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特別行動小隊 下(完)


* 內容可能會有我自己看不出來的bug,如果有發現麻煩要跟我說一下!謝謝...

* 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案件,謝謝你們喜歡!



到達醫院前櫻井翔就已經醒過來了,但在大野智的堅持之下還是做了全身檢查。檢查報告出來了,除了輕微的腦震盪之外沒有什麼大礙、也沒有其他的外傷和骨折。就是脖子、手腕和腳踝上被勒出深深的勒痕,在櫻井翔白皙的皮膚上紫紅色的痕跡看起來格外的怵目驚心,背部也因為撞擊而有大片瘀血。

 

替櫻井翔開了止痛藥,醫師交待不想要留院觀察也沒有關係,可是一但有頭暈想吐的症狀出現就很有可能是腦出血,需要立刻回診。

 

五個人商量一下決定回辦公室,松本潤在三位死者的公司裡得到一個情報,需要回居裡調查檔案。本來大野智想先送櫻井翔回去休息,不過在櫻井翔的堅持之下不得已妥協,大野智野清楚責任感比誰都重的櫻井翔這個時候是不可能自己先回家休息的,只是…

 

“ 好吧!翔くん跟我們回去聽完情報就要回家休息!不過一星期之內不準再出任務!"

本來還想抗議的櫻井翔被一句隊長命令給堵了回去…

 

 

由於先前已經做了聯絡,一進辦公室後松本潤需要的檔案已經在桌上了。看了看手上的檔案松本潤點了點頭…果然是這樣。

 

“小組的成員總共有五位,死掉了三個…今天另一個小組的成員找到了,請了長假躲回鄉下的老家了…大概是太害怕了吧!精神狀況不太好…不能肯定會不會是下一個受害者,總之先讓其他同事把人帶回來,翔さん,你身體狀況還可以嗎?等下可能要麻煩你幫他上個護身咒!?"松本潤邊說邊看向櫻井翔。

 

確定櫻井翔身體狀況允許之後松本潤繼續說 “ 而剩下的一個小組成員…我在公司裡面調查之後聽到有人在說什麼中島君的詛咒!問清楚才發現半年多前他們公司失蹤了一位社員。沒有什麼預兆人突然就不見的,家屬通報失蹤之後一直都沒有消息…聽說這個月初找到人了。"

 

把手上的資料傳遞下去、松本潤接著說 "這就是那個案子的檔案。這個月初有人在港邊釣魚的時候…釣上來一堆海藻,結果裡面雜著人的骨頭…通報之後出動搜查隊在那附近搜尋,結果發現一輛車子沉在海裡,打撈上來之後從身上的證件確定是失蹤的社員…"

 

聽到這裡相葉雅紀忍不住大叫 “ 海藻!!??"然後被二宮和也狠狠的巴頭!

 

“搞什麼!你就不能冷靜一點不要老是大呼小叫的!今天翔さん會受傷你也要負責任!"還害大野智又暴走!一想到差點又要賠錢的二宮和也忍不住多拍打了好幾下。

 

委屈到極點的相葉雅紀可憐兮兮的看著大野智和他旁邊的櫻井翔,滿臉的歉意。大野智面無表情的看著手上的檔案,櫻井翔則回了他一個"不要緊"的微笑。

 

“ 海藻怎麼了嗎?" 松本潤還沒有掌握現場狀況、他聽到櫻井翔受傷就慌忙趕到醫院,又一刻不停的回辦公室,還沒時間問清楚事情的經過。

 

“ 那個怪物全身都是爛泥、外面還纏了海藻…我的刀對他沒效…" 一直沈默不語的大野智終於開口了、只有他跟怪物正面交鋒過。

 

松本潤點了點頭繼續說下去“打撈上來之後的隔天就發生了第一起命案,再加上海藻跟泥巴…那就八九不離十了,看來怪物應該就是這個失蹤的社員了。打撈上來之後似乎是因為車身被泥巴和海藻纏住,花了好一番工夫才將人拉離車體…因為屍體已經爛透了沒辦法驗屍,檢查了能夠收集到的骨骸、上面沒有什麼明顯的撞擊或刀傷凹陷、所以判定是自殺。公司的其他人也說了,那個中島君雖然跟這幾個死者是同一個小組的,不過和其他四個人似乎處得不好…"

 

“ 職場霸凌嗎?真是老套…因為這樣自殺也太衝動了…" 二宮和也皺眉一臉不屑。

 

“ 唔~可是都變成怪物出來害人了…" 櫻井翔撫著嘴唇思考著。 “ 怨念要成形必需要有很強大的恨意,可能不會是自殺這麼簡單…"

 

“ 這個我會再去調查調查!"松本潤點了點頭,看來要去問一下最後剩下的那位成員了…

 

“ 那暫時先這樣、反正最可能的受害者在我們這裡、暫時不用擔心。先讓翔さん把傷養好,我們再做下一步打算…既然大野さん的刀起不了作用…可能需要用水或是火了…"松本潤很快替始終一語不發的大野智下了決定,大家也習以為常。

 

“ 那翔さん先跟我去下保護咒、順便看看有沒有可以套的話!"櫻井翔點了點頭打算要起來,大野智已經先一步站起來扶他。"我又不是老人家…"櫻井翔只能苦笑。

 

 

到達保護室的時候、那個人正縮在角落抱頭喃喃自語,松本潤只是輕輕拍他的肩膀就讓他整個人跳起來,不停的大吼大叫。吼叫聲盡是一些破碎的句子,只能聽到別來找我,我不是故意的…但更多是無意義的嗚咽…

 

松本潤和櫻井翔互看一眼…看來現在是問不出什麼東西了…

 

“我等下讓醫生幫他打個鎮定劑,明天再過來看看有沒有辦法問話好了!"揉了揉額頭松本潤無奈地說著。

也只能這樣了…櫻井翔點了點頭,從身上拿出符咒,迅速的在眼前的人身上畫了一個保護陣。

 

 

*          *          *          *

 

 

等櫻井翔洗完澡出來時所有的燈光都被關掉了,他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大野智整把自己包在棉被裡縮成一團,櫻井翔無聲地笑了出來。

他知道大野智在生氣,不是氣他、也不是相葉雅紀,他在生自己的氣。畢竟判斷出現場已經沒有危險的人是他,來不及抓住櫻井翔的也是他,所以他生氣、自責。他家的智くん天不怕地不怕的,什麼妖魔鬼怪的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他唯一的罩門就是櫻井翔,他比任何人都要關心櫻井翔的安危,一有什麼風吹草動直覺反應一定是站到櫻井翔的身前保護他,

 

之前的事件在他心裡留下太大的陰影了吧……因此就算櫻井翔已經夠強、不需要受到時時刻刻的照顧,也沒辦法讓大野智不那麼的保護過度。不過也正是這樣堅定保護自己的心才會讓大野智變得那麼強大。

 

櫻井翔慢慢地爬上床,面對大野智、在他身旁輕輕地側躺下來,突然眼前的人一個翻身迅速將他押到床上…原本這個動作是沒什麼問題的,大野智想要他的時候一向都是這樣…但唯一的問題點就是今天櫻井翔的背部是一大片的瘀血,面對突如其來的衝擊、即使背後是柔軟的床鋪也還是讓他痛的齜牙裂嘴的。

 

發現自己太過粗魯的大野智手忙腳亂地從櫻井翔身上下來,然後急著想把人拉起來、讓他的背部不要再受到刺激,伸手握住櫻井翔的手腕才想起來上面也都是傷痕,只得連忙將手放開,最後是抓著他的手臂將人拉起來。

 

心疼地想要將人拉進懷裡,卻發現櫻井翔的上半身沒有一個地方能抱的,最後只能僵在原地什麼都做不成,忍不住嘟著嘴一連歉意地盯著櫻井翔。

“ 噗哈哈哈……” 雖然大野智滿心自責的樣子很可憐,但櫻井翔還是很KY的大笑了出來,誰叫剛才不知所措的大野智這麼可愛。

 

“ 翔くん……” 無奈的大野智只能輕聲抗議著。

 

“ごめん…ごめんね…智くん…” 櫻井翔擦了擦眼角笑出來的淚水,拉了拉大野智垂在身旁的手,將他帶到自己的胸前輕輕撫上。

〝撲通、撲通〞大野智的掌心可以感覺到櫻井翔的心臟正在跳動,以及他身上溫暖的體溫。

 

“你看…我的心臟還在跳喔!我人就好好的在這裡…所以不要再自責了…”

 

“翔くん…對不起,我真的怕你又會不見…”最後大野智只能盡量不碰到櫻井翔背部、將手臂環在他的腰上將人帶進自己懷裡。

 

“不會的…智くん!”櫻井翔牽起大野智的手緊緊握住 “只要你在這裡我就那裡都不去!我保證…”

 

 

*          *          *         *

 

 

一星期之後櫻井翔正式歸隊,身上的傷雖然還有些疼痛但沒有什麼大礙,不會影響他出任務。

 

即使少了櫻井翔這個重要的頭腦,隊裡的其他人也不能閒著,就連二宮和也都不得不代替櫻井翔被拖著外出調查,雖然心不甘情不願的也是發揮了作用、帶回來有用的情報。

松本潤在中島的檔案裏面發現了原來他失蹤當時已經有了一個論及婚嫁的女朋友,這位女朋友在陪著中島的家人過來通報失蹤時曾經提到,失蹤的當天晚上他們本來預定要一起去看新家具,但中島臨時接到小組的通知說他負責的部分出了一點問題,匆匆忙忙趕到公司的中島就這樣一去不回。

 

平時小組裡的其他人,總是仗著前輩的身分不停欺壓中島,甚至竊取他的計畫。身為後輩的中島敢怒不敢言,只能向自己的女朋友吐吐苦水。二宮和也去拜訪那位女朋友的時候,對方一臉悲憤地說著中島一定是被那些前輩聯手殺掉的,在已經要結婚的前夕,他怎麼忍心丟下自己跑去自殺!?

 

聽到這裡櫻井翔偷偷的看了一眼好像很認真在聽、其實意識已經開始模糊的大野智一眼,他懂那位女朋友的心情,也很能理解她為什麼會把話說得這麼肯定。真的會捨不得呢…他無法想像自己會丟下大野智跑去自殺。

 

大野智當時或許也是同樣的想法,他聽完二宮和也的報告之後決定將中島的事件以他殺作為前提重新調查。因此重新調閱各種報告和監視器,甚至重新將打撈起來的車子再徹底的蒐過一次。最後在車子油門的上方發現了一大段疑似封箱膠帶的東西,再加上二宮和也還原了半年前監視器拍到、但已經被新的畫面複寫過的畫面,發現失蹤當天晚上的確是小組的其他四個人,將看起來已經沒有意識的中島拖上他的座車的一幕。

 

最後由松本潤拿著監視器的畫面到保護室詢問最後一位成員,只是他才將照片一拿出來,對方就又開始崩潰的大叫,而有了心理準備的松本潤則是等到對方體力耗盡、倒在地上時才開始進行誘導式的問話。

 

終於能確定是當晚因為計畫出現問題,四個人對著中島拳打腳踢的卻不慎將人打死,最後只能將人載到港口,將他的腳固定在油門上面連人帶車的衝進海裡。車子會往下沉,如果永遠都浮不起來是最好的,如果不幸被打撈起來也可以推說因為計畫出現錯誤,自責的中島為了堅定死意才將自己的腳固定。

 

手法雖然無謀而且相當粗糙,但意外的是車子的確如他們四個人所想的那樣一直都沒有浮起來,這個事件才會一直拖到現在、最後甚至一度以自殺作為收場。只是畢竟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不可能就這樣一直被埋沒起來的。

 

說了一大串話的松本潤鬆了口氣,停下來喝了一口水。

“ 現在人已經被逮捕了,雖然精神狀況真的非常不好…那麼現在問題就只剩下那個怪物了…翔さん…”

 

“嗯…我可以設法陣引誘怪物出現,但問題是出現之後要怎麼攻擊…要殺死他就不得不找出本……” 

 

櫻井翔話還沒說完就被大野智打斷“ 不需要找本體,我會負責把他連同藏起來的本體通通劈成碎片!” 敢傷害他家翔くん的怪物通通不可原諒!全部殺無赦!

 

“ 智くん!!不要鬧…”櫻井翔一臉受不了的臉看著大野智,不過開始泛紅的耳尖稍稍出賣了他的心情,而已經習慣了的其他三個人很有默契地一起無視了這一小段插曲。

總算是擬定了一個作戰計畫,接下來在松本潤的陪同之下,櫻井翔從被逮捕的成員身上取來了指甲和一小段的頭髮作為佈陣用,一且都準備就緒之後就等待執行任務的那一天。

 

 

*          *          *         *

 

 

地點當然是選在對方的公寓,已經事先將場地的資料輸進電腦的二宮和也,此時正與松本潤在辦公室待命,隨時準備給現場的三個人下指令。

而松本潤也已經拿下他一直戴在左眼的角膜變色片,露出了閃著淡紫色的瞳孔…那是可以看清妖怪本體的妖異之眼。

 

『翔さん…我這邊已經準備好了喔,你隨時都可以開始了。』耳機傳來二宮和也的聲音。一旦結界張開了妖怪理所當然地出不去,但同樣的也無法從外面進來,因此必須要在怪物現身的一瞬間將結界打開。

 

“ 好!那現在馬上開始…” 櫻井翔從懷裡拿出一張純白色的四方形符紙,將從犯人身上取來的指甲與頭髮小心翼翼的包起來,並折成一個人形。把紙人安置在沙發上面,然後迅速畫了一個陣法,如此一來在妖怪的眼中就像是那位犯人跟平時一樣坐在沙發上的樣子。

 

然後在客廳的一角設一個結界,將三個人的樣子和氣息都隱藏起來。引誘工作全部都準備完畢,接下來就是等待妖怪出現了。

 

在相葉雅紀忍不住開始打起瞌睡的時候,身旁的大野智氣息突然一變,接著一股濃濃的殺氣竄了過來,惹的相葉雅紀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一個龐大的身影出現在客廳,然後緩緩地朝沙發上的紙人靠近。就在怪物用海藻纏住紙人脖子的瞬間四個人迅速動作起來。

 

二宮和也將鍵盤敲的喀喀作響『好了!』 結界開啟的一瞬間大野智已經一馬當先朝怪物衝了過去。由於紙人事先已經被櫻井翔做過加持,這個時候正好發揮作用絆住怪物的動作,一刻不停衝到怪物正前方一刀就往下劈,雖然順利將它劈成兩半,但面對爛泥長刀是無法發揮作用的。

 

迅速將身體回復原狀的怪物浮到半空中準備逃走,但大野智衝過去攻擊的動作只是一個幌子,櫻井翔早就趁機在客廳的四角布下法陣限制怪物的行動,無法逃離客廳的怪物開始對三個人發動攻擊。

 

“翔くん!”聽到大野智的聲音,櫻井翔從懷裡掏出一疊符咒拋往空中形成一道階梯,大野智就這麼踩著櫻井翔的符咒再次朝怪物衝過去,而相葉雅紀則在地面上開槍燒掉怪物發射過來的爛泥和海藻,替大野智作掩護。

 

櫻井翔則繼續在地上畫出一個超大的束縛陣,準備等大野智將怪物逼下來之後困住它。

 

〝碰〞隨著一聲巨響,怪物被大野智一個迴旋踢踹中、不偏不倚摔進陣裡。

 

『大野さん!脖子!本體在脖子附近!』怪物被困在陣裡的短短幾秒,松本潤把握機會找出正在發光的本體。

 

“ 相葉ちゃん!沖掉它身上的泥!”聽到大野智的命令,相葉雅紀迅速朝怪物發射了兩顆水彈。再次踩著符咒階梯往下衝的大野智將長刀對準松本潤說的地方準備給予對方致命一擊。沒想到水彈不僅沖走了怪物身上的保護泥,也順便將櫻井翔的束縛陣沖毀,回復自由之身的怪物瞬間反擊,衝勢過猛的大野智來不及閃躲,眼看就要正面被擊中了…千鈞一髮之際櫻井翔衝到兩者中間迅速畫了一個反彈陣,怪物被反彈回來的攻擊擊中猛力的往牆上撞去,力道過猛將牆壁撞破一個大洞之後迅速消失不見。

 

“ リーダー!翔ちゃん!你們沒事吧?”相葉雅紀擔心的衝到兩個人身邊詢問狀況,知道兩個人都只是受到小傷才鬆了一口氣。

 

“傷腦筋…”水彈的威力不夠強的話是無法露出怪物的本體,但束縛陣同樣會承受不住衝擊而毀掉。櫻井翔的腦袋迅速思考著對策。

 

“ 再來一次!這次一定要成功!”擬好對策櫻井翔拿出所有的符咒準備再次布陣。

 

櫻井翔已經沒有多餘的符咒再設法陣,受到攻擊的怪物隨時都可能逃到其他的單位。與其讓三個人追著怪物跑,不如就讓櫻井翔在原地集中精神重新布一個束縛陣,然後由大野智和相葉雅紀將怪物逼到這裡來。

 

『怪物沒有走遠…就在…最靠近電梯的那個單位裡…怎麼辦?我雖然可以幫你們把鎖打開,但你們有辦法把怪物綁著拖到這裡來嗎?』二宮和也敲打著鍵盤尋找怪物的位置,找是找到了要怎麼帶過來是一個問題。

 

“ 不需要開鎖…打通就好…” 懶得去思考對策的大野智直覺就是打通之後直接把怪物扔過來。尾音剛落,就是反手一劈、眼前的牆壁應聲粉碎。

 

『白癡!你是白癡嗎!這樣會嚇到怪…等等…我的結界會被你劈壞!!』驚慌失措的二宮和也慌忙敲著鍵盤將結界強化,還得一邊報告怪物逃走的位置,忙到滿身大汗的他最後忍不住開始破口大罵。

 

『你這個笨蛋…往上跑了!』

『啊~白癡,你給我用大腦…等等…它在你後面…』

『ちょ…アイバカ!你不要跟著オジサン發瘋…』

 

但多虧了這樣替櫻井翔爭取了不少時間,足夠讓他布下一個更加嚴密的束縛陣。完成的瞬間他用耳機朝大野智和相葉雅紀喊話,讓他們隨時都可以將怪物扔過來。

這時兩個人已經把怪物追到這個公寓的最頂層,因為結界無法再往上逃走的怪物被逮個正著。

 

“ 相葉ちゃん綁住他!” 相葉雅紀朝怪物發射了膠水彈和網子,將怪物包了個紮紮實實,大野智則算準距離將它踢到櫻井翔所在單位的最上方,先是將所有的地板劈的粉碎,接著一刀穿過怪物的身體將它固定住,相葉雅紀則朝大野智的背後開了一槍,強大的衝擊力讓大野智跟著怪物高速的往下方墜落。

 

準確的落在束縛陣的上方,刀身狠狠的插入地面將怪物固定住。櫻井翔見機不可失迅速再往怪物的身上貼上符咒加強控制力,完成瞬間大野智拔出刀一個翻身抓住櫻井翔往旁邊閃。

 

“リーダー、翔ちゃん小心!”隨著相葉雅紀的提醒、兩顆水彈不偏不倚地擊中動彈不得的怪物,泥巴和海藻被沖走的瞬間露出了發著光的本體,大野智眼明手快一刀落下……怪物準備再回復的身體就這樣在空中停住,然後隨著一陣強光消失不見…等到三個人將眼睛睜開之後已經看不到怪物的影子了,現場只留下戰鬥的痕跡,以及一只閃著銀白色光芒的戒指。

 

 

*          *          *          *

 

 

松本潤拿著結案的報告往辦公室走,打開門之後還是一如往常的光景。

 

“ 咦!原來那是中島的準備給未婚妻的結婚戒指嗎?” 看了報告的櫻井翔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 是啊…似乎一直很珍惜的戴在身上,準備結婚當天直接從自己身上取下來替新娘套上的。已經是結婚前夕了,卻被迫與相愛的人分離…就是這樣的怨念讓它變成怪物出來害人的啊…”松本潤感嘆地說著。

 

櫻井翔點了點頭…看了身旁枕著他睡的正香的大野智,他完全可以理解中島的心情…如果要逼他跟大野智分開的話,自己一定也會無法承受。…怪物雖然可惡,但是背後卻是隱藏這樣的一個令人鼻酸的故事,讓人無法對那個怪物生出痛恨的感情。再怎麼說…其他四個人也算是咎由自取。

 

“ 那戒指呢?怎麼處理…?那個…不太能當成證物收起來吧?”

 

“ 嗯…當然是送回原主身邊了!” 松本潤想起那天他將戒指送回去中島的女朋友那裡,對方緊緊抓著戒指哭成淚人兒的樣子。只能希望她能儘早走出事件的陰影,回到一般的日常生活。

“ 然後最後一位成員…前幾天在牢房裡畏罪自殺了…嘛!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翔さん的保護咒可以保護他不被怪物傷害,卻不能讓他不傷害自己…”

 

到這裡事件算是正式的畫下句點了。

 

用力伸了伸懶腰,松本潤開始提議要不晚上大家一起去喝酒!?然後跟情緒高漲起來的相葉雅紀一起亂一臉不想去的二宮和也。

 

在一旁笑著觀看的櫻井翔突然感覺有一股力量環上自己的腰,低頭看大野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過來了。“翔くん…那天謝謝你保護了我…”

 

“ 呵呵…智くん怎麼突然提起這個!?” 櫻井翔伸手替大野智梳理他睡亂了的頭髮,笑得一臉寵溺“ 這不是當然的嗎?不只是你怕我不見…我也會怕智くん離我而去,所以不變的更強大一點不行呢…”

 

“ 不會的翔くん…我不會讓自己離開你的…所以你也不要再離開我了,永遠待在我身邊好嗎?” 大野智牽起櫻井翔的手十指交扣,緊緊地握在一起。

 

“ 好…我們要一直在一起。” 櫻井翔也收緊了自己的手指朝大野智露出一個漂亮的、堅定的微笑。



案件01 從肺部長出來的海藻 完




 

*          *          *          *



あと書き



因為當初腦洞再開的時候是有想要寫一個系列的,

所以在看的時候會覺得OS兩個人的互動似乎有什麼背後的故事,

沒錯!兩個人之間是設定成有一些事情發生才會變成這樣的!

但我還沒想好.....ORZ


所以要看成一個伏筆、或只是單純看成因為兩個人的工作都有一定的危險性,

因此會特別擔心對方的安危這樣的原因都可以,

案件01就這樣平安的結束了!案件02也想好一個大概了....但是...

我畢業口試的日期也已經決定了!!!

只剩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壓力好大ORZ

因此....這邊真的要擱下了!

謝謝大家這段時間來的支持....(。


如果我順利畢業的話一定會再回來的!


以上


ゆみ

评论(12)
热度(90)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