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守護星

* 這是給 @satorsai 的生日賀文!祝saiちゃん生日快樂唷~然後請原諒我永遠都是命題無能ORZ

* 雖然是賀文,但內容有人物死亡描寫....(什麼鬼= =

* OOC有,微...也不是微了,毫妻翔有....請注意避雷

* 文長,請愛惜您的眼睛。


以上~




吶~翔…你看這滿天的星星,是不是很漂亮呢?

只要有了這些星光,就不用害怕漆黑的夜晚了。

 

你知道星星為什麼會發光嗎?那是因為他們正在燃燒、燃燒自己的生命來照亮我們的黑夜。

哎呀~不要苦著一張臉嘛…星星的壽命是我們都想像不到的長喔!

 

所以萬一有一天,我必須離開你…我說萬一啦!

那我一定會變成天上的星星,永遠照耀著翔的夜晚,永遠守護著翔…

 

我會像星星一樣、用我的生命去愛你。

 

 

*         *          *          *

 

 

伸手撕下貼在門上的徵人啟事,深吸了一口氣、櫻井翔拉開了眼前的木門。

食物的香氣迎面而來,讓他的肚子非常不爭氣的叫了出來。即使沒有人聽到還是讓他不自覺的紅了一張白皙的臉蛋。

 

還沒到吃午飯的時間這間小店卻已經座無虛席,拖著大包小包行李的櫻井翔小心翼翼的穿過一張張擺放整齊的桌子,即使是這樣、在接近位於後方的廚房時還是讓他差點撞上從門簾內突然鑽出來的人。

 

“ 嗚喔~~ ” 兩個人不約而同地發出慘叫聲,櫻井翔努力將他的腰後彎到極限才勉強避開眼前熱騰騰的兩碗麵,他覺得自己肯定聽到腰椎發出來的悲鳴聲。

 

“ 這位客人… ”還端著麵的人用下巴指了指放在門邊的一張小桌子 “ 要點餐的話先去那裡填單子喔!”

 

發現自己被當成一個莽撞的客人,櫻井翔連忙將手上的徵人啟事拿起來。

“ 啊!不好意思,那個,我是來應徵的…”越說越心虛、音量也越來越小聲。看到眼前的狀況就知道了,自己真的是選了一個最差的時機過來,不僅如此還差點撞翻東西…最悪…別說要應徵了,不知道會不會被當場趕出去呢?

 

“ 原來是來應徵的…那好!麻煩把這兩碗麵端到三號桌。”對方似乎一點也不在意,立刻就把手上的麵遞了過來。櫻井翔只得趕緊把手上的東西往旁邊扔,才接過來對方馬上就轉身進入廚房,還不忘提醒他廚房裡面還有三碗麵是八號號桌的。

 

那個…三號桌在哪裡啊!?端著麵、櫻井翔傻在原地,完全沒能跟上對方的節奏。

 

 

 

忙碌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當櫻井翔終於可以收起門簾、將大門鎖上的時候已經是三個小時之後了。他無力的趴在吧檯上,原來在餐廳裡打工是這麼辛苦的事情,他以前從來都不知道…想到這裡鼻子忍不住發酸起來。

 

一隻手拍了拍櫻井翔的肩膀,抬起頭來就看到一碗熱呼呼的拉麵放在自己眼前,眼前的人…應該就是這家小店的老闆…正對自己露出一個軟綿綿的笑容。

 

“ 辛苦了…快趁熱吃吧,你的肚子一定很餓吧!?”

 

早就餓到沒知覺、前胸貼後背的櫻井翔也顧不得矜持,連忙爬起來說了聲〝 いただきます 〞就大口大口的吃起麵來了。才吃下第一口他就知道為什麼這家不起眼的小店生意為什麼會這麼好,湯頭濃厚而不油膩、麵條軟硬適中吃起來又Q彈有嚼勁,在嘴裡越嚼越香。他驚奇地抬起頭看著老闆、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 “ 好吃!!” 就這麼脫口而出。

 

老闆開心的笑到眼睛都瞇成一條線了,很久的以後兩個人還是會時不時地談起這一天。老闆–大野智總是笑得一臉溫柔的說著〝 光是看著翔ちゃん吃飯就是一種幸福。 〞

 

 

*         *          *          *

 

 

那天之後櫻井翔就這麼留下來了,還記得他呼嚕呼嚕的吃掉一整碗麵、連湯都喝得乾乾淨淨之後才想起來,自己完全沒有自我介紹、他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更重要的是他身無分文的,連這碗麵的錢都付不起…

 

他紅著臉吶吶的道歉,將自己的狀況老老實實地說了,對方也不在意只是問了他叫什麼名字。

 

“ 櫻井翔… ”

 

“ ふふふ…翔ちゃん! ”大概做生意的人都這麼自來熟吧? “ 你知道嗎?來我這裡工作的人都是包吃包住的喔!”

 

櫻井翔才知道他早就莫名其妙的應徵上了。原來剛剛那三個小時就是大野智給他的實作考,多虧了櫻井翔聰明的腦袋和快速的反應,也就手忙腳亂了一會兒就能夠把店裡的作業流程摸清楚,只是端盤子的樣子還是讓人不禁替他捏一把冷汗,〝嗯~多練習就好了嘛! 〞 大野智輕鬆的說著。

 

跟大野智相處非常的輕鬆愉快,他沒有八卦的追問櫻井翔的私事,例如為什麼有著名牌大學經濟系畢業這麼好的學歷卻要到麵店來應徵?例如為什麼要一個人離鄉背井到這個鄉下地方來?為什麼身上會窮到連一毛錢都沒有?他甚至不擔心櫻井翔或許是什麼麻煩人物,只是替他提著大大小小的行李、帶他到小店樓上的私人住家,指著其中一個空房間說“ 翔ちゃん以後就住在這裡吧。 ”

 

對於這點,櫻井翔一直都充滿感激。

 

 

 

 

“ 大野さん,四號桌要追加一份炸蝦天婦羅。 ”

 

“ 好!這個是十號桌的麵,啊!還有去冷凍庫幫我拿魚板過來。”

 

安定下來之後日子就在忙碌中渡過…,兩個人的配合也越來越好。

 

〝大野的小店多了一個帥哥店員 〞,

時間一久消息也漸漸傳了出去,除了原本的常客之外還多了一些特地過來看人的年輕女生,店裡的業績也連帶著增加。

 

“ 呀~~因為翔ちゃん是帥哥嘛!當初第一眼見到的時候就這麼覺得了。看來我的眼光還真不錯。 ”

 

“ 大野さん…我比較希望我是因為工作效率好什麼的而被你應徵上… ”

 

收店之後兩個人喝著啤酒、看著櫻井翔整理好的帳冊大野智開心的說著,卻被櫻井翔無情的吐槽,隨著時間經過,工作和私生活幾乎都綁在一起的兩個人感情也越來越好。

 

對於櫻井翔的背景和來歷大野智不是沒有好奇過,只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和苦衷,他不提、自己就不問,對於這樣一個幾乎要走投無路的年輕人,大野智就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幫助他,幸好對他這樣將一個來歷不明的陌生人留在身邊的冒險行為,櫻井翔做到了不讓他後悔、並且超過他的期待。

 

櫻井翔什麼都好,就是有一點…

 

“ 我說啊,我們都在一起這麼久了,你也該改口叫我智了吧?叫什麼大野さん…這麼生疏… ”

 

“ 大野さん拜託你別說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好嗎?” 櫻井翔白了大野智一眼“而且大野さん年紀比我大吧?尊稱是應該的! ”

 

不是…櫻井くん…你知道你白我這一眼表示你做的跟說的根本不一樣好嗎?真的要尊敬我的話就不要白我眼…大野智喝了口啤酒在心裡偷偷吐槽著。

 

“ 既然我年紀比你大,聽我的話是應該的,來~叫聲智來聽聽… ”

 

“ 大野さん,這兩件事情根本沒有關係好嗎? ”

 

對於大野智不屈不撓的死纏爛打,櫻井翔總是無動於衷,輕易的將話題轉移開來。久而久之,也變成兩個人的一種生活樂趣。

 

只是大野智一直都不知道藏在櫻井翔心裡深處的秘密…さとし…這三個字對他來說有多麼的重要。

 

 

*         *          *          *

 

 

洗完澡之後,櫻井翔隨意地將毛巾掛在脖子上,也不管髮梢還滴著水。這禮拜輪到要刷浴缸的大野智此刻才正要去洗澡。

 

他趴在窗戶上看著天上的星星…當初自己離開都市來到這個鄉下地方,有一個最大的原因就是光害少,讓他只要抬起頭就可以看到滿天星斗,一顆一顆的閃著漂亮的光芒,只要這樣就會覺得那個人還待在自己的身邊。

 

那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さとし。

 

 

櫻井翔和妻夫木聰是在高中的時候認識的,陷入熱戀的兩個人瞞著家人偷偷的交往,一直到高三那年才被雙方的家長發現。這樣的戀情不意外的引起了兩個家庭的革命,當時已經考上大學的櫻井翔和妻夫木聰毅然決然地離家私奔了。

 

現在想想…果然是兩個不成熟的小毛頭,這樣衝動的行為也讓兩個人為了生活開銷吃了不少苦頭,即使是如此,櫻井翔還是覺得那是他生命中最開心幸福的一段日子。

 

堅持一定要讓櫻井翔完成學業,妻夫木聰放棄了繼續念書、一肩扛起了家計這個重責大任,為了負擔昂貴的學費他兼職了許多工作,包括超市的收銀、以及餐廳的工作…

 

〝翔只要專心唸書就好,你想想…畢業之後如果可以因此進到大公司不是更好嗎? 〞

 

為了這句話,櫻井翔拚了命的用功念書,唯一的幫助是領到獎學金多少貼補了一點家用。

 

從兩個人住的小公寓窗戶往外看去,剛好是一整片沒有光害的天空,沒錢買電視機的兩個人,洗完澡之後的消遣活動就是擠在窗戶旁,分享著同一罐啤酒然後看星星。

 

 

在櫻井翔即將畢業某一天,兩個人一如往常看著星星時妻夫木聰突然說了那一段話…

 

 

〝我會用我的生命去愛你。 〞

 

 

當時,櫻井翔只當他是一段在浪漫氣氛下說出來的情話,羞到滿臉通紅的他主動獻上自己的吻…

事後回想起這一段,他想,妻夫木聰應該是早就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了,才會這樣有感而發。

 

櫻井翔最後一次見到妻夫木聰那一天、也是他第一次在自己面前發病的時候…對方無預警地昏倒讓櫻井翔慌成一團,緊急將人送進醫院才知道妻夫木聰早已經生病許久。

 

由醫生口中說出來的陌生病名讓櫻井翔愣在原地,他不知道這是什麼病,他只知道妻夫木聰因為他而延誤了治療,就是為了將錢省下來讓他能夠繼續念書。

 

走投無路的櫻井翔在離家四年之後第一次撥了妻夫木家的電話…可想而知,他被趕到醫院來的家屬們狠狠地趕走了,從那之後他一次都沒有再見到妻夫木聰。

 

為了不讓妻夫木聰失望,櫻井翔還是繼續堅持完成學業,念書的空檔他仍然天天往醫院跑,結果還是一樣,他依舊被拒絕在門外。

原本兩個人說好,在櫻井翔畢業這天要好好慶祝的…但參加完畢業典禮回到兩個人的小公寓時,迎接櫻井翔的不是妻夫木聰,是一個他不認識的保險業務員。這時櫻井翔才知道對方偷偷瞞著他保了保險,受益人就是他。

 

現在對方找上門了就表示…抱著保單,櫻井翔趴在桌上痛哭失聲…

 

他將理賠的錢全部領了出來通通送到妻夫木家去,然後帶著與妻夫木聰的滿滿回憶離開了這個地方。

找工作這件事情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困難,毫無收入的他很快將生活費用盡、連房租都不付出來,被房東趕出來之後、正為了生活發愁的他無意間看到了一間小店門口的徵人啟事。

 

那是一張很簡單的塗鴉,上面畫著一隻口中吐出一個一個空氣泡泡的藍色大魚,然後在一個大大的泡泡裡用好看的字寫著徵人。

吸引櫻井翔停下腳步的,是那條大魚的眼睛…仔細看會發現裡面用細緻的筆畫滿了一顆一顆的星星,看起來閃閃發光…

 

 

〝我一定會變成天上的星星,永遠照耀著翔的夜晚,永遠守護著翔… 〞

 

妻夫木聰的話在心裡響了起來,讓櫻井翔伸手撕下了那張紙…

一直到現在、那張徵人啟事還一直被他小心翼翼的保存起來。

 

 

當大野智洗完澡出來看到的就是趴在窗邊睡著的櫻井翔。早就不是第一次見到的光景,無言的他想著這個人怎麼老是愛睡在窗邊?還老是不擦頭髮…

邊嘆氣邊走近櫻井翔打算搖醒他,卻意外看見對方眼角掛著的淚珠,和那一聲輕輕柔柔的〝 さとし… 〞

 

用手摀住了有點發燙的耳朵,大野智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心臟原來可以跳的這麼快…

 

 

 

*          *          *          *

 

 

當大野智知道了那個さとし是另有其人時,是櫻井翔來到他這裡即將滿一年的日子。

這天櫻井翔告訴他,他必須請假幾天回家去,是為了見見一個人…

 

從來都沒聽櫻井翔提起有這麼一個人,禁不住好奇心、大野智第一次開口問起對方的事情。

櫻井翔的表情有點為難,似乎在思考著怎麼說明比較好。拖拖拉拉的好半天才開口說了是一個叫做〝さとし〞的人。

 

沒想到會收到這個答案,自己和對方同樣都叫さとし,這是怎樣的一個巧合?

所以才不肯叫我的名字嗎?大野智嘴角揚起一個苦澀的微笑 “ 嗯,去吧!既然都讓翔ちゃん開口說要請假了,一定是個重要的人吧? ”

 

 

櫻井翔不在的這幾天大野智並沒有開店,他坐在空蕩蕩的裡客廳發著呆。只剩一個人的時候才驚覺原來這間屋子有這麼寬敞。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把櫻井翔放在這麼重要的位置呢?是因為長久以來都是孤孤單單的、卻突然多了能和他一起分享生活的人嗎?還是因為那一聲原本以為是在叫他的さとし?

 

從來不肯開口叫自己的櫻井翔,那聲さとし就這麼直直的打進他的心裡!

 

原來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啊?

 

 

三天後櫻井翔回來了,他沒有再多提任何有關さとし的事情,隔天仍舊早早起床準備開店,一切看起來跟原本的生活沒有什麼差別。但在他白皙的臉蛋上一覽無遺的黑眼圈,和睡在窗邊的頻率大大增加的這兩件事情,大野智默默的看在眼底。

 

 

*         *          *         *

 

 

時間一久,大野智也找到規律,每年的三月底櫻井翔會請個三到四天的假去見那個さとし,然後回來的那幾天人總會特別憔悴。大野智心裡有好多好多的疑問,像是那個さとし是櫻井翔的什麼人?為什麼他們兩個每年只能見一次面?他從來沒見過那位さとし,為什麼總是櫻井翔去找他,而不是他過來呢?

 

唯一讓大野智肯定的是,每次在窗邊睡著的櫻井翔,那一聲一聲的さとし從來不是在叫自己…

 

 

 

第五年…今年櫻井翔沒算好時間,在墓前不小心遇到了妻夫木聰的家人。這麼多年過去了對方仍然沒打算原諒自己,難聽的辱罵聲打的櫻井翔的心好痛好痛,他們只不過是相愛而已…真的有這麼罪大惡極嗎?

 

幾乎是落荒而逃。

 

比預定的時間還要早回到店裡,大野智嚇了好大一跳。原本要問出口的疑問在見到櫻井翔腫得跟包子似的眼睛之後就硬生生吞回肚子裡,他伸手抱住櫻井翔,輕輕地拍著他的背溫柔的安慰他。

 

待在大野智的懷裡意外的讓人感到安心,有人安慰的櫻井翔放任自己大哭一場,哭到亂七八糟、眼睛都要睜不開了。哭累了即將失去意識的時候想著…已經多久沒有像這樣感受到另一個人的體溫了呢?

 

 

第二天櫻井翔是在大野智懷裡醒來的,兩個人就這麼抱著在客廳睡了一晚。醒來之後雙方都有些害羞尷尬,但櫻井翔發現了,這是他第一次看完さとし回來之後沒有因為難過而失眠。

 

或許是哭累了吧?他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然後故意不去回想大野智溫暖的懷抱。

 

因為櫻井翔提早回來讓他們多了一天的空檔,大野智陪著櫻井翔到附近的公園散心,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看著漫天飛舞的櫻花瓣,櫻井翔第一次,將他和妻夫木聰的事情說了出來。

 

只是故事或許太沉重了點,他刻意避重就輕的跳過了對方早已不在的事實,只說了兩個人無法得到家人的祝福而不得不分開,自己也只能夠在這個時間瞞著他們偷偷見面,這次是不小心被對方的家人撞見了才…

 

只是話還沒說完就被大野智憤怒的聲音打斷了。

 

“ 相愛明明是兩個人的事?為什麼就只有翔ちゃん一個人要這樣離鄉背井,而他還這樣跟家人住在一起?為什麼不肯跟你一起承擔呢? ”

 

無法回答的櫻井翔只能沉默著。要怎麼說呢?妻夫木聰已經為他承擔太多太多了…

 

“ 這樣的人不值得翔ちゃん去愛,翔ちゃん身邊一定還有人比他更珍惜… ” 夾帶著一點私心這句話就這麼脫口而出,看見櫻井翔抖了一下的肩膀大野智才發現自己失言了,慌忙道著歉。

 

“ 對不起…他是翔ちゃん選擇的人,我不應該… ”

 

“ 沒關係的,謝謝你大野さん。 ”櫻井翔抬頭看著天空,今天是萬里無雲的好天氣,晚上一定可以看到滿天的星星。 “ さとし說過,他會用生命愛我…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 ”

 

只為了這麼一句甜言蜜語就獨自承受一切的櫻井翔,大野智除了心疼之外也無能為力。

 

 

*         *          *          *

 

 

第八年,不知不覺他失去妻夫木聰的時間已經超過了和他在一起的時間。

 

 

櫻井翔推開門的時候店早就已經打烊了,大野智正一個人坐在吧檯邊喝著酒。旁邊歪七扭八的躺著至少有十個啤酒罐。而現在他正往杯子裡倒的…櫻井翔認出來那是他在大野智生日時送他的威士忌。他記得大野智很喜歡、還說要留著慢慢喝。

 

瓶子已經空了三分之二了……櫻井翔走過去拉起大野智的手阻止他繼續倒酒。

 

受到阻止的大野智抬起頭,發現眼前的櫻井翔時揚起一個苦澀的微笑

“ 你不是不回來了嗎…你不是要去到我看不見的地方了嗎… ”

 

櫻井翔抿了抿嘴一言不發…這次離開他比以往多待了兩天,趁著這幾天他想了很多很多。他想到剛遇到妻夫木聰的時候、他想到他們不顧一切相愛的時候、他想到他們即使辛苦也不願分開的時候、他想到他們並肩坐著一起看星星的時候…

 

 

さとし…

 

 

當妻夫木聰像他所說的變成了星星時,櫻井翔以為他不可能再愛上除了他以外的人了…

直到他遇到了大野智…他記得應徵那天大野智帶他到房間之後,笑著對他說〝我叫さとし,おおのさとし。 〞

 

櫻井翔不知道這是老天在對他惡作劇還是在眷顧他?當他失去一個さとし的時候竟然又遇見了另一個さとし。

 

那次之後櫻井翔開始意識到大野智的溫柔。生活不再是單調的工作休息工作休息,大野智會在工作之餘陪他四處走走散散心,晚上也會跟他一起看星星、聽他說著以前從さとし那聽來的各種有關星星的故事。

 

偶爾會故意跟他鬥嘴,惹他生氣,但櫻井翔知道這是為了逗他開心、讓他放鬆心情。

 

這份溫柔和陪伴櫻井翔看在眼裡、放進心裡,但他始終沒有勇氣正面回應。

 

他不敢…他好怕…

一開始他怕自己這樣是背叛妻夫木聰,再後來他怕…他怕大野智會以為自己只是個代替品。

所以他一直都裝作不知道大野智的感情,裝做看不懂大野智眼裡要溢出來的愛戀。

 

 

さとし…當他低低的唸出這個名字時,腦海裡浮現的妻夫木聰的影子慢慢淡去,大野智的樣子鮮明了起來。

 

他告訴自己是該往前走了…

 

 

 

只是眼前大野智的樣子讓櫻井翔深深反省起來…音訊全無的這兩天他一定很著急。

膽小的他一直都沒有對大野智說出實話,他利用妻夫木聰來牽制住自己的感情,也連帶的將大野智拒之門外,這樣的逃避對大野智造成的傷害超過他的預期。

 

“ 智…… ” 心裡突然湧起一陣疼痛,櫻井翔不禁開口喊了喊大野智。

 

但這卻像觸動了某個開關一樣讓大野智暴怒起來。只見他突然用力站了起來伸手把桌上的啤酒罐和酒杯酒瓶全部掃到地上,砸到地板發出巨大的聲響,經過櫻井翔的耳朵然後打到他的心裡。

 

他聽見的彷彿不是玻璃碎裂的聲音…那是大野智的心被摔碎時發出的悲鳴…

 

大野智繼續轉身將吧檯上的調味料通通掃到地上,卻因為酒醉不穩而跌到地板。

櫻井翔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攙扶他,卻被一把狠狠地推開。

然後大野智像發了瘋一樣的開始砸店裡的桌椅,每砸一樣東西就吼一句。

 

 

“ 你叫的到底是哪個さとし… ” 

 

“ 為什麼…為什麼你就是非他不可? ”

 

“ 他看到你為他一個人默默傷心流淚的樣子嗎? ”

 

“ 他看到你笑起來的樣子其實一點都不開心嗎? ”

 

“ 他看到你連睡覺時都叫著さとし嗎? ”

 

 

櫻井翔一句話都沒說,也沒上前阻止大野智。他只是坐在地上流著淚、看著大野智用力發洩這幾年來一直壓著他的情緒。

 

等到手邊已經沒有東西可以砸了,大野智停下動作背對著櫻井翔默默的站著…雙手握緊拳頭,肩膀因為哭泣而不停地發抖。

四周一片狼藉、滿目瘡痍…

 

他轉過身…那是櫻井翔從來沒有看過的大野智,那樣的脆弱無助…

在他面前的大野智永遠都是堅強而溫柔的。

 

“ 你知道他看不到的…因為他不在… ”

 

“ 那翔ちゃん…我就在這裡…就在這裡你看到了嗎… ”

 

我愛你…你看到了嗎…

 

 

*         *          *          *

 

 

大野智是在自己的床上醒來的,宿醉讓他頭痛、全身痠痛到像被爆打一頓一樣。他痛苦得抱住頭開始哀號……

翔ちゃん…!!櫻井翔的身影突然闖進腦海裡,他想起來了…

 

當櫻井翔應該回來卻沒有看到人那天他著急的想要找人,卻發現他完全聯絡不到櫻井翔,他也不知道他跟妻夫木聰到底是在哪裡見面的。兩天過去了,當他絕望的以為櫻井翔已經回到那個妻夫木聰身邊不回來、一個人喝悶酒的時候…

 

顧不得頭痛、痠痛大野智迅速起床衝往櫻井翔的房間。

行李放在地上,他回來了…但房間裡不見人影。

大野智沒有忘記昨天晚上他有多失控、後悔的情緒快要將他淹沒了,在他暴躁的抓頭髮時聽見樓下店面傳來聲響。

 

下樓一看,店裡已經收拾得乾乾淨淨、桌上的調味料全部被換新,那些他失控爆走的證據一點痕跡都看不出來…。

 

大野智呆愣在場。

 

櫻井翔正在擦著桌子,就好像他每天都會做的開店準備一樣…

他朝他揚起一個好看的微笑,就好像他每天都會做的一樣…

宿醉的後遺症還沒有消失,大野智說不上來這個微笑似乎有哪裡不一樣。

 

“ 早安!智…你今天有辦法開店嗎? ”

 

他只能反射的搖搖頭,混亂的他忽略了櫻井翔改了口的稱呼。

 

“ 我想也是…那你要不要再睡一下?下午…能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再次反射的點點頭,轉身要上樓的時候才發現他剛剛錯過了什麼?

 

“ 翔…翔ちゃん…你剛剛…剛…叫我什麼… ”

 

大野智一臉受到莫大驚嚇的樣子讓櫻井翔抱著肚子笑彎了腰,這時候他才知道櫻井翔的笑臉哪裡不一樣了,那是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比任何時候的他都還要美麗耀眼。

 

 

下午,大野智陪著櫻井翔搭了火車、換了公車、走了一小段路,最後停在一個墓地前。當他看清楚墓碑上刻著的名字時驚訝到轉頭看著櫻井翔說不出話來。

 

原來自己一直以來都錯怪妻夫木聰了,一直以為他是個不負責任的人,沒想到〝用生命愛你〞的真相竟然是如此,想到這裡大野智在心裡開始深深的反省起來,

 

慘了,他偷偷說了妻夫木聰這麼多壞話,會不會有什麼報應啊…他不自覺的往櫻井翔的身上靠了靠,就被對方拉住了手…正當他為了櫻井翔的動作加快了心跳時,就聽見他開口說話。

 

“ 聰…這就是我說的另一個智,呵呵…我也沒有想到昨天才剛說完,今天就馬上把人帶來給你看了。”櫻井翔笑笑的瞥了大野智一眼。

 

大野智這才知道為什麼櫻井翔要帶自己來這裡,他緊緊的反握住櫻井翔的手,紅著眼眶聽他說謝謝妻夫木聰過去的照顧,雖然他已經跑到那遙遠的天上、讓櫻井翔伸出手再也觸碰不到了,但他會永遠記得那些有他陪伴的日子。妻夫木聰永遠都是櫻井翔生命中最耀眼的一顆守護星。

 

然後現在的櫻井翔,找到了另一顆守護星,從伸手撕下那張徵人啟事開始,他的天空就升起了這顆新的星星,他相信不管是白天或是黑夜、現在或者是以後,這顆星一定會一直在櫻井翔的身邊發著溫暖的光,輕柔的包圍、守護著他。

 

說完之後的櫻井翔像是要尋求回應似的、轉頭深深看進大野智的眼裡。一想到自己的單相思終於有了回報,大野智激動得抱住櫻井翔,緊緊的、再也不想放開…

 

在櫻井翔的唇上印下一個誓約的吻,大野智堅定的說著他的承諾。

 

不僅僅是說給櫻井翔聽,同時也說給妻夫木聰聽。 謝謝他…陪伴以前的翔ちゃん,以後的翔ちゃん就交給他來照顧了。

 

“ 現在開始,換我來守護你。 ”

 

 

END



*         *          *          *



あと書き


我一定要說說...saiちゃん這小孩,在跟我說生賀的事情時竟然離他生日只剩下不到10天.....然後請他點文還跟我說沒腦洞 = = 

所以我本來想要直接來個無劇情的肉文當作生賀算了,

但有鑑於最近我實在墮落到不行,不但連續幾個月都月更之外,還都是肉!

再這樣下去都要被貼上"ゆみ很汙"的標籤了....

煩惱的時候突然想起這個腦洞!

之前就曾經把這個腦洞的片段放上來,只是一直都沒有完成他,

現在正好趁這個機會當作生賀將他寫完!

能夠在生日之前完成真是太好了!

saiちゃん(揮手) 生日快樂~


最後...我想說...當我習慣性的將文章傳到evernote,然後準備放連結上來的時候,才想到這篇很清水所以不需要.....ORZ

這是什麼可怕的慣性.....



ゆみ





最後來個小片段....



店裡的生意一如往常的忙碌,兩個人收了店累癱了的靠在一起,櫻井翔又再一次提出了是不是該再增加一個人力?

 

他記得這個提議之前也說過,但被大野智以 “ 店裡的規矩就是工作的人一律包吃包住,但家裡沒有多餘的空房了” 這個理由拒絕了,但櫻井翔不知道的是這根本就是大野智隨便說出口的理由,一開始是為了幫助無家可歸的櫻井翔、後來是不想有人打擾了他們的生活。

 

“……我不是說了家裡沒有多餘的…”當大野智又想要用同樣的方式拒絕這個提議時,才想起來現在的櫻井翔早就搬進他的房間住了,原本他住的那間已經空了下來。

 

“那給你決定好了,要讓人搬進來住嗎?”大野智挑起一邊眉毛笑笑地看著櫻井翔。

 

“...算了…就繼續讓那個房間空下來好了…”看著櫻井翔認命的放棄增加人力的這個念頭,大野智笑得一臉開心,伸手將他心愛的人攬進懷裡、低頭吻上因為不甘心而嘟起的嘴唇。



END



评论(23)
热度(116)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