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愛回來 08(完)

  * 超級OOC 老梗大狗血 團愛崩毀 請千萬注意慎入啊!!

  * 內容有" 偽裝成OS的ON(?)" 請注意避雷...雖然整篇都很雷啦ORZ

  * 提醒一下,M和N對話那段是接在04 開頭的後面,忘記的可以回去翻一下

  * 文長請注意



回到大野智的住處之後,二宮和也坐在沙發上將臉埋進自己的手掌裡嘆著氣,他知道大野智正盯著他看、正等著他開口。他又非得要回想起那天的情形,那重重的傷了他的那天晚上,光是這樣就讓他覺得眼淚似乎又要掉出來了。

 

“ ニノ…松潤要說的…是不是我們之間其實根本沒有發生什麼?” 耐不住漫長的等待,大野智終於還是開口了,他急著想要知道真相。但二宮和也還是持續保持沉默,甚至連臉都不肯抬起來。

 

“ニノ!!” 大野智忍不住上前抓住二宮和也的手,逼他將臉抬起來面對自己,卻被他現在的樣子嚇到愣住了 “ ニノ你…”

 

眼前的二宮和也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淚流滿面,他似乎不想讓大野智看到自己的樣子,倔強將頭撇向另外一邊。大野智只能將手放開、不知所措的呆呆站著。

 

用力吸了吸鼻子、伸手將眼淚擦掉,二宮和也終於還是開口了。雖然他一直希望這一天不要到來,不要有跟大野智坦白的一天…但不管他怎麼努力的隱藏最終還是事與願違。

〝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強求也沒用〞那想起松本潤對自己說過的話,還真的是這樣呢…他自嘲地想著。

“ 是喔…那天你根本完全醉死了…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

 

 

努力將人拖回自己的房間,二宮和也一邊偷打著大野智的頭、抱怨他睡的這麼死動都不動的重死了,一邊卻在心裡開心著,不管怎麼樣現在的大野智是睡在自己的床上、待在自己的身邊,只是這樣就讓他感到無比的幸福。

 

對方因為酒精而醺紅的臉頰肉嘟嘟的看起來觸感很好,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沒想到大野智卻因此而醒了過來…噘起嘴唇喃喃的喊著“嗯…捏……不要捏啦…翔…ちゃん…”

只是這一句話讓二宮和也鬆開了手,停在原地動彈不得。心臟深處熟悉的疼痛又湧了上來。

 

似乎以為自己已經回到家裡了,大野智坐起來開始脫衣服,只是醉到不穩的手一直無法順利地將扣子解開。他又嘟著嘴唇看向二宮和也 “ 翔ちゃん…脫…”似乎希望二宮和也替他將衣服脫掉,只是二宮和也知道他不是在要求自己,大野智將他當成櫻井翔了。

 

見眼前的人沒有反應大野智更不滿了,一直翔ちゃん翔ちゃん的叫個不停。一聲一聲的讓二宮和也像是著魔似的湊上前。

“ 嗯嗯…オジ…智くん…我幫你把衣服脫掉…” 忍住顫抖的手替大野智將扣子一顆一顆解開、脫下衣服露出光裸的胸膛和結實的手臂。這是讓他一直迷戀不已的身體,偶爾一起換衣服的時候都會想要多看兩眼,做夢都會看見自己正躺在這個臂彎裡。

 

忍不住親吻上眼前的胸膛,“んふふ…翔ちゃん…”大野智卻因為自己過輕的力道而笑了出來,然後伸手想要脫掉二宮和也的衣服。

 

“……對喔…我是翔ちゃん喔…是你愛的翔ちゃん喔……智くん…”幫著大野智將自己的上衣脫掉。面對從頭到尾都沒有停過叫著翔ちゃん的聲音,他像是要替大野智洗腦般的一句一句回應。終於被攬進自己思念好久的臂彎,就算只有一個晚上也好、就算被當成櫻井翔也好…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在大野智湊近自己的時候輕輕地閉上眼睛。

 

只是一直遲遲等不到大野智的吻落下來,二宮和也疑惑的睜開眼睛卻發現大野智皺著眉頭盯著自己看。

“ 智…くん…?” 試探的叫了一聲卻只讓對方的眉頭皺得更緊。大野智輕輕地推開自己、搖搖晃晃地轉身就打算下床。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突然停了下來,滿臉疑問的二宮和也只能在大野智因為身體不穩準備摔下床時將人拉了回來,被壓在床上的大野智開始不滿的掙扎起來,嘴裡喃喃的說著一些聽不清楚的話。

二宮和也湊近聽才發現大野智正念著〝我要找翔ちゃん〞〝翔ちゃん在哪裡…〞。就像被人從頭澆了一盆冰水一樣,二宮和也開始手腳發冷,他放開大野智之後身體開始不自主地發起抖來。然後他眼睜睜看著大野智掙扎的爬了起來,嘴裡還喊著翔ちゃん翔ちゃん的,最後體力不支的睡倒。

 

一陣手機鈴聲打破了寧靜,二宮和也從大野智褲子口袋裡拿出手機,螢幕上大大的〝翔くん〞三個字、以及兩個人親密的合照映入眼簾,那笑容彷彿在嘲笑如此不堪、難看的他。終於忍不住爆發了,他用力的掛掉電話、關了機,然後將手機甩到大野智身邊,抱住頭開始放聲痛哭。

 

 

“ 為什麼…如果什麼都沒有,你那天為什麼要說那種話?” 大野智看著眼前的二宮和也靜靜地問著。結果對他來說當然是最好的,什麼都沒有發生…這表示他還有一點機會能夠請求櫻井翔的原諒,但是他不懂…

為什麼要說謊?就算是想要像平常一樣捉弄自己也該有個限度,現在團內的氣氛…雖然在外人眼裡還是非常的和樂融洽…但真正的情形就像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有他們自己最清楚。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這正是大野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就因為他想不到二宮和也說謊的理由,所以曾經一度認為二宮和也沒有亂說話、自己的確是做錯事了,即使完全沒有記憶也不代表就能否認自己曾犯過的錯。

 

“ 為什麼…呵…呵呵…哈哈哈…你問我為什麼!?ねぇ大野さん…你眼裡難道真的除了翔さん之外什麼都看不到了嗎?” 聽了大野智的問句,二宮和也只是摀著眼睛笑了出來,只是同樣止不住的眼淚讓他整個人看起來詭異又滑稽。就像那天邊流淚邊在大野智身上留下記號的他一樣,明明是宣示所有權的記號,但這個人偏偏又不屬於他,幸福、絕望的感覺交替出現,矛盾至極、又可憐又可笑……

 

“是呢…你的確是看不到…否則怎麼會不知道我對你的感情呢?明明我都已經這麼盡力想要黏著你、想要引起你的注意,甚至不惜…不惜傷害翔さん…我都做到這個地步了為什麼你還是不懂!” 將雙腳伸上沙發抱住,盡全力的想要把自己縮到最小 “ 我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可是你從來都不曾將眼光移到我身上來…為什麼…我為什麼要這麼喜歡你…”

 

聽完二宮和也的告白,大野智只覺得沉重、充滿歉意,的確他從來不曾考慮過這個可能性,的確他的眼裡除了櫻井翔之外誰都看不到。他不知道二宮和也是什麼時候喜歡上自己的,如果是在他們坦白交往那之前,自己一定也像現在一樣狠狠的傷了他的心…

但是,他想不管再重來幾次他的選擇依舊只有一個人,即使他現在已經離開了。而對於二宮和也…他真的只能說…

 

大野智輕輕搭上二宮和也的肩膀,“抱歉…ニノ…我愛的人是翔くん…從以前到現在…我想要的從來沒有變過,永遠都只有翔……!!” 話還沒說完就冷不防被抓住手腕,二宮和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揪住大野智的衣領一路把他推到牆上。

 

“ 為什麼!?他已經離開你了不是嗎!?他或許已經跟潤くん在一起了不是嗎?他或許永遠都不會回到你身邊了,為什麼你就是不肯放棄?”

 

面對二宮和也一連串的質問,大野智斂下雙眼一臉痛苦,這些他都有想過,也有考慮過…他也曾經問過自己是不是放的了手,但想來想去答案永遠不會有第二個…

“ 不管翔くん是不是還喜歡我…都不會改變我的心意,如果他真的永遠都不回來了…那…那也是我自己活該…”

 

“瘋了…大野智你瘋了嗎?我不懂…為什麼要這麼執著著翔さん?為什麼不放過自己?為什麼…” 為什麼不轉身看看他?為什麼他要輸給一個自願離開的人…輸的這麼慘?

 

“沒關係的…ニノ,這是我愛翔くん的方式,你不用懂也沒有關係。但是…一定會有一個人懂得ニノ想要的愛的…所以不要再喜歡我了,對不起…我不能回應你的心意。”

 

面對大野智這麼直接明白地拒絕,二宮和也只覺得一秒鐘都待不下去,他鬆開抓住大野智衣服的手…是時候放開這個一直都想要緊緊抓在身邊的人了,他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關上門的瞬間也正式宣告從這個漫長又辛苦的單戀中畢業。

 

 

*          *          *          *

 

 

“ 咦…ニノ他…” 松本潤坐在車上一臉歉意的看著眼前的櫻井翔,原本就已經又大又圓的眼睛此時因為驚訝而張的更大,襯著車窗外的夜景而更加的閃閃發光…雖然並不適合目前的氣氛,但松本潤還是被那雙眼睛給吸引了注意力。

 

“ 對不起…翔さん,我應該要早點告訴你的……”

 

 

“ 其實什麼都沒有吧?你和大野さん…?”當松本潤試著丟出這一句話的時候,眼前的二宮和也身體先是大大的震了一下,然後開始失控…

 

“ 為什麼…為什麼他都醉到話也說不好了還不死心地喊著翔ちゃん?為什麼都醉到神智不清了還知道我不是翔ちゃん…為什麼非得是翔ちゃん不可…我倒底是哪裡比不上他……”

松本潤狠狠的嘆了口氣,蹲下來抱住把自己縮在門邊的人。雖然一直以來他對二宮和也的作法都是抱持著反對的態度,但其實他們都是一樣的,同樣都愛上了不屬於自己的人而痛苦不已,只不過最終選擇了完全相反的方法…一個選擇積極的爭取、一個選擇被動的守護。

 

要說他不像二宮和也一樣有決心嗎?或是說他不那麼喜歡櫻井翔才不去爭取嗎?其實不然,與其說他沒有勇氣,倒不如說他看得很清楚,目光一直都追尋著櫻井翔的他看的一清二楚…對方那眼裡只容得下大野智的模樣。

他知道櫻井翔跟自己在一起未必會覺得開心,所以他選擇在一旁守護,在他覺得難過無助的時候陪在他身邊。

 

而積極爭取的二宮和也…此時正縮在他懷裡痛哭失聲。他始終無法丟下這個…和自己同病相憐的人。

“ニノ…你沒有必要跟別人去做比較,你是你、他是他…你沒有比不上翔さん,你只是…贏不了他們相愛的心…” 就像他永遠贏不了櫻井翔愛著大野智的心…他沒有辦法讓櫻井翔像愛著大野智那樣愛自己。

 

 

那個時候的松本潤心理是這麼想的,他只要在一旁守護就好…

 

事情發生之後櫻井翔一直待在自己身邊,他也曾經偷偷想著就讓真相石沉大海吧…二宮和也不說就沒有人會知道,只是時間都過去這麼久了,櫻井翔的痛苦只是有增無減…果然…最適合他的位置不是在櫻井翔的身旁與他並肩同行,而是站他的身後、讓他回頭時還有一個不同於大野智的依靠。

 

“ 對不起…我…” 低下頭松本潤再次道著歉。

 

櫻井翔搖了搖頭  “ 沒關係的…潤,我知道你是擔心我…不僅僅是ニノ的事情,還有很多其他的…”松本潤知道他和大野智之間的相處情形,偶爾櫻井翔頂著重重的黑眼圈面無表情的出現在休息室時他總會嘆氣說〝翔さん你太寵大野さん了〞。松本潤很關心他、也常常擔心他,對於這樣一個溫柔的人他不可能忍心責怪的。

只是他不知道其實這樣的溫柔背後藏有什麼樣的私心,櫻井翔這樣的理解反而加重了松本潤的愧疚。

 

 

〝大野さん那天過來找我說想要問問你的近況,我本來也想要告訴他事實的…只是被ニノ打斷了,或許他也已經從ニノ的嘴裡聽到了,我想…既然誤會已經解開了,你們是不是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我覺得你太寵大野さん真的不是隨便說說而已,我當然很歡迎翔さん過來跟我吐苦水,但如果不讓對方知道問題點的話這樣的事情還是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

 

在門口跟松本潤道過晚安,櫻井翔把自己摔進柔軟的床鋪裡,然後理所當然的失眠了…他已經習慣了,回來的路上松本潤跟自己說過的話一直不停地在腦海裡撥放著。

 

他不覺得自己太寵大野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習慣和生活方式,自由自在、不拘小節才是大野智的魅力,他不希望大野智因此而遷就自己。雖然偶爾會因為耐不住寂寞而發小性子,但他從來也沒有強烈的希望大野智改過,他知道對方是愛他的就夠了。

 

同樣的他也用自己的方法愛著大野智…

既然松本潤擔心的那些通通都不能構成分手理由,而現在最讓自己不能接受而心灰意冷離開的原因已經不成立了,那麼再繼續這樣下去嗎?如果大野智開口讓自己回去的話呢?他會開口嗎?對於不夠信任大野智、而且在那天任性出走的自己…

 

 

 

櫻井翔準備進休息室之前正好遇到要走出來的二宮和也,兩個人就這麼一起僵在門口不知如何是好。那天之後櫻井翔就盡量不讓自己與二宮和也單獨相處,松本潤也總是貼心地跟他在一起、替他避免這個狀況。但是今天的雜誌取材是五個人分開進行的,好死不死就讓他遇到了…真相已經大白,兩個人都心知肚明,所以更加尷尬。

 

最後是二宮和也往後退了一步讓櫻井翔可以進門,他輕輕地將門半掩上 “ 翔さん…大野さん的事情我說謊了…很抱歉…”

 

“ 我不會奢求你的原諒,但是…我並不後悔…不後悔愛過他。”

 

櫻井翔停下腳步回頭看著背對著他的人,直到休息室的門被關上之後他仍然站在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坐到沙發上他無力的往旁邊倒下來…二宮和也說不奢求他的原諒,那麼他自己呢?有想要原諒對方的心嗎?他不知道…

未來五個人還要繼續以嵐的身分走下去,那麼這樣的氣氛是絕對不可以的,但是一想到這段時間以來的各種狀況,他真的無法輕易將原諒說出口。

 

逃避似的翻身趴在沙發上面將臉蓋住,他討厭這樣的自己…

所以當大野智推門進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趴在沙發上睡著了的櫻井翔。

 

他沒想到櫻井翔會只有一個人在休息室裡,也沒有到他竟然會睡得如此得毫無防備。他們兩個有多久沒有單獨相處了呢?曾經以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現在竟然變成是一種奢侈。

他輕手輕腳的走到沙發前、就這麼在坐在地上盯著櫻井翔的睡臉看,心情複雜、各種自責、愧疚感和久違的幸福感夾雜著交替出現。

 

〝你根本就不夠愛翔さん〞 突然松本潤的話在腦海響起,面對一連串的指責他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口。ねぇ…翔くん…你也是這麼覺得嗎?覺得我不夠愛你…

 

不是的!不是的翔くん…我愛你,真的,不然為什麼現在我的心會這麼痛?我只是…用錯了愛你的方式,愛你卻不懂得怎麼去愛、不懂得為你著想,現在我知道自己錯了,但你…已經離開了…你是不是不會再回來了?

 

 

想著想著眼淚似乎要掉出來了,大野智用力吸了一下鼻子卻不小心將眼前睡著的人吵醒了。

睜開眼睛就看到眼前放大版的大野智,櫻井翔不懂今天自己到底是怎麼了…在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的情況之下把兩個人都遇到了。

 

兩個人無言的對看著,到底有多久沒有這樣兩個人單獨相處了呢?櫻井翔心理浮起了這樣的疑問。

“翔くん…對不起…” 同樣由大野智先打破沉默,對不起三個字讓櫻井翔心臟用力一緊,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起來。

 

 

*         *          *          *

 

 

“辛苦了!翔さん…”松本潤將咖啡輕輕的放下,眼前的櫻井翔正皺著眉頭活動肩膀,旁邊放的是他剛剛收拾好的行李,將近一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行李的數量卻爆增到當初帶來的行李箱完全裝不下,工作繁忙的他只能斷斷續續趁工作空檔慢慢收拾、然後一點一點搬回家。今天終於是最後一趟了,對於打擾松本潤這麼長的時間、最後還要這樣只能慢慢搬走櫻井翔心理充滿歉意,中間不只一次跟松本潤道歉、對方只是笑著說“不急!翔さん慢慢收就好"。

 

“好累!果然上年紀了…不能再這樣操勞了!”拿起咖啡慢慢喝了一口,果然松本潤泡的咖啡好好喝,想到以後可能沒什麼機會再喝到了就覺得可惜。

彷彿看穿他的心思似的松本潤笑著說以後一起工作的時候還是可以泡給你喝啊,聽到這句話櫻井翔開心地回給他一個笑容,一個好久沒有出現的、發自內心的幸福笑容。

 

“ 這樣真的好嗎? 翔さん?”很久沒有看見櫻井翔笑的這麼開心,但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卡在心裡無法釋懷。

櫻井翔聽得懂松本潤想表達的意思,他決定回到大野智身邊的時候曾經跟松本潤徹夜地談過。

 

『那天在休息室大野さん到底跟你說了什麼?』

 

『你跟大野さん有好好的溝通嗎?』

 

『他知道問題不僅僅是ニノ而已嗎?』

 

『大野さん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改的地方在哪裡?』

 

面對松本潤一連串的問題,櫻井翔只是搖了搖頭、然後笑著說什麼都沒有呢!

大野智那聲對不起之後就問了他〝我知道自己錯了,翔くん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改過,讓我回到你身邊好嗎?〞

 

面對久久無法開口的櫻井翔,大野智有些慌張地握住他的手不停地說著請相信我、我是真的愛你,具體還說了什麼他已經不記得了,最後是在一句試探的〝翔くん…你還…喜歡我嗎?〞中回過神來,然後朝大野智點了點頭。

 

那天之後他們重新在一起了,只是兩個人都很有默契地不提起關於那個晚上的事情,就好像中間這將近一年的分別是不存在的。

一切看似回到了最初的狀態、什麼都沒有改變,又好像有什麼東西已經不一樣了…例如大野智待在家的時間確實地增加了,例如兩個人行程分開時櫻井翔接到簡訊的比例增加了。

 

“ 沒什麼不好,我需要智くん、他也需要我,這樣就夠了…”盯著杯子裡的咖啡櫻井翔慢慢地開口。

 

“可是…” 阻止了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松本潤,櫻井翔再一次的強調這樣就夠了!

 

和大野智分開這件事情櫻井翔不想也不願意再經歷一次,繞了一大圈他們還是回到了彼此的身邊,所以…是的這樣就夠了。

站在他和大野智的家門口,櫻井翔想起了他要離開前松本潤欲言又止、最後還是下定決心的〝雖然你和大野さん才剛和好…但是…這個房間會一直為了翔さん而空下來…你隨時都可以回來的…〞

 

如果以後都不會再有需要用到松本潤好意的那一天就好了…櫻井翔在心裡這樣期盼著,他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在大野智聽到聲音出來開門的時候輕輕扯出一個笑容…

 

“ 我回來了……”

 

 

END

 

 


*         *          *          *



あと書き


拖拖拉拉的我終於把他寫完了(痛哭)

這樣的結局...不知道各位覺得如何....是不是跟松潤一樣有什麼卡在心裡、不甘不脆的感覺?ORZ

回去看第一章的後記,我一開始寫這個的原因是被刺激到,

除了"大家的大野智" 的這個原因之外,我超常看到的OS文設定大概都是這樣:

因為釣魚、畫畫種種原因而被放任PLAY的櫻井翔,在各種忍耐糾結痛苦之後被大野智哄兩下就原諒對方了。

所以就想要寫寫讓大野智也能夠糾結痛苦的劇情....

但是決定這樣的結局之後突然發現好像偏離了我一開始的設定....

因為連翔ちゃん都一起糾結痛苦進去了= = 


但是除了這個我也想不出來還有什麼其他的好結局...

傷害已經造成了,真的有辦法完全忘記嗎?

一想到這樣的原因,我就怎麼樣都寫不出兩個人可以不計前嫌的重新再一起...

於是就只能以這樣的形式讓愛回來,

大概就是那種" 雖然大野智誠心想要改過,但是已經受過傷的翔ちゃん沒有辦法完全敞開心胸,下意識地還是會忍耐遷就,面對大野智的改變總想著或許有一天又會回復原狀,但是沒關係、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就好...." 這樣的狀態 = = 

這麼不甘不脆的(偽)HE...真的是....すみません....

以上,真心的謝謝你觀看這個這麼任性的腦洞....

無論如何,沒有變成"再見我的愛" 真是太好了!(好意思說...



ゆみ

评论(29)
热度(69)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