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花嫁 上

* 新娘智 X 新郎翔 (哪裡不對!!) 但其實目前左右不是很明顯...

* 為了寫文方便稍微改了一下櫻井家的設定...

* 女朋友出沒!!請注意




如果家裡的長男結婚之後生下了男孩,為了避免將來因為爭奪家產而發生衝突,次男以後的男丁必須跟男性結婚,這是櫻井家代代傳承下來的一個不成文的家規,身為次男的櫻井翔從小就聽母親說過這樣的事情。

當時年紀還小的櫻井翔聽的似懂非懂,他還不知道跟女性結婚和跟男性結婚有什麼差別,只是一臉天真地說那他可以娶智くん嗎?得到允諾的他還開心的跑到隔壁的大野家,跟大野爸爸說以後智くん就是他的新娘了,兩個小朋友開心的手牽著手鬧在一起。

 

長大之後的櫻井翔漸漸知道了現在的法律根本就不允許同性之間的婚姻,再者這充其量只不過是古老以前的家規,櫻井家的親戚根本就沒有人在遵守這樣不合年代的規矩,久而久之櫻井翔也不再將它當成一回事。而面對大野智時不時的提起自己小時候那個所有權宣言,他也只是笑笑的帶過。

 

“ 翔くん,放學後要一起回家嗎?”

 

“ 啊!抱歉,智くん…我要陪女朋友去買東西,你可以自己回家嗎?”

 

住在隔壁的兩個人從小到大都是一起上學、放學後再一起回家,不再將家規當成一回事之後,這就是櫻井翔和大野智之間最常出現的對話。長相出色又身為足球隊王牌的櫻井翔異性緣相當的好,身旁總是不缺少喜歡他的女同學。而他也是女朋友一個換過一個從來沒有間斷過。

 

“ 啊!我忘了翔くん又交了女朋友了……ふふ…這次可以持續多久呢?”

 

“ 智くん你好囉嗦!這次我一定努力撐下去給你看!”

 

女朋友一個換過一個…並不是櫻井翔花心,他總是很認真的面對每一段戀情,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是無法持久。〝對不起…櫻井くん好像跟我想像中的不一樣〞〝一定有人比我更適合櫻井くん的〞

每一次都是這樣,由女方單方面的告白、然後再由女方單方面的提出分手,櫻井翔總是不知道自己倒底哪裡做得不好。他已經很努力的配合對方、了解對方的興趣了,卻總是收不到好的成效。

 

就樣現在一樣…

 

“ 翔くん…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回過神來女朋友正拿著兩瓶造型可愛的指甲油站在自己面前。

 

“ 啊…抱歉你剛剛說什麼?” 

 

“……我剛剛在問你覺得哪一個顏色比較可愛?”

 

“啊…我覺得…” 櫻井翔皺起眉頭盯著眼前的兩個玻璃瓶,老實說他根本分辨不出這兩個顏色有什麼不一樣,但為了討好對方他還是隨意地選了一個似乎比較順眼的顏色。

 

“…其實翔くん覺得那一個都無所謂對吧?”

 

“咦?”

 

“ 每次都是這樣,每次出來逛街的時候翔くん都是一付無聊的樣子,你其實是勉強自己在陪我吧?我受夠了!如果不願意的話又何必答應我的告白?”

 

櫻井翔還來不及出口解釋,對方霹靂啪啦的吼完之後就丟下他走掉了,留下他成為全場注目的焦點。

又搞砸了…已經開始自我厭惡的櫻井翔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回家,不意外的遇見大野智正坐在他家門口等著他。這幾天櫻井的父母親為了宗族的會議而外出不在,同為一族的大野父母也一同出席。櫻井翔的生活起居就全交給了大野智負責。

 

還沒有從被甩掉的情緒中走出來,換完衣服的櫻井翔無力的趴在餐桌上等著大野智將晚餐端上來。

感覺對方在自己身邊坐了下來,揉了揉他的頭髮

“ 翔くん很棒了…這次撐了三個月,新紀錄喔!”

 

“ 囉嗦……” 不想承認大野智揉著自己頭髮的手溫暖的讓他想哭,只是倔強的抱怨著。

 

“ 為什麼翔くん這麼想要交女朋友呢?” 大野智也不在意對方的口氣,看似不在乎的丟出一個問題。

 

“ 這不是當然的嗎?身邊的同學大家都有女朋友啊…倒是智くん,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看你有過女朋友呢…”

 

“ ふふふ…因為我是翔くん的新娘啊,這樣不就是外遇了嗎?”

 

“ 智くん怎麼還在說這種事情啊!那只是古老的家規好嗎?快點把他忘記、快點找一個女朋友吧!!”

 

面對櫻井翔的不以為意大野智只是笑而不答,因為對他來說這不僅僅是個不合時宜的家規而已,他喜歡櫻井翔、從小就喜歡,也為了能將來有一天能夠當他的新娘而做了各種準備,例如烹飪之類的家事,只是面對他現在這樣女朋友一個換過一個的生活方式,他除了陪伴之外什麼事情都不能做。

 

他知道櫻井翔不是花心,他只是想要讓自己跟周圍的人一樣而已……

 

 

*          *          *          *

 

 

“ 對不起…可以請您再說一次嗎?” 面對父親的話,櫻井翔一度以為自己恍神而沒有聽清楚。

 

“你這孩子…我在跟你說正經事呢!發什麼呆!” 櫻井爸爸看見自家小孩一臉錯愕的樣子搖了搖頭 “ 我說…你大哥的小孩也已經兩歲了,這次宗族會議也決議是該回復櫻井家的傳統家規了!畢竟我們是本家,必須要給其他的分家做榜樣。”

 

“ 我跟你大野伯父也已經商量過了,是該找個時間盡快為你跟智舉辦婚禮了。”

 

“ 您是在開玩笑嗎?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有跟男性結婚這樣荒謬的家規嗎?這根本不合乎現代的……”激動到都站了起來的櫻井翔大聲地反駁,只是話都還沒說完房間的門就被打開,外頭站著的是大野爸爸和大野智。

 

看到大野智的臉之後,櫻井翔突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他突然想到提出要大野智當新娘的人就是自己,若不是他…大野智也不用這樣要嫁給一個男人。想到這裡他只覺得對大野智充滿愧疚,匆匆地丟下一句對不起就逃離了現場。

 

接下來的日子櫻井翔都竭盡所能的躲避大野智,只是他再””怎麼逃避也無法避免兩個人必須結婚這樣的事實。事實上兩個家庭的人除了他以外全部的人都歡天喜地的策畫著他們兩個人的婚禮。

但是大野智呢?由於櫻井翔的逃避而讓他始終搞不清楚對方真正的想法。大野智也曾經找過自己 〝翔くん我們談談好嗎?〞但他一直都不敢真正的了解他的心意。他害怕大野智會怪罪他。

 

該來的還是要面對,這麼久以來櫻井翔第一次跟大野智好好的面對面坐下來是在他們兩個的婚禮上。眼前是穿著正式紋付羽織袴的大野智,那強烈的違和感和不真實讓他只能機械式的跟著動作,在家人的帶領之下完成了兩個人的婚禮。

 

婚後大野智正式跟著櫻井翔搬進櫻井家的別院,一整天下來繃緊神經、幾乎一句話都不說的櫻井翔,終於在看到主臥室裡兩張並排著的兩床棉被之後情緒潰堤。

 

“ 智く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說要娶你當新娘…”他跪在地上雙手摀住臉,語氣裡是隱藏不住的顫抖。

 

“翔くん…”大野智擔心的上前查看櫻井翔,卻在靠近時被對方一把抓住。

 

“ 智くん不需要遵守這樣可笑的家規的!你可以自由自在地過你想過的生活,也可以交女朋友……”

 

“ 翔くん!!!”滔滔不絕的櫻井翔被大野智突如其來的大吼嚇得閉上了嘴,印象中他從沒見過講話這麼大聲的大野智,跟他在一起的大野智總是笑的軟綿綿的,說話的聲音雖然糊糊的口齒不清,卻總是充滿了溫柔。

 

“ 翔くん我們已經結婚了喔!” 大野智舉起自己的左手,無名指上是跟櫻井翔一對的純銀婚戒,那是他剛剛親手為大野智戴上的,而他的手上同樣有大野智為自己帶上的戒指。

“ 這樣就是外遇你知道嗎?還是翔くん這麼說是要告訴我你還是要過著像以前一樣交女朋友的生活?”

 

“我…”大野智臉上受傷的表情讓櫻井翔莫名的升起一陣愧疚感。

 

“ 從頭到尾抗拒這場婚姻的只有翔くん一個人不是嗎?因為你抗拒、就認為我也是這樣想的嗎?翔くん就這麼討厭跟我結婚嗎?”

 

“ 智くん不討厭嗎?跟男人結婚…”

 

“ 不討厭喔…因為是翔くん啊…外遇什麼的我是絕對不會做的,我只要有翔くん就夠了…” 

 

 

*          *          *          *

 

 

要說結了婚之後櫻井翔的生活有什麼變化嗎?老實說就只是住處變了而已…而多了一個人和自己同住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嗎?其實沒有…除了因為大野智是和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彼此熟悉到不行之外,就是大野智給了自己一個絕對自由的空間。

新婚的那個晚上,聽完大野智的表白之後因為過度驚訝而久久沒有開口,或許是這樣而讓大野智以為他不相信,像是急著想要表達心意似的低頭吻了他,腦筋一片空白的他僵在原地。或許以為自己不討厭他的親吻,大野智更進一步的將手探進他的胸口,嚇了好大一跳的櫻井翔下意識地推開大野智,並打了他一巴掌。

 

等看到大野智的嘴角滲出血絲之後,櫻井翔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

“ 對不起…智くん…我…”

想要上前查看大野智的傷勢,卻被對方的手勢阻止了。

 

“ 翔くん對不起…嚇到你了…”大野智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默默的收拾了其中一床棉被搬到隔壁房間了。

 

從那天起兩個人的狀態就像是同租一棟房子的室友,彼此保有私人的空間、沒有必要絕對不會干涉對方的私生活,但是被整理得一塵不染的房子、洗的乾乾淨淨並摺疊整齊的衣物,豐盛的三餐都一再的提醒櫻井翔,大野智確實有盡到他身為〝妻子〞該有的責任。

 

而自己呢?

對於這段婚姻自己為大野智、他名義上的妻子盡到什麼樣的責任?

 

的確,從頭到尾就只有他一個人抗拒這段婚姻。為什麼身為次男的他就非得跟男性結婚?這是什麼見鬼了的家規?家裡的事業是要讓大哥繼承,他一開始就是知道的、也從來沒有想要爭奪的心。

他為自己未來人生所做的規劃是將來娶一個溫柔的妻子,生兩個孩子,他或許會在自家的公司上班、也或許會另外闖出自己的一片天,但無論如何都沒有跟男人結婚的這個選項。

 

因為他抗拒、所以他擅自認為大野智也是抗拒,彷彿這樣就能夠為自己的抗拒找到一個理由,一個不需要跟男人結婚的理由。但是他忽略了大野智的心情…是他一直無視婚前想跟他溝通的大野智。

 

他輕輕地撫上自己的嘴唇,那晚大野智的吻還清晰的留在他的腦海中,就和平常的大野智一樣是很溫柔的吻…他不討厭這樣的吻,會推開完全是被他下一個動作驚嚇到…

夫妻…不就表示會有身體上的親密行為嗎?想到這裡的櫻井翔一個人在房間裡炸紅了臉…他伸手揮了揮,想要把腦海裡的奇怪想法趕走。他拿出那天之後就被自己收在抽屜裡的戒指,既然他們兩個之後的人生已經綁在一起了,自己這樣逃避也不是辦法,或許他也應該為了他們的這段婚姻做出努力了。

 

隔壁房間的大野智起床時發出聲響、雖然感覺得到對方刻意地放輕音量,但下定決心之後的他緊張得徹夜未眠,一點點的聲音就讓讓他睜開了眼睛。

在床上坐起,他深吸了幾口氣給自己加油打氣,然後下了床、拉開房門,在大野智驚訝的表情中給他一個微笑。

 

“ 早安,智くん!”

 

 

*          *          *          *

 

 

再說他踏出第一步的那天之後,櫻井翔的生活有什麼變化嗎?答案是一點點…因為他跟大野智的相處從彼此保有私人空間的室友,變成了親密一點的室友…

以前大野智總會比他早起床,留下早餐之後先行出門。現在他們會在同樣的時間起床、彼此互道早安,然後一起吃完大野智親手做的早飯之後出門上課。

以前的假日總是有一方出門、或者兩個人同時在家卻關在彼此的房間裡各做各的事。現在他們會一起出門看看電影、逛逛書店,偶爾想宅在家的時候兩個人會一起大掃除、或者無所事事的在客廳看一整天的無聊節目。

 

雖然說他和大野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中學以前的記憶已經很薄弱了,高中忙著念書的櫻井翔自然沒有多餘的時間和大野智相處,上了大學之後開始和異性交往就更不用說了,時間都花在女朋友身上了。

所以櫻井翔從來不知道他和大野智有這麼多相似的地方,例如他們愛吃的口味都一樣,大野智端上桌的菜色永遠都是自己愛吃的。例如他們的笑點都一樣,看電視時總會在同樣的地方爆笑出來。

 

跟大野智的相處非常的自在,他整個人散發出來的都是軟綿綿的溫柔氣息,讓櫻井翔可以完全放鬆的待在他的身邊。他不需要為了大野智而特別勉強自己做些什麼,他不需要放棄念書的時間去看自己沒興趣的偶像劇然後熬夜,就為了隔天和對方有共同話題。他不需要勉強自己去看沒有興趣的占卜雜誌、看心理測驗,他可以盡情地看自己喜歡的旅遊書。他不需要渾身不自在地待在充滿了女生小物或者是女裝的店面,可可以盡情的逛自己喜歡的書店、唱片行或是服飾店。

 

一切都完美的讓櫻井翔忘記了他和大野智是一對夫妻。

 

“ 啊哈哈~~智くん…你看看ニノ傳的這個!”櫻井翔的手機裡傳來的是一張搞怪的照片,是由兩個人的共同朋友二宮和也傳來的,他是唯一一個知道他們夫妻關係的人。

被戳到笑點的櫻井翔想要快點和大野智分享,坐在沙發上的他很自然地倒向大野智在的那一頭,在他的腦袋瓜接觸到對方肩膀的那一剎那,很明顯地感覺到不自然的僵硬。

“…哈哈…真的很搞笑呢!ニノ就愛傳這種東西過來…”大野智心不在焉的乾笑了兩聲“ 我去看看燉肉好了沒有,差不多可以吃晚餐了喔!”然後藉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進廚房,留下櫻井翔不知所措地待在原地。

 

對…他忘記了…他忘記他們是夫妻、他忘記大野智喜歡他…被這樣刻意地避開櫻井翔才發現,這段日子以來大野智都會避免跟他有過多的身體接觸。

新婚之夜的記憶又鮮明的浮了上來,大野智吻了自己、卻被無情推開的記憶…

 

怎麼辦?夫妻之間應該有的親密行為他辦的到嗎?櫻井翔在心裡問了自己,然後悲哀的發現他也沒有答案。他甚至連自己喜不喜歡大野智都不知道…

 

 

to be continued


*          *          *         *



あと書き


要說無所事事有什麼好處!?除了可以專心寫文之外還可以看漫畫!!

看漫畫的時候有可以開出許多腦洞,簡直一舉兩得!

這篇也是參考某本漫畫的設定而來的....有人可以看出是哪本漫畫嗎?


櫻井家布局的話可以想像成御村少爺家的那種感覺,又大又氣派的,

然後前方是主屋,後方有兩棟獨立的別院由家裡兩個小孩結婚之後可以住,

翔ちゃん跟智くん是兩個人住在其中一棟別院這樣...


內容不是很長,但一篇發的話又好像太長了,所以下章就會完結了!

總覺得最近想要寫出可以超過5章的內容好困難....


ゆみ

评论(16)
热度(132)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