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你是唯一


* 大野智生賀!所以不免俗的要來一句:智くんのお母さん、智くんを産んでくれてありがとう~

* 副標題:師傅在講都沒在聽

* 這是和 @ナギ 一起開的腦洞,關於兩個人相遇的部分請移步去他家看

* 然後梗的來源是 @祈越无风 人是他殺的QAQ

* 我這個月終於不是月更了!!(好激動)

* 文長,請愛惜你的眼睛


以上




“ 臨、兵、鬥、者” 隨著口中唸出的九字真言,大野智修長的手指快速在胸前結手印。“皆、陣、列、在、前 ”

替自己上完護身咒,他從衣袖裡拿出一疊符紙在空中比劃幾下,一聲沉穩有力的 “破”,眼前緊閉的木製大門應聲碎裂。

 

轟隆巨響在這個安靜的深夜時分顯得特別的刺耳,一片塵土飛揚之中,大野智毫不猶豫的向前邁步。本來他挑在這個時間過來就是挑準了大半夜的防備會鬆散一點,但剛剛大門破裂的方法實在太過豪邁了,裡面的人肯定都嚇醒了吧!既來之、則安之,他都敢這樣單槍匹馬的闖了進來,又何必擔其他多於的心呢?

 

穿過不成形的大門,還在前院的範圍就看見有兩個人擋在前方。大野智看清楚對方的樣子似乎早早就準備好,就等著他來自投羅網,不禁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也是…天真的人是他,對方怎麼可能什麼準備都沒有呢?

 

“ 唷~智!我們等你好久了呢!少主說的沒錯,你果然不自量力的跑來了。”

 

眼前的兩人是大野智的同輩,同樣屬於大野家的分支,但跟少主感情好因此頻繁的在本家出入。他們的出現大野智並不意外,但除了他們之外沒有其他前輩出現,可以證實這件事情的主謀是少主一個人而已。

 

這讓大野智稍微鬆了口氣,畢竟要跟整個大野家做對他一個人是辦不到的。

 

“ 翔在哪裡? ” 不想跟眼前的人多說什麼,大野智迅速說出他目前最關心的事情。

 

 

*         *          *          *

 

 

兩天前突然接到本家的傳喚,大野智不疑有他、和翔兩個人趕了半天的路過來,被下人領到偏廳等了大半天才被通知搞錯傳喚時間,家主目前正在皇宮內晉見天皇,讓他回家重新等傳喚,好脾氣的大野智沒說什麼便離開了。

 

耽擱了一整天、踏出本家大門時正處於夕陽西下的逢魔時刻,不想冒險趕路的兩個人只好在附近的旅店投宿一個晚上。現在想想這一切肯定全都在對方的計算當中。

隔天早晨在旅店房間醒過來的大野智,身邊早已沒有翔的影子了。

 

用平時就不愛運轉的腦袋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本家的少主覬覦他的翔已經很久了,畢竟稀有高貴的九尾狐是可遇不可求的,真的要遇到了有沒有能力降伏又是另外一回事。

像大野智和翔這樣的相遇過程不得不說真的要羨慕死所有的人,每次師傅看見了總忍不住嘖嘖稱奇,邊摸著他的頭邊感嘆著〝一定是因為智ちゃん是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但對大野智來說翔就是翔,管他是九尾狐或者只是一般的妖狐。他不知道收服九尾狐會對陰陽師的身分地位有什麼重大的改變或影響,他對這些從來都不感興趣,他在乎的只有他心愛的小狐狸有沒有吃飽、有沒有睡好、在他身邊過的開不開心而已。

 

 

匆匆趕回家的大野智做足了準備,再次趕路到本家來,他必須用自己的力量將翔奪回來。

 

 

*         *          *          *

 

 

“ 少主交代了,絕對不能讓你隨便就把九尾狐帶回去。 ” 同輩兩人邊說邊將自己的式神招喚出來。這場戰鬥看來勢必免不了了。

 

大野智暗暗嘆了口氣,掏出懷裡的符紙準備應戰。自己的身邊除了翔之外什麼都沒有,他也從來沒有把翔當作式神看待,從來沒有讓他參與任何戰鬥。真的非打不可的話就只能靠自己了。只是他的經驗同樣少的可憐,這多少跟他不愛跟人爭鬥的個性有關。

 

靜待著對方的式神出現,腦袋一反常態的高速運轉、拼命回想師傅曾經傳授過的內容,大野智必須看對方的屬性來決定自己應戰的招式。

 

〝嗞嗞〞的兩聲,兩道閃電從天而降,接著發出轟隆一聲巨響,大野智還來不及反應,白光一閃眼前的兩個人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他甚至連對方的式神長什麼樣子都沒看清楚。

 

“ 不中用的傢伙… ” 一個冷冷的嗓音打斷了大野智的思緒,才剛回頭就看見一個身穿深紫色狩衣的男子從黑暗的空中突然現身,緩緩的降落到地面,寬大的衣袖隨風飄盪著,衣服下一雙白皙的手掌上還纏繞淡藍色的閃電,在黑夜裡顯得特別的耀眼。

 

男子雙腳剛踩到地上一個犀利的眼神便狠狠朝大野智掃了過來,瞪得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 還有你,一樣不中用!竟然能夠把翔さん搞丟了?真是…當初我就跟翔さん說別和人類走太近…” 對方一邊碎念一邊上前查看倒在地上的兩個人,確定都昏死過去之後順手施了個法將人捆了起來。

 

大野智這才看見對方身後九條蓬鬆的紅色尾巴。雖然色澤沒有翔的尾巴來的漂亮,仍然美得讓人不忍心移開目光。

 

 

*         *          *          *

 

 

這讓他想到很久以前他第一次遇到翔的時候,那時的他還是一隻可愛的小紅狐狸。就如同他火紅的毛色一樣,天真爛漫、熱情有活力,對任何事情都充滿了無限的好奇心,雖然有的時候稍嫌莽撞衝動,但依舊不影響他可愛的程度。

 

就在大野智覺得這就是翔的全部時,突如其來的轉變讓他措手不及…不!或許這樣的變化不是突然的,一人一妖形影不離、朝夕相處之下才讓人忽略了身邊人的變化。

 

那是一個讓人難忘的夏天,他帶著翔參加了一年一次的祭典,從白天逛到了晚上,翔的情緒也一直很高漲,像個花蝴蝶似的四處亂轉,對每樣東西都感興趣、都想摸摸看看,那樣子就跟大野智第一次帶他逛市集時一模一樣。

 

直到晚上投宿的時候,大野智看見翔展現出跟白天完全不同的形象,與店主人應對進退的樣子就像是一個成熟的大人。

 

明明剛帶翔下山時他連吃東西、買東西要付錢都不知道,看到喜歡的東西就直接伸手帶走,也常常因為不習慣維持人形,老是因為興奮過頭而不小心露出應該藏好的狐狸耳朵跟尾巴。

 

看見這一幕他才發現不知不覺中他的小狐狸已經長大了,不僅僅是外表而已,行為模式也已經成長到能夠適應這個都是人類的環境了。

 

只是當翔關上房間的門,又蹦蹦跳跳的跑回他身邊時才發現,啊~原來是這樣!不是自己沒有發現,而是在他面前的翔一直都是最原始、最純真的他。一想到這點,胸口不由得一緊,一個不曾有過的情緒從心裡深處開始滋生。

 

後來大野智發現他對翔這種轉變的瞬間特別沒有抵抗能力,直到有一天終於忍不住抱緊撲到他懷裡準備睡覺的人、反身將他壓倒在床上,接著在對方嬌豔欲滴的唇上印上自己的吻…

 

還記得隔天早上,發現在自己懷裡醒來的小狐狸從紅色變成全身雪白的時候,他嚇到嘴巴都闔不起來了。但本人倒是一點都不緊張,看了看身後九條白色的尾巴,臉頰上的紅暈在白色的襯托之下更加顯眼,他說〝娘告訴我她在遇到爹爹之前也是紅色的呢!〞

 

 

*         *          *          *

 

 

“ 我說你啊!要發呆到什麼時候? ”一個聲音打斷了大野智的思緒,回過神來那個和之前的翔一樣有著紅色尾巴的男人已經站在自己眼前,一臉不耐的戳著他的額頭。

 

那天之後就再也沒見過的紅色尾巴,雖然不是屬於翔的也讓大野智升起一股懷念的感覺。雖然對大野智來說,不管是活潑可愛的小紅狐狸,或是穩重優雅的白色狐狸,他都同樣深深愛著。

 

“ 啊…你是不是翔之前說的…潤?” 大野智記得之前跟翔聊到家人時曾經提到這個名字,說是自己的弟弟……

 

“ 不然呢?你以為我老遠從山上趕過來這裡是為了什麼?我還在奇怪為什麼翔さん的氣息突然消失了,原來就是你這個……”

 

罵人的話還沒說出口,一顆巨大的石頭破風而來,潤眼明手快的先是一個轉身用尾巴捲起大野智往旁邊丟,接著雙手用閃電織成一道防護網,高速的巨石狠狠撞上電網,很快的被雷電包圍、穿透然後粉碎。

 

“ 大野智,你為什麼…明明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旁系,卻老是能夠遇到高級的妖…” 大野本家的少主雙手夾著符紙,咬牙切齒的說著,眼睛來回的掃過被丟到一邊、跌坐在地上的大野智和一臉不高興的潤,不甘心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而我…好不容易抓到那隻白色的九尾狐,施了術準備讓他降伏,沒想到遲遲無法成功…既然沒辦法切斷你們之間的羈絆,那我就殺了你讓那隻九尾狐能夠完全屬於我。”

 

話聲剛落,又是一顆巨石飛了過來。不耐煩的咋舌,潤一個揮手,一隻黑紫色的妖狐捲著淡藍色的閃電憑空出現,先是穿過巨石將它擊得粉碎,接著速度不減的朝少主的方向衝過去。

 

少主大驚之下一邊後退一邊打手印,從地面隆起形成一道土牆,勉強擋住了妖狐的攻勢。

 

潤也不在意,繼續揮著手,更多的妖狐朝著土牆衝撞過去。牆面開始出現裂痕,少主也只能咬著牙繼續用符紙補強。眼見一時之間也衝不破對方的防守,潤乾脆的收了手,妖狐停下了衝撞回到潤的身邊待命。

 

用力喘著氣,滿頭大汗的少主也只能瞪著眼前的九尾狐。既然正面的衝突無法取勝,那就讓他分身乏術,措手不及總會出現破綻。他先是召喚出自己的式神,一隻狼妖齜牙裂嘴的朝大野智衝過去。

 

眼見不對的潤轉身準備保護大野智,站立的地面卻突然出現了尖銳的石柱,逼不得已他只能朝空中閃避,離開了石柱的攻擊範圍、順手兩道閃電將石柱切斷。雖然這樣的攻擊對他構不成威脅,但大野智那邊又如何?

 

幸好雖然不喜歡學習陰陽術,但始終是個陰陽師的大野智冷靜的在身前畫上五芒星咒擋住了狼妖,然後順手在牠的額頭上貼上一枚符紙,〝磅〞的一聲,爆裂的符紙將對方炸的往後飛。

 

眼中浮起一絲讚賞,潤修長的手指一比,狐妖們群起而上將受傷的狼妖撕的粉碎。 “ 你…不錯嘛。” 降落到大野智的身邊,潤挑了挑眉 “ 沒有我想像中的沒用。 ”

 

“ 雖然沒有你和翔厲害,但我好歹是個陰陽師。 ” 大野智擺好陣勢準備應戰,為了奪回翔他必須振作。

 

自己的式神就這麼輕易的被解決了,少主氣得不住發抖。他從懷裡掏出一大把符紙拋在泥土地上,隨著念咒語的聲音響起,符紙開始發光、沉向地底,接著竄出一條巨大的土龍,強烈的壓迫感讓人不由得摒住呼吸。

 

“ 真是不死心,沒完沒了。 ”對方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垂死掙扎讓潤的不耐煩上升到極致。

 

“ 我先來吧! ” 壓下潤準備施術的手,大野智站了出來用符紙比畫著,一顆水彈在空中浮現。

 

“ 水? ” 松潤挑了挑眉,大野智點了點頭,如果正面攻擊的話對方又會使出土牆抵擋,就連能克制土的雷狐一時之間都突破不了。既然這樣就換個角度進攻吧!

 

大野智不停的朝水彈補上符紙,少主卻沒耐心等到他將水彈補大,土龍吐著森冷的氣息超他們衝了過來,潤只得接招。

 

先是用防護網擋住土龍的攻勢,朝牠發射幾道閃電之外不忘放出狐妖攻擊少主,土龍是擋住了,但少主那邊不意外的被土牆守住。

 

雙方一來一往為大野智拖延了不少時間。 “ 好了!” 眼見水彈已經夠大,大野智大喊一聲提醒前方正在戰鬥的潤,在他往空中閃避的時候將手中的符紙拋了出去,水彈立刻以跟它體積不符合的高速射了出去,結結實實地打在土龍以及土牆上面。

 

雖然土能吸水,但一瞬間灌進這麼龐大的水量還是讓土牆因為吸飽水分而變得有些鬆散,無法吸收的部分全都流到地上,少主站的地方頓時一片濕潤,到處是一窪一窪的小水塘。

 

潤眼睛一亮,嘴角上揚 “ 我真的要對你改觀了…” 在空中的他收起全部的狐妖,運起最大的法力朝地面上發射一枚雷彈。土不能導電,但水可以,雖然效果不盡理想,但不影響潤發射出來的強大雷電,電流隨著濕潤的土地流竄,直接導向少主的腳底。

 

一陣長長的、淒厲的慘叫聲之後,少主全身灼傷、昏迷躺倒在地上,身體還不住的抽蓄著,沒有了施術者,土龍也消失在黑夜裡。

 

才正要鬆口氣的兩個人,又聽見遠方傳來喧鬧聲。這場戰鬥打下來不可能都不驚動到本家的人,現在正有大批的人朝他們這邊過來。

潤將大野智往走廊的方向推了推 “ 這裡我來擋,你快點去找翔さん…我不確定我能撐多久,記住,越快越好。”

 

這種時候無須多說什麼推託的話,大野智點了點頭朝地面上再多發射幾顆水彈,接著轉身開始奔跑。

 

 

*          *          *          *           

 

 

大野智進入走廊深處的小房間裡,他心心念念的人正奄奄一息的躺在正中間的地板上面。急著想快點把人救走,大野智不顧一切的朝翔的方向奔跑過去。

 

〝啪啪〞” 兩聲、一陣霹靂撃向大野智,身上的狩衣下襬頓時焦黑一片。停下腳步看著原本空無一物的房間、因為有人入侵而慢慢浮現一個法陣。他瞪大眼睛盯著越來越清晰的法陣,額頭開始沁出冷汗。

 

吞了口唾沫、就算大野智再怎麼不用心學法術也可以看得出來,眼前的縛靈陣有多麼的嚴密。除了外圍一層防止入侵的陣法以外,中間還有一層吸收靈力的陣法,這也能夠解釋為什麼陣內的翔是最沒有防備的小狐狸狀態。

 

為了困住法力強大的九尾狐、對方下了很大一番功夫。

 

能夠解開的就只有當初布陣的人,而那個人幾分鐘前才被自己和潤打趴在外面…

 

看著眼前數不清的符紙、大野智小心翼翼的伸出右手,不出所料、一聲輕響之後他的手背已經多了一道傷口,中間湧出鮮血、周圍卻焦黑的冒著煙。

看了看手上的傷口,他掏出所剩無幾的符紙,以食指與中指夾在唇邊念著咒語,密閉的房間開始颳起一陣一陣的風,由符紙形成的陣法被風吹得啪啪作響。隨著咒語的結束、大野智將手中的符紙往前一拋,一股強烈的風壓隨之捲向縛靈陣,撞擊的瞬間產生巨大的衝擊力將他震得往後退。

 

大野智雙手交叉護住頭部等待衝擊消失,濃煙散去之後他趕緊觀察眼前的陣法。剛剛的風刃已經是他目前能夠使出攻擊力最高的法術了,可惜縛靈陣只產生了一點點的破損,整體的結構並未被破壞。

 

咬了咬牙,現在該怎樣辦?這個陣他沒辦法解開、也無法強行將它破壞掉。但都來到這裡了,就差這麼一點點就可以把人救出來了!他不想放棄、也捨不得丟下翔。

 

他從來沒有一刻這麼後悔自己學藝不精,以前他從來不覺得把陰陽術學好有什麼用。但現在可以說是自食惡果了,心愛的人就近在眼前,但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用力握緊還淌著鮮血的手,牙一咬心一橫,將手上所有的符紙拿出在自己身上畫上五芒星咒,加強之前護身咒的效果。深吸一口氣、大野智開始動手撕除眼前的符紙。用力扯下一大把之後幾道霹靂就劃在身上冒出陣陣黑煙,而他視若無睹的繼續手上的動作,鐵了心用這種方式同歸於盡。

 

隨著腳邊堆疊的碎符紙越來越多,大野智的傷也越來越重,護身咒的效果漸漸消失,身上到處是焦黑的、皮開肉綻的傷口。整個房間充滿了燒焦味與血腥味。到最後連施了咒語的狩衣都破破爛爛的無法發揮保護作用,好幾次腹部被正面撃中、痛得他跪倒在地上,但他只是喘口氣、吐掉湧上來的血沫,站起來繼續撕。

 

當大野智傷痕累累的手碰觸到吸收靈力陣法的瞬間,一道白雷從頭頂劈了下來,打得他全身的傷口爆出鮮血,虛弱的倒臥在血泊中。

 

或許是這個動作起了作用,讓陣法的效力稍微降低,原本呈昏迷狀態的翔開始清醒過來。他動了動白色的耳朵掙扎著爬了起來,一雙大眼睛迷濛的看著四周的環境,仿佛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直到他看見倒在前方的大野智。

 

“ 智!!! ”

 

翔覺得他全身的血液在這個時候全部凍結了。他發出嘶吼、想要衝上前,卻被還沒完全毀壞的陣法限制了行動。他開始運氣、試圖用法力衝破才發現自己使不出力氣、連要變身成九尾狐都沒辦法。無計可施、豆大的淚珠從漂亮的眼睛開始往下砸。

 

“ 智!智你醒醒,快點起來!你聽到我在叫你嗎? ”

 

翔的叫喊聲喚回了大野智的神智,他慢慢的爬了起來,全身痛到仿佛下一秒就會失去意識。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用手擦掉流淌下來擋住視線的鮮血,他努力睜開眼睛就發現他心愛的小狐狸正在哭泣,不捨的心情浮了上來。

 

“ 翔,別哭…別哭,我馬上就救你出去。 ”

 

讓大野智繼續堅持下去的只剩下這一個念頭,他必須將翔從這裡救出去,這催使他不停伸手撕除符紙,隨著他的動作也有一道道的雷電不停的劈打下來。

 

大野智這種不顧性命的行動讓翔心痛到不行,那些雷不僅劈在大野智身上、同樣也劈在他的心上。但不管他怎麼叫喊大野智都像沒聽見般的一直撕著,無力倒下去了又再奮力爬起來,全身已經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了也不管。

 

“ 不要撕了!快停下來!智,再這樣下去你會死掉!拜託停下來!!”

 

疼痛過頭、大腦和身體開始麻痹。

翔的叫聲他已經聽不見了,腦袋越來越重、眼前越來越黑。

還差一點點、只要再一點點翔就可以自由了。

到最後大野智只憑著這個念頭支撐著自己、完全靠本能在動作。

 

極限、身體已經不聽使喚,就連將手抬起來都做不到了。在他徹底失去意識之前最後一眼看見的、是一雙朝他伸過來的白皙手臂。

 

吶~翔,我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保護你了。

 

 

眼前的人彷彿怎樣都打不完似的,不管潤放出多少妖狐、擊倒多少人,都還是有其他的人替補上來,正當他開始覺得力不從心時,一隻巨大的火鳥從天而降,木製的房子開始起火燃燒,原本在專心攻擊九尾狐的陰陽師們開始驚惶失措,紛紛放棄攻擊準備救火。

 

轉身一看,翔揹著已經成為血人的大野智朝他這邊過來,眼見機不可失,潤接著繼續製造混亂,一道道閃電夾著烈火劈了下來,著火的範圍持續擴大中。陰陽師們忙著施展水咒救火,沒想到水反而增加了雷電的效果,想施展風咒破雷,又反而助長了火勢,最後火沒滅成,反而讓自己失去了立足之地,只能一個一個觸電倒下,渾身抽搐不已。

 

一時之間大野本家彷彿成了人間煉獄,到處是哀鴻遍野。

 

而氣頭之上的翔對這樣的哀號聲充耳不聞。“ 不能原諒,誰準你們動他的! ” 他冷著一張漂亮的臉、修長的手指持續揮動著,鮮紅色的狩衣隨之飛揚,一隻隻的火鳥優雅地在空中盤旋飛舞,所到之處紛紛燃起熊熊的火焰。

 

金紅色的烈焰持續燃燒著,將漆黑的夜空照的一片明亮,美麗卻殘忍。

 

順手打飛一隻朝他撲來的老鷹,潤偷偷的吐了吐舌頭,平常沒有脾氣的人一但爆走起來有多可怕,他這下總算是見識到了,以後欺負大野智的話要仔細想一想了。

在翔的助陣之下對方增援的人數跟不上倒下的人,原本人數上佔有優勢的陰陽師瞬間被逆轉。

 

眼看大野本家經過這番肆虐後幾乎成了一片焦土廢墟,翔這時才總算收手。喊了喊還在放著雷電的潤準備離開。

 

跳上圍牆,他將大野智交給趕到他身邊的潤,轉身運勁,兩團火焰出現從掌心冒了出來,雙手上舉用力將火球砸到泥土地上,地面硬生生被劈開一道裂縫,接著冒出陣陣的岩漿斷了對方追擊的後路。

 

完成之後翔再將大野智接了回來,小心翼翼的抱在懷裡,轉身離開。

 

 

*          *          *          *

 

 

在山上修行了超過千年的時間卻極少接觸到人類,大野智的出現對翔來說完全是意外,但卻是個美好的意外。

 

那天他跟著大野智下山,眼前盡是一片陌生的景象,跟一片除了綠色還是綠色的山上完全不一樣。興奮、好奇、開心的情緒佔滿了他的心頭,忍不住東張西望的四處亂看,直到他因為露出耳朵而被大野智拉著躲進街道邊的暗巷,這時他才知道原來不是所有的人類都像大野智那樣可以無條件的接受自己。

 

再一次覺得大野智這個人真的很不一樣是在他們來到一間大宅子之後。一踏進來翔就發現這裡有許多跟他一樣的〝同伴〞,但奇怪的是他卻感受不到以前在山上生活時的那種友善,他才知道原來當初大野智說的〝需要借助你的力量〞是什麼意思。

 

陰陽師與式神,是一種使役與被使役的關係,至少在這間大宅子裡他看到的都是這樣。翔得承認,當他發現這種情形的瞬間曾經覺得後悔,後悔不應該跟大野智下山、不應該成為他的式神,他也想過如果和其他同伴一樣的遭遇發生在自己身上時,他就要強制離開這裡,即使動武也在所不惜。

 

但時間久了他才發現,別說是將他當成式神使喚、作戰了,大野智根本連這樣的任務都不會接到,對他來說生活最大的目的似乎就是帶著自己到處吃喝玩樂。

 

大野智真的是一個很不一樣的人,在他身邊的翔可以盡情的享受日子,每天都充滿了不一樣的驚奇,安心、依賴的情緒在翔的心裡漸漸生長。

 

 

在人類的世界待久了,翔也覺得自己活得越來越像人類了。現在的他已經可以毫無違和感的融入。他知道很多人類還是懼怕妖怪的,他可以完美的藏起他的耳朵和尾巴,他知道吃飯、買東西要付錢,他也知道人類還會念書、識字,這些都是他在遇到大野智前不知道的事情。

 

現在他還知道人類會……啊咧?在翔還沒反應過來這是什麼事情之前,眼睛就被大野智摀住了,怎麼了怎麼了?他拉下大野智的手,大眼睛裡寫滿了疑問,對方卻什麼都不跟他解釋,繼續轉頭看著台上,耳朵上泛起了可疑的紅暈。

 

這裡是一個很有名的市集,到處是新奇的物品,怎麼看怎麼逛都不膩,大野智不知道帶他過來多少次了。今天他們運氣很好遇到了在街上表演歌舞的流浪藝人,第一次看戲讓翔興奮不已,雖然他們在演什麼他根本看不懂…

 

第二次,大野智的手又伸了過來…看戲被打斷已經夠讓他不開心了,眼睛被摀住,對方掌心的高溫直接透過皮膚傳遞過來,他覺得自己的臉也開始熱了起來。

 

陌生的體驗讓他有點不知所措,他掙脫大野智的手掌,別過臉就看見台上表演的兩個人正互相擁抱著,姿勢他並不陌生,晚上睡覺的時候他也喜歡窩在大野智的懷裡,這能讓他感到安心、一夜好眠。

 

但他不知道的是為什麼兩個人的嘴唇要貼在一起?他一臉不解地望向大野智,只見他耳朵上的紅暈已經蔓延到臉上,翔伸手摸了摸、發現跟他自己的臉頰一樣燙熱。

 

最後大野智耐不住翔好奇的眼光、和不停重複的問著為什麼要嘴碰嘴?只能不管翔的抗議、在歌舞還沒表演完就拉著人逃也似的走了。

後來不管翔怎麼詢問就是不肯回答嘴碰嘴到底是為什麼…

 

越是得不到答案就越是在意,翔發現自己會開始盯著大野智的嘴唇看,會想要試著用自己的唇去觸碰看看,就像那天表演的藝人一樣,只是從大野智的態度看來這個動作似乎不被允許……好幾個晚上他窩在大野智懷裡,趁著對方睡到嘴開開時想要湊上前,最後還是放棄的縮回去,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心臟瘋狂跳動到睡不著覺。

 

直到有一天,當他像往常一樣撲到大野智懷裡準備睡覺時,卻被翻身壓制在床上,還沒回過神對方好看的唇就這樣貼了上來…那是他在人類的世界待了這麼久都不知道的事情,明明那麼陌生卻不會讓他感到討厭、害怕,相反的有些眷戀,讓他忍不住想要更多、更多……一定是因為那是大野智的關係吧?翔知道,他絕對不會傷害自己。

 

隔天起床才發現自己的全身的毛都褪成一片雪白,娘好久好久以前說過的話忽然在耳邊響起。

 

那個時候娘牽著他和潤說了,如果有一天翔跟潤能夠遇見和自己相愛的人,當兩個人之間建立起羈絆之後身上的毛色就會全部褪成白色,這代表的是一種成長。

 

相愛?羈絆?還是小紅狐狸的翔和潤歪著頭一臉不解,可愛的樣子讓娘忍不住呵呵地笑了起來。

 

〝 就像娘一樣啊,娘在遇到你們的爹爹之前也是紅狐狸唷!〞

 

啊!原來是這樣啊!他看著醒來之後一臉震驚的大野智,臉頰又忍不住燒紅了起來。現在的他終於知道娘說的是什麼事情了。

 

 

 

*          *          *          *

 

 

“ 翔さん,你確定要這樣嗎?一但把精元分給這個人類,你千年的道行就要毀掉了喔? ”

 

眼前的翔一臉堅定,潤了解他的個性就是這樣,一旦決定好了的事情就只有徹底執行這一條路,知道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心意,但基於兄弟一場他還是出口相勸。

 

翔搖了搖頭,他知道潤在關心他,但如果失去了大野智,他自己一個人留在這裡又有什麼用呢?

 

“ 沒關係的、潤。” 他雙手平攤,慢慢的從掌心出現一個結晶,接近透明、但仔細一看卻隱隱透著淡紅色的光澤。他將結晶放在大野智的胸口,一個運勁結晶就慢慢下沉,最後完全消失在大野智的胸口。

 

“ 唉~可惜了……翔さん你的尾巴可是我看過最美的呢。 ”潤不捨的揉了揉翔的尾巴。柔軟蓬鬆、白色的毛在晨曦初陽的照射下透出美麗耀眼的光澤。

 

翔笑了笑,晃晃身後九條尾巴、很快的他們就會消失了…嗯~或許還會留下幾條吧?就看大野智傷重的程度。

 

“ 不過就是千年的道行、再修練就有了!但是呢…… ”他摸了摸大野智的臉頰,原本冰冷的肌膚因為吸收了翔精元的關係已經漸漸有了溫度。“ 像智這樣的一個人,我想不管再給我多少個千年,一定都不會再遇到了… ”

 

不可能再遇到了,這個讓自己了解爹爹和娘在一起時那種氛圍是什麼的人,這個愛著自己、而自己也愛著的人,這唯一一個和自己建立起羈絆的人,

只有你、是獨一無二的。

 

END



*          *          *          *



あと書き



這個故事的來源就是祈君某天寫了篇文丟了上來,

結果saiちゃん看完之後竟然腦洞大開!!

拉著我討論可愛的小狐狸,

害我聊著聊著自已也開了個腦洞XDDDD

這也算是一種互坑的概念!


雖然是開心的生賀,不得不說寫文的時候是很痛苦的QAQQ

不熟悉的時代背景、不熟悉的內容,

寫的時後超級無敵卡卡!

所以有什麼BUG或是什麼不合理的地方,請溫柔的無視他吧QAQ


然後寫完之後拿給saiちゃん看看有什麼需要改的地方,

下場就是字數從六千多暴漲到九千!!!


但不管怎麼說~最終可以在大野智生日過去之前生出來真是太好了!

謝謝你可以看到最後~



ゆみ


评论(9)
热度(91)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