他生命財產的安全。

 

“ 不行嗎?” 感受到來自親友滿滿的不信任感,櫻井翔從螢幕前稍微移開視線瞪了相葉雅紀一眼。 “ 之前智さん煮飯的時候我也都有在旁邊幫忙,我已經進步很多了!”

 

看來這次櫻井翔是認真的,感嘆著戀愛力量真偉大的相葉雅紀也只能捨命陪君子,丟櫻井翔一個人炸廚房不是明智之舉,有他在的話還能盡力將災情降到最低。現在他只祈禱晚一點大野智回來之後還可以看見完整的一棟房子。

嘆了口氣將櫻井翔選出來的食譜一一過濾。太難太複雜要花時間熬煮的通通都去掉,要用到兩種以上廚具的也去掉,費刀工的更要去掉,挑挑選選最後決定了最簡單也最不容易搞砸的咖哩飯。

 

認命的相葉雅紀多跑了一趟超市買了咖哩塊回來,只要櫻井翔能夠平安無事,他不在乎多跑這一兩趟。

接著更認命的將蘿蔔、馬鈴薯等要削皮的食材都處理完畢,然後忍住把菜刀奪過來的衝動,提心吊膽的看著想要自己動手的櫻井翔將東西切成各種神奇的大小和形狀。

接著相葉雅紀很自覺的動手處理櫻井翔輕輕碰一下就被噁心到一臉嫌棄,然後死死盯著他看的雞腿肉,搞什麼…倒底大野さん是你的男朋友還是我的男朋友啊?相葉雅紀一邊將醃漬過後的雞腿肉丟進鍋裡炒香一邊在偷偷心裡吐槽著。

 

在櫻井翔的幫忙之下,準備工作花了比他們想像中還要更長的時間,等到所有的食材都準備完畢之後離大野智回來的時間已經不到一個小時了。在鍋子裡注入清水、開了瓦斯爐,等待水燒開的期間相葉雅紀揹起包包準備離開。人家說小別勝新婚,他沒有那麼的不識相,繼續留下來當一顆超大的移動式電燈泡。況且完成了保護廚房不讓櫻井翔炸掉這樣偉大的任務之後他真的有點累了…

臨走之前不忘再三叮嚀櫻井翔等水燒開之後丟食材的順序,在看見對方指了指腦袋表示都記在腦海裡了之後才放心離開。

 

總算是趕得及在大野智回來之前完成,鬆了一口氣的櫻井翔坐在餐桌椅上發呆。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身上、衣服上到處是戰爭過後的光榮戰績…這個時間了也來不及洗澡,決定至少換個衣服的他邊脫上衣邊走到洗衣機旁,習慣性的掀開洗衣機、丟衣服、蓋上蓋子前他稍微頓了一下,裡面已經累積了不少他這星期穿過的髒衣服。

 

想著大野智工作回來之後還要替自己洗衣服實在太辛苦了,考慮了兩秒之後櫻井翔順手將一旁髒衣籃裡大野智出門前累積著未洗的衣服一股腦兒全倒進洗衣機裡。拿出櫃子上的洗衣精,他保持著微笑、冷靜的照著洗衣機測重之後給他的容量倒入適量的洗衣機。心想著他可是已經有了相當大的進步,不會再做出把整包洗衣精全部倒進洗衣機這種蠢事了,再加上今天(預計會)成功的第一次下廚,他已經完全從家事白癡櫻井翔這個不名譽的稱號裡畢業了。

 

一切都非常的完美,接下來只要等水燒開了之後丟入材料就好了。

 

〝叮咚〞 突如其來的門鈴聲打斷了櫻井翔回想順序的腦袋,大野智回自己家是不需要按門鈴的,但都這個時間點了會有誰來拜訪呢?

 

 

“ 啊…是翔ちゃん啊?” 開了門之後發現是對面鄰居家的奶奶。

 

“ 花子婆婆好,有什麼事嗎?” 有禮貌的櫻井翔先是跟老人家問聲好,接著問了對方來的目的。多愧了他良好的家教,搬過來住之後也迅速的跟周圍的鄰居打好了關係,大家都很喜歡他這樣一個可愛的大男孩。

 

“ 智ちゃん工作回來了嗎?是這樣的…婆婆家玄關的燈泡壞了,偏偏家裡的笨老頭上星期閃了腰,現在走路還痛著呢!想叫智ちゃん幫忙一下!”

 

“啊…智さん工作還沒回來…”櫻井翔努力回想花子婆婆家玄關燈泡的位置,思考著這樣的高度對他這種〝稍微〞怕高的人來說能不能接受,可惜…不管他能不能接受,這個忙他還是非幫不可。 “ 婆婆家有梯子嗎?我來幫你吧。”

 

吞了一下口水,試圖讓自己冷靜一點。只是事與願違…當他下意識地踏出玄關,大門在自己身後〝喀〞的一聲關上之後櫻井翔才猛然想起自己竟然就這樣出來了!?鑰匙什麼的他完全沒有帶在身上啊啊!!

 

發現櫻井翔很明顯且不自然的彈跳了一下,花子婆婆轉身準備詢問時就發現對方一臉慘白的樣子

“ 婆婆…我沒有帶鑰匙出門… ”

 

“ 啊啦!不好了…這該怎麼辦才好?” 

 

“ 總之…我們先去換燈泡好了,智さん就快要回來了,到時候再請他開門吧,只是要麻煩婆婆先收留我一下子。” 櫻井翔抓了抓頭髮,想著反正大野智也差不多該回家了,先把忙幫完再說。

 

跟著點點頭的婆婆往對面鄰居家裡走,突然身後傳來カズ急促的叫聲,然後小爪子用力的扒著門的聲音。

 

“ カズ怎麼了?” 櫻井翔擔心的拍著門喊著,カズ一向很乖很冷靜,沒有什麼重大的事情是不會慌成這樣的。沒有重大的事情…重大…

 

“ 啊…………………………………” 這下櫻井翔終於驚慌失措的大叫出來了!他完全忘了瓦斯爐上還燒著開水。

 

這個慘叫聲連隔壁的田中先生一家都驚動了,只見他匆匆的從屋子裡跑出來關心狀況。

 

櫻井翔用著快要哭出來的表情說了實話之後現場的人都開始炸了鍋。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出著主意,一下子說要請鎖匠,一下子又說不如撞門或破窗進去。現場聚集的鄰居越來越多,櫻井翔也越來越慌。

 

束手無策之中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萬一水燒乾了之後發生火災怎麼辦?讓櫻井翔一下子白了一張本來就白皙的臉蛋。大野智不在家的這段期間,他不僅沒有好好的看家,竟然還把房子燒了……除了會害大野智無家可歸之外,重要的是房子裡面還有カズ啊!!

 

吵雜的現場、カズ持續的叫聲弄的櫻井翔又慌又無助…一雙大眼睛紅通通的就差沒有掉下眼淚。

 

“ 啊!翔ちゃん!你看…二樓的窗戶,有沒有上鎖啊?” 這時斜對面的黑澤太太指著二樓窗戶詢問著。大家的視線一起集中到二樓窗戶上。

“ 如果能夠爬到二樓,就可以從窗戶進到屋子裡了!”

 

現下也沒有更好的方法了,再繼續拖拖拉拉的萬一真的發生火災怎麼辦?大野智就要回來了,他要怎麼交代才好呢?沒有時間再繼續讓櫻井翔猶豫,他深吸了一口氣抓住屋外的排水管、踩著一樓的窗框準備往上爬。

 

一個人在發生緊急狀況或者是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腎上腺素會激發,在短時間內讓心跳上升、血糖升高,肌肉收縮且注意力高度集中,這時候往往能夠激發出潛能,讓人突然變的力大無窮。最常聽到的狀況就是在發生火災的時候,有些人甚至能夠扛起平常根本搬不動的櫃子。

 

現在的櫻井翔也是處於這種生死關頭的狀態,讓他勇敢地做了平常不會做的事情。只是他真的低估了自己怕高的天性,當他轉頭準備確認下一步該踩的地方時才發現不得了了…為什麼這麼高…

 

剛才的勇氣瞬間消失殆盡,他卡在一個不上不下的地方欲哭無淚,沒有繼續往上的勇氣、也沒有辦法下來。下面的鄰居還在大聲地為他加油,但他真的一步都動不了啊!!

 

 

*          *          *          * 

 

 

當大野智拖著行李箱彎過街角就看見他家前面聚集了一堆人,仔細一看都是熟面孔,每個人都望著同一個方向一臉擔心的說著話。他一臉狐疑的看了看四周…這裡是他家沒錯啊?現在是什麼狀況他怎麼看不懂?

 

他慢慢地走近,鬧哄哄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

“ 翔ちゃん?你在幹什麼?” 當他終於看清楚自家的狀況之後,一眼就發現掛在一樓窗戶旁邊發著抖的櫻井翔。知道自家寶貝戀人有懼高症,沒有什麼狀況不會隨便爬這麼…高?好吧…其實也不是真的這麼高。

 

暫時先無視了鄰居們看到他之後一擁而上、抓著他七嘴八舌說著什麼他聽不清楚的話,心頭都懸在自己戀人身上。救人要緊、他走到櫻井翔的身後,伸長了手拍了拍他的大腿“ 乖…我會接住你的,快下來。”

 

聽到大野智的聲音讓櫻井翔瞬間鬆了一口氣,像是即將溺死了人突然抓住了浮木一樣全身放鬆,但隨著放鬆的瞬間身體搖晃了一下,讓他想起自己還掛在半空中,不是溺死,是摔死啊。於是繼續死命抓著排水管跟窗框,櫻井翔搖了搖頭不敢鬆手。

 

“ 智さん…好高…我下不來…房子要燒掉了!怎麼辦…”

 

“ 別怕,我會接著你。” 繼續勸說櫻井翔的同時,大野智也發現了屋裡的カズ異常的吼叫聲,他更加疑惑了,房子要燒掉了是怎麼回事?工作回來之後這個世界就變成他不能理解的樣子了,他是穿越了還是怎樣?

 

“ 大野くん!”隔壁的田中先生終於忍不住,用力一把抓住大野智的肩膀將他轉正過來跟自己面對面。“ 鑰匙,快點…房子要失火了!”

 

“ 啊?” 大野智一臉呆滯。

 

然後,彷彿是要回應田中先生的話一般,一陣刺耳的警笛聲傳了過來,大野智傻眼的看著一輛巨大的紅色消防車從他剛剛走來的街角快速開過來,不偏不倚地停在房子的正門口……

 

 

*          *         *          *

 

 

櫻井翔乖乖地抱著他們一進門之後就自動安靜的カズ跟著大野智向趕來的消防隊員以及鄰居們道歉及道謝。

 

由於家裡的瓦斯爐有安全裝置,偵測到乾燒之後就自動熄了火,但無法關掉瓦斯,於是在消防員的指示之下關了瓦斯開關、開了窗戶通風透氣,一場鬧劇終於是落了幕。

 

廚房雖然不到滿目瘡痍、但還是看得出經過一番努力的痕跡,大野智發現他根本氣不起來。將カズ從櫻井翔懷裡抱了下來,拍了拍牠的小屁股讓牠自己去吃飯。坐在餐桌椅上將人拉近自己懷裡一手環著他纖細的腰、一手撫上他滑嫩的臉蛋用拇指來回婆娑著。

 

“ 有沒有哪裡受傷?”在大野智鍥而不捨的呼喚以及消防車都開了過來的壓力下,櫻井翔終於還是跳了下來。他眼睛緊緊閉著、腰一轉手一放就直直的跌下來撞進大野智的懷裡。雖然窗戶不高但衝擊力還是有的,兩個人一起跌坐到了地板上,但大野智始終穩穩地摟著櫻井翔,護著他的頭頸不讓他受到太大的衝擊。

 

此刻的櫻井翔心裡滿滿的都是愧疚,他不僅給鄰居添麻煩、給大野智添麻煩,還給不認識的消防隊員添了麻煩。自責的他身體輕輕地靠著大野智的胸膛,視線卻不敢往他身上過去,聽到大野智溫柔的關心只敢默默盯著旁邊的地板然後慢慢地搖搖頭。

 

“ 沒有就好…翔ちゃん是想要煮飯給我吃啊?” 大野智發現自己的尾音有些微的上揚,顯示了現在的好心情。在看見櫻井翔點了點頭之後心情更好了,忍不住湊上前吻了吻對方因為愧疚而微微嘟起的唇。

 

心愛的人為了自己下廚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大野智現在總算有了實感。畢竟在今天之前他從來沒有體會過,甚至在前一段時間他還曾經因為有人為他煮飯這件事情感到困擾。

 

但幸福歸幸福,像今天這樣的事情要再發生一次他可受不了,會給鄰居添麻煩之外,萬一真的發生什麼意外該怎麼辦?總而言之還是約法三章、以後櫻井翔要下廚當然可以,但是前提是大野智一定要在場。

 

又在點了點頭答應的櫻井翔唇上偷了個吻,心滿意足的大野智接手將剩下的咖哩完成…雖然要將大小不一的紅蘿蔔跟馬鈴薯要煮透稍微花了一點時間,但不影響完成之後的美味。

看著戀人開心的塞滿嘴、喊著好吃好吃的樣子大野智從心裡感到滿足。

 

吃飽飯後櫻井翔照慣例將桌面整理乾淨接著開始洗碗,而大野智則是將自己囤積了一星期的髒衣服取出準備清洗…他掀開洗衣機的蓋子意外的看見已經請洗完畢了的衣服。

 

原來櫻井翔想要幫忙的不僅僅是煮飯這一塊,大野智又是開心又是感動的伸手將衣服拿了出來……

“ 翔ちゃん…”把碗洗好的櫻井翔聽到大野智的呼喊,急急忙忙地跑到洗衣間裡,一踏進來就看見大野智的手上拿了一件…啊咧?

 

“ 咦?這是誰的衣服啊?怎麼顏色這麼奇怪…” 櫻井翔一臉不解,他記得下午的時候他丟進洗衣機的確實都是他跟大野智的衣服啊?怎麼會突然出現了一件他不認識的?

 

大野智一臉無奈地攤開衣服,將有圖案的那面朝向櫻井翔。

“ 翔ちゃん,你知道白色的衣服不能跟深色的衣服一起洗嗎?”

手上那件是大野智的衣服,原本是白色的…是的,原本…現在他已經被深色的衣褲染成了灰灰藍藍、看不出原本的樣子了。

 

櫻井翔這才知道為什麼大野智出門前會留下一籃的髒衣服,原來是要分開洗的。

看著櫻井翔道了歉之後自責到不行,咬著嘴唇頭低低的不敢看自己的樣子、大野智揉了揉眼睛、他好像看到カズ自知做錯事情而垂到不行的耳朵出現在他家翔ちゃん頭上。

 

嘆了口氣將衣服擺到一邊,大野智忍不住再次將人一把將人拉進懷裡。不行了…這個生活白癡看來是沒救了。

 

可是覺得這樣的翔ちゃん真的好可愛好可愛、讓人想要緊緊抱住一輩子不放開的自己應該也沒救了…

 

嘆了口氣親了親懷裡委屈的小朋友,算了!大野智想…

 

如果愛上櫻井翔是一種病,那自己肯定病入膏肓了。不過就算有在好的特效藥他一定也會選擇放棄治療…他永遠都不想把自己治好,他願意一輩子都這樣愛著他。



END



*          *         *          *


あと書き


今年的生賀 真的超級危險的!

一開始是一點頭緒都沒有,不知道要寫什麼,

接下來決定寫這個之後 又因為太久沒有動筆而不知道怎麼寫....

一直到上個星期二還不知道故事該怎麼進行下去ORZ

然後昨天拚死趕文的時候 又被saiちゃん安利去看SMAP X SMAP的NG集,

爆笑到文都差點寫不完......


差一點點就要開天窗了 真的....TAT


但一想到開始寫文之後 遇到兩次大野智的生日都有寫比較正式的賀文,

而翔くん33歲生日那天我卻放了一篇內容太不開心的文.....

如果今年開天窗的話 真的要對不起我最喜歡的翔くん了!

幸好最後還是順利的生了出來,總算對得起自己了!



以上 謝謝你的觀看~


太久沒寫文 連後記都不會寫了的 ゆみ


评论(17)
热度(119)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