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愛上你的那一天 中上

*  五個人年齡操作有!OAN三人是學生、S是剛畢業的實習老師、M是S的學長

* 雖然CP感極致薄弱,但還是OOC 而且是年下、師生,所以請自行注意避雷...寫了才發現好像也有一點O掰彎S的感覺....



“什…咳…麼……咳咳……” 扣除早上那場災難,櫻井翔首先是平安度過了實習第一天的上半天,雖然他其實也只是幫忙改改小考考卷、順便把班上同學的名字好好記了下來而已。

 

而五分鐘前的他坐在教師休息室的沙發上一臉幸福的享用著松本潤順便幫他準備的午餐,在他張大嘴巴將最後一口玉子燒塞進嘴裡時,已經先吃飽了的松本潤翹著二郎腿、一邊喝茶一邊漫不經心地開口“ 早上忘記說了,今天開始你要接任美術社的顧問老師。”

 

過度驚訝的櫻井翔就這麼華麗麗的嗆到了…硬撐著將東西吞下肚子避免噴出來,然後彎下腰咳的死去活來,無奈的松本潤只得坐到他旁邊替他拍背順氣。

“只不過是個顧問,不用開心到要把自己的命給賠上吧…”

 

〝你到底哪隻眼睛看到我開心了!?〞雖然很想這麼吐槽對方,但現下咳到說不出話來、滿臉通紅的櫻井翔只能死死瞪著松本潤。故意裝作沒看到的松本潤一邊替他倒茶,一遍淡淡的解釋。

 

原本擔任美術社顧問的老師剛好在上個月因為生產請了一年的育嬰假,顧問這個位置就這麼空了下來,原本還在傷腦筋人選的教務主任想起了要來實習的櫻井翔,這件差事就這麼定了下來。

 

“ 能擔任社團顧問我當然很開心…但為什麼是美術…” 一臉不滿的櫻井翔邊喝茶邊小聲抱怨著,要知道他當初當學生的時候什麼都科目都擅長,就是美術這一項跟他完全無緣。如果是足球或是橄欖球之類的他還可以指導學生,美術的話實在…“ 潤さん明明就知道我不擅長美術,難道…不能拒絕嗎?”

 

“ 你說呢!我剛剛可不是在詢問你的意願,我是在告訴你就是要接手顧問這件事!” 

 

“……我知道了…” 可惡!潤さん明明知道只要他氣場一開自己就會妥協…

 

“ 不用太擔心啦!我們學校的美術社…該怎麼說…雖然是個人數不多的弱小社團,但意外的很強喔!你只要社團時間露個臉就好,不需要指導學生也無所謂。”

 

就在櫻井翔糾結著強跟弱這兩個完全相反的詞倒底能不能同時用來形容同一件事情的時候,門口響起了一個好聽的聲音“ 打擾了。” 

 

在櫻井翔看清走進來的人的樣子之後,對於強跟弱的疑惑跟糾結頓時減輕了許多……〝大野智〞 此刻的櫻井翔對於這個人的感覺就是既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是今天只不過是他們第一次見面,除了名字之外他對大野智這個人一無所知。熟悉的是經過今天早上的電車驚魂記之後竟然在班上再次遇見,相較於從沒有見過面的其他同學,櫻井翔在驚訝之餘也對大野智生出了一個熟悉感。

嗯!看來這樣矛盾的情緒是可以同時成立的!他在心裡給自己默默下了個結論。

 

“ 啊!大野,我記得班上下一堂是自習,正好櫻井老師要接美術社顧問,你帶他去參觀一下社團教室吧!” 當櫻井翔在心裡一個人自言自語的時候,松本潤正好交代完給大野智的工作。

 

抬起頭、櫻井翔又對上大野智笑的溫柔的眼睛…他想起早上在車站的洗手間也是同樣的眼神,清澈又明亮,好像將整個天空的星星都裝了進去,但回過神才發現裝的不只是星星,彷彿連深不見底的黑洞都都有…不然怎麼自己會這樣不停地被這雙眼睛深深的吸引進去?

 

原來大野是美術社的嗎?從今天早上、從他實習的第一天開始就不停地跟這個人牽扯再一起…這是怎樣的巧合?走在大野智身旁的櫻井翔偷偷的觀察著身旁的人。但是…話說回來,是自己的刻板印象嗎?美術社的男生或者說會畫畫的男生…在自己的認知裡應該是一付白皙、弱不禁風或沉默安靜的樣子,至少跟遠處正在踢足球的那些男學生不一樣。

 

但眼前的大野智…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一頭閃亮招搖的金色短髮,手臂肌肉是結實且勻稱…體力更不用說…他想起早上自己差點喘不過氣來的時候,對方連大氣沒喘一下、一滴汗都沒流的樣子體力肯定比自己好。果然以貌取人是不好的行為…嗯~反省反省…

 

“ 啊!?”自己的手腕突然被人抓住,停不下往前走的動作櫻井翔一個踉蹌就要往前倒,然後抓住自己的手一個用力止住了他往前衝的動作,下一秒大野智的笑臉在自己眼前放大…

 

“ 翔くん…走過頭了喔…”

 

“ 咦?”

 

 

*         *          *          *

 

 

梅雨季剛過,外面的天空蔚藍清澈得不像話。

美術社的教室在三樓,從窗口看過去正好可以看到左邊棒球社的同學正一字排開練習揮棒,右邊操場田徑社的同學正在練習起跑,遠方足球社好像正在跟外校進行友誼賽…真好…這就是青春啊!

 

櫻井翔左手托腮望著窗外,眼前論文的參考書一個字都讀不進去…雖然外頭太陽很大,但地理位置相當好的社團教室有隔壁大樓的遮擋、陽光無法直射進來,又時不時的有涼風吹過來,每次利用社團時間寫論文的櫻井翔很容易底擋不住睡魔的侵襲…再加上大野智鉛筆在畫布上發出輕輕的沙沙聲更是催眠。

 

終於撐不住沉重的眼皮,睡著的一瞬間腦袋從左手上面滑了下來,這時一雙手伸過來扶住櫻井翔的臉頰避免他跟桌子來個親密接觸,被驚醒的櫻井翔臉頰被大野智的雙手捧著,對方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自己,大拇指輕輕地婆娑著他的肌膚…等…這樣不會太親密了嗎?

 

“翔くん累了就趴著睡吧?這樣很危險耶。”

 

實習的日子很快的三個月過去了,目前一切都很順利,不管是跟學校裡其他老師或是班上的學生相處都很融洽,本來以為是苦差事的美術社顧問,也因為真的太輕鬆了好歹是做了下來。

 

學校的美術社就真的像松本潤說的那樣弱小卻強大…社員人數只有僅僅能支撐不要倒社的五個人,其中一個還是班上的二宮和也…完全是湊人數用的幽靈社員,而大部分的時間會到社團教室來報到的只有眼前的大野智。

 

而大野智…不得不說真的是出乎櫻井翔意料之外的強…他一直記得當時大野智帶著他第一次走進社團教室時,擺放在教室正中間的那幅畫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目光…黑色為底的畫布中間是一顆大大的紅色月亮作為背景,前方是幾顆枯木的剪影,月亮的光暈漸進地向外緣擴散顏色也越發的柔和起來,中和了正中間一見之下搶眼的鮮紅色,讓人不知不覺的就一直盯著看。

 

“ 好厲害…” 他還記得自己不自主地就這麼脫口而出,換來的是大野智一臉靦腆的說著謝謝…他才知道原來大野智的繪畫能力遠遠超過自己的想像,他的畫就像他的眼睛一樣同樣有讓自己移不開眼睛的魔力。

 

社團時間的美術社,九成以上都只有他跟大野智兩個人,偶爾會多個打著電動的二宮和也或者是第一次見面就喊自己〝天使老師〞的相葉雅紀。他問過為什麼對方要叫他天使老師,但是相葉雅紀還來不及開口就被二宮和也一個爆栗打的閉上嘴,而一旁的大野智則依然看著他笑得一臉開心。

 

三個月的相處下來,櫻井翔知道了這三個人是從小就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個性不同的三個人感情這麼好他有時也覺得不可思議。

完全就是室內派的二宮和也,手上的電玩是隨時隨地不離身,腦筋轉得很快、也很聰明,從沒見過他念書卻意外的成績不錯,相反的室外派的相葉雅紀運動很行,在班上的體育成績一直都是名列前茅,似乎也曾經當過一些運動社團的槍手,但唸書就跟自己的美術天分一樣殘念。而大野智…櫻井翔老是搞不清楚他到底有多少潛能?

 

成績雖然沒有二宮和也好,但也不至於太差,美術天分不用說、意外的運動神經也很好,櫻井翔得承認在一次體育的柔道課上親眼看見大野智將班上一位同學輕鬆過肩摔之後,那臉上布滿的汗水閃閃發光的表情讓自己再一次移不開視線。

 

這樣的大野智什麼都好,雖然一付不良的外表但也沒什麼需要老師操心的地方,就是有兩個地方…讓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都說過多少次了…實習老師也是老師,你好歹叫我一聲老師。” 

 

對!第一點就是這個,打從第一天見面開始大野智就從來沒喊過自己一聲老師,老是翔くん翔くん的叫,一開始讓櫻井翔很受傷…是不是自己哪裡做得不好?讓大野智不承認自己是一名老師?

忍不住把疑問說出口對方卻是一臉〝你在說什麼傻話?〞的表情回答他

“ 不會啊,翔くん講解例題的方式很好懂,比上課的老師還要清楚多了,翔くん很適合當老師喔!”

 

既然如此那就叫我一聲老師啊啊啊!!就算櫻井翔氣到抓著大野智肩膀搖也沒用。 “ 因為在我心裡翔くん就是翔くん啊,不是老師…是翔くん。”

 

同樣的爭辯到底上演了幾次櫻井翔都數不清了,雖然心裡明白要大野智改口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自己就是忍不住想要出口糾正他。

沒有一次例外,最終都是以櫻井翔敗退收場,而同樣沒有一次例外…對著嘟著嘴念著隨便你的櫻井翔,大野智總是會揚起自己毫無招架之力的笑容。

那不是吵贏之後勝利的微笑,櫻井翔知道…

 “ふふふ…謝謝!最喜歡翔くん了!”

 

出現了…另外一個讓自己傷腦筋的地方…喜歡這兩個字是可以這樣隨隨便說出口的嗎?就如同數不清的爭辯一樣,喜歡這兩個字他也從大野智的口中聽了無數次。

 

“ 你不要老是喜歡喜歡的說,這樣對老師惡作劇是不好的行為知道嗎?而且很容易被人家誤會是あっち系喔!到時候交不到女朋友怎麼辦?”

 

“ 這才不是惡作劇…我是真的喜歡翔くん喔!所以不需要女朋友,我只要翔くん就好了…還是…翔くん要做我的女朋友嗎?”

最後一句話大野智幾乎是貼著櫻井翔的耳朵說的,滿臉通紅的櫻井翔掙脫大野智的雙手,摀著耳朵往後貼到牆壁上,睜大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看著對方。面對這樣大動作的櫻井翔,大野智只是同樣溫柔的笑著然後坐回畫布前繼續剛才未完的工作。

 

那不是吵贏之後勝利的微笑,也不是惡作劇成功得意的壞笑,櫻井翔知道…

那是一種更加寵溺、更加包容的感情。

 

只是錯覺吧?原本像大野智這種年紀的人對戀愛總是抱持著憧憬,這無關男生或是女生…而自己…以實習老師這樣新鮮的身分出現在他身邊,再加上社團環境的關係,一星期好幾天他們兩個幾乎是朝夕相處,所以才會讓他產生喜歡自己的錯覺吧!?

 

既是同性、又是師生這樣的身分怎麼可能談戀愛呢?一定是錯覺…等自己實習結束之後離開這裡之後,一切又會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一定是的…所以,現在心臟因為大野智對自己露出跟同儕相處時完全不一樣的〝男人〞的笑容而靜不下來…一定也是陷入錯覺的關係…一定…

 

 

to be continued


*          *          *          *


あと書き


果然還是這種輕鬆的題材寫起來心情愉快啊!

這幾天上班都在想這後續怎麼寫,所以很有效率的就把生出來啦!


上一章謝謝大家的回答,所以愛回來...就會擠一章長長的內容然後完結!!

只是...現在真的沒有把他拿出來寫的動力TAT....

但總有一天會把他寫完的! 我保證!!

以上 謝謝關看 ^^ 


ゆみ


评论(13)
热度(66)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