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特別行動小隊 上

* 對於自己的命名苦手已經感到絕望了 TAT

* 第一次嘗試這種題材,內容全部都是自己亂掰的,我們就不要太認真了!

* 這篇CP感可能有點薄弱....




人物設定


特別行動小隊:只有五個人的一個特殊部屬,屬於特殊偵查組的其中一個小隊,專門處理各種不可思議、不屬於人類所犯下的各種案件。


大野智:櫻井翔的戀人。特偵組特別行動小隊隊長,但很少做隊長該做的事情。主要負責部分的是戰鬥。近戰、使用的武器為長刀 可以砍殺任何有形無形的鬼魂或是妖怪。對櫻井翔過度保護。

 

櫻井翔:大野智的戀人。隸屬特偵組特別行動小隊,同樣負責戰鬥,以及幫助松本潤收集資料、討論案情與寫報告。陰陽師、遠戰近戰皆可,會使用各種法陣和符咒。

 

二宮和也:隸屬特偵組特別行動小隊,也身兼總務、管理小隊的支出。結界師,出任務的時候不需要到達現場,主要負責利用電腦程式製造空間,讓特別小隊在戰鬥的時候不會毀損物品,也不會傷害到行人。缺點是有時間和空間限制。

 

相葉雅紀:隸屬特偵組特別行動小隊,和大野智一樣只負責戰鬥。遠戰、使用的武器為槍,能夠發射各種特殊子彈。

 

松本潤:隸屬特偵組特別行動小隊。沒有特殊的戰鬥能力,不過可以看到妖怪或鬼魂的本體藏在哪裡,不需要到現場因為絕對會死,可以透過二宮和也的電腦告訴現場戰鬥的人資訊。平時也屬於特偵第一小隊,研判有必要時會將案子轉特別行動小隊。負責收集情報和寫報告。



案件01 從肺部長出來的海藻



松本潤拉開封鎖線走進現場,一堆人忙進忙出的在他身邊走來走去,採集證據的採集證據、忙拍照的拍照、擋媒體的擋媒體。松本潤一一打過招呼之後一邊戴上手套一邊走向死者陳屍的地方

蹲下來觀察死著。眼睛瞪得大大的表情驚恐的樣子,大量的海藻和泥巴塞在死著的口鼻裡面,身上沒有明顯的外傷看來是因為被堵住呼吸道而窒息死亡的。

 

“又是海藻嗎……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二個了…” 松本潤看著旁邊的後輩一臉傷腦筋的說著。外面聚集了大批的媒體記者恐怕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真是…惟恐天下不亂嗎?

嘆氣的搖了搖頭 “上次那位死者的解剖報告出來了嗎?”

 

“應該已經出來了呢……等下看完現場我再去解剖室看看。” 跟在他旁邊的後輩翻了翻手上的筆記本、隨手將備忘錄寫上去。

 

 

 

這個月連續發生了兩起同樣的事件。

第一位死者是在這個月的五號被人發現陳屍在家裡面,口鼻都塞滿了海藻和泥巴。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彷彿被什麼東西驚嚇到一樣。當時就已經引起社會的一陣討論了,畢竟海藻這種犯案凶器實在是不常見。

 

成立偵查小隊之後隔不到三天又出現第二位死者,看起來死法一模一樣:驚恐的表情和大量的海藻泥巴。為什麼是海藻…?要讓人窒息的話毛巾衣服什麼的不是更方便嗎?隨手可得、不需要特別準備,看來或許是有計畫的犯案。但松本潤不懂……難道海藻有什麼特殊的含意?

 

還有死者們生前到底是看到什麼東西了?為什麼兩個人都是一臉驚恐的表情?

松本潤站起來看看四周的環境。現場沒有任何的打鬥痕跡,門窗也都是緊閉的狀態。到底兇手是怎麼進到屋子裡的……難道是死者的熟人嗎?

 

“ 這兩個死者之間有什麼關聯嗎?” 想到這裡松本潤問了問站在旁邊的後輩。

 

“ 啊,兩位死者生前都是任職於同一間公司,只是關係如何還不清楚,還需要去做調查”後輩低頭看著手上的資料說著。

 

“ 是嗎…兩個人是同事啊…是巧合嗎?”雖然還不確定、但如果犯人是針對這個公司的員工去做犯案,那麼公司的背景什麼的就必須要再調查清楚了,松本潤嘆了一口氣,這樣的話牽扯到的人數就太多了,看來不會太輕鬆就解決。

看來要找時間跑一趟了解事情。

 

 

離開現場,松本潤皺了皺眉頭,目前事情的走向還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除了那個令松本潤在意不已的海藻…想了想還是決定先回局裡看看第一位死者的解剖報告,然後找時間去兩位死者任職的公司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可以調查。

 

只是才剛走進辦公室,就看到另一位後輩一臉慘白的朝自己走過來“ 松…松本…さん…” 結結巴巴的話都說不好,只是顫抖著把手上的資料遞給松本潤,看了看手上的資料,是第一位死者的解剖報告。

松本潤挑了挑濃眉,這位後輩進來警隊也已經兩年多了吧!?也應該要習慣解剖室的樣子了,怎麼到現在還可以嚇的一臉蒼白?翻了翻手上的報告,明明白白地寫著死因是…心臟衰竭?松本潤瞪大眼睛,不是因為窒息死亡的嗎?年紀輕輕的就心臟衰竭死亡?怎麼可能…

 

不過繼續往下看之後就什麼都明白了…

 

為什麼後輩一臉害怕的樣子,為什麼死因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解剖報告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死者的肺部裡面〝長〞滿了海藻。海藻不是從外面塞進口鼻的,而是從裡面生長出來的。

一般正常人的肺部長出海藻!?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麼能夠解釋的一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見鬼了!

 

想到這裡松本潤反而鬆了一口氣,這樣就不用再繼續糾結著為什麼要用海藻了,見鬼了的這種事情本來就是不需要理由、不需要去想為什麼的。

 

“ 松本…さん…該不會…這個該不會是屬於特別行動小隊的案子吧!?” 顫抖著問出口的後輩,一臉希望松本潤否定他的樣子,可惜松本潤沒辦法否定這個事實。

 

“ 看來是沒錯了!”這麼回答的松本潤一臉同情地看著眼前瞬間崩潰的後輩。

 

 

*          *          *          *

 

 

向局長報告完案子必須轉移之後,松本潤朝特別行動小隊的辦公室走去。

他完全可以理解後輩的崩潰,人們對於自己不知道的事物都會心存恐懼,這個是人之常情。不過若沒有一開始人們的惡意、人們的貪婪慾望,又怎麼會有那些讓人無法理解的怪事發生呢?可惜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明白這個道理。對松本潤來說害怕那些因為人的怨念而產生出來的妖魔鬼怪,但卻毫無顧忌的接近怪物生成最大原因的人類,這才是令他不解的事情。

 

進到辦公室,還是一如往常的光景。大野智坐在沙發上靠著櫻井翔睡覺,任大野智靠著的櫻井翔正在看報紙,二宮和也低頭打著電腦,倒是相葉雅紀沒有咬著零食看漫畫,正低頭處理他的槍。

 

“相葉ちゃん你的槍還好嗎?” 松本潤關心的問著。

 

“唔!不太好……不管我怎麼試都只能射出一般的子彈……” 相葉雅紀哭喪著一張臉說著。

 

上星期出任務的時候遇到的是一個擁有炸彈能力的怪物,因為這樣大野智的殺傷力減少了一點,畢竟他使用的是近戰的武器,沒辦法靠近怪物實力就會大打折扣,只能在一旁適時地用刀光喝止怪物,等到櫻井翔跟相葉雅紀一邊閃炸彈一邊布陣、終於使用束縛陣和膠水彈將怪物固定住準備上前給予致命一擊的時候,被抓住的怪物突然自爆、看來是想要一起同歸於盡。

 

大野智眼明手快的將櫻井翔拖往旁邊閃過衝擊,手腳慢了一步的相葉雅紀勉強躲過衝擊,但沒辦法閃過怪物噴出來的汙穢,從頭到腳被淋了結結實實,使用的槍也因此受到了汙染,無法發射特殊子彈。

原來那個怪物本身就是一個會活動的超大炸彈,事後櫻井翔回想起來還好大野智無法靠近那隻怪物,否則一刀下去爆炸的衝擊力不容小覷,大野智很有可能因此受傷或是送命。

 

“ 還不都是因為你太笨!那種程度的攻擊竟然閃不過去!” 在一旁的二宮和也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冷冷地吐槽著。

 

“ ニノ好兇!!我怎麼知道那個怪物會突然自爆啊!我站的那個位置離怪物最近,那個就算是リーダー也閃不過!” 相葉雅紀血淚控訴,順便把一旁睡覺的大野智拖下水。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笨嗎!?” 可惜二宮和也不吃這套 “ 先別說オジサン的確就是拖著翔さん也閃過去了。就算站在你那個位置,那種程度的攻擊オジサン一個人說不定閉著眼睛就可以閃過去!”

 

“ 閉著眼睛也太……”櫻井翔苦笑,就算他家大野智身手敏捷,要閉著眼睛閃過攻擊什麼的也太強人所難了。

 

“ 我已經幫你聯絡協會了,你找個時間拿槍去淨化吧!”松本潤對相葉雅紀說著,接下來又有任務要出了,相葉雅紀的問題不快點解決不行。“ 各位!又有新任務了,這個是資料…”

松本潤將手上的現場勘驗資料和第一位死者的解剖報告交給其他人,不出所料仔細看起來的只有櫻井翔和二宮和也,大野智從頭到尾沒有睜開眼睛過,而相葉雅紀正在跟協會做電話連絡。

 

早就習慣的松本潤不以為意,靜靜地等兩個人將報告看完。

 

 

“ 心臟衰竭!?所以是嚇死的嗎?還有海藻是怎麼回事?” 櫻井翔手指撫在嘴唇上面,皺著眉頭思考著。

 

“ 看來死著生前應該是遇到什麼讓他極度驚嚇的事情,心臟一時負荷不了而暴斃…只是倒底是什麼事情?”二宮和也在旁邊附和著“ J,調查資料上面有沒有寫著死者生前有跟人家結怨還是有什麼糾紛嗎?” 

 

“ 沒有耶…” 松本潤將手上的報告翻的沙沙作響 “這部分我會再負責做調查,你們先把手上的資料看一看有沒有可以利用的情報,如果有什麼要知道的盡速跟我說,我會讓下面的人去調查。”

 

“ 嗯…總之ニノ先把第一個現場的資料建檔好了,看來必須要找時間去現場走一趟了。”櫻井翔迅速替大野智下達指令。“ 那第二個死者呢?死因是一樣的嗎?”

 

“ 目前還不知道…解剖報告還沒出來,但我想是一定不會有錯了…今天先這樣,明天你們去現場勘驗,我還會繼續做調查…ニノ等下我會把第二現場的資料拿過來,到時候就麻煩你了!” 松本潤朝二宮和也說著,而忙著低頭建檔的二宮和也則是點了點頭當作回應。

 

 

第二位死者的解剖報告迅速的出來了,一但跟特別行動小隊扯上關係的事件,大家都很有默契地越快解決、越快脫手越好。其實這樣反而對櫻井翔他們來說是一個好處,至少事件的調查不會受到拖延。

死因毫無懸念的同樣是心臟衰竭,海藻同樣是從肺部生長出來的…因此自動將兩個視為同一案件。

 

接下來幾天就在松本潤四處查訪、收集情報,而櫻井翔和大野智則是負責第一、第二現場的勘驗中度過。而槍拿去淨化的相葉雅紀則是一點作用都無法發揮,只能百無聊賴的黏二宮和也身邊吵他煩他,弄得這幾天二宮和也的脾氣燃度比平時都低了好幾度。

 

從第一件命案發生到現在已經將近十天,第一現場早就沒有什麼不尋常的痕跡留下。而在第二現場、雖然大野智可以感受到不屬於人類的氣息,但也一直都沒有更進一步的發現。

就在案情陷入膠著的情形之下、第三位受害者出現了。

 

 

*          *          *          *

 

 

當松本潤走進特別小隊的辦公室時,裡面只有大野智、櫻井翔和二宮和也三個人,相葉雅紀拿他的槍去淨化而不在。

 

“ 第三位死者出現了…我剛剛初步看過死因應該是一模一樣…” 揮了揮手上的資料,松本潤將他發下去給其他人看。

“ 調查發現前兩位死者在公司裡是屬於同一個小組,我想…這第三個人或許也是,如果是針對小組的人所做的行動,那接下來可能的受害者就容易做猜測了…”

 

櫻井翔點了點頭 “ 早點找到可能的人,我可以佈下法陣引怪物出來…這樣總比被動的等著受害者出現要好多了。”

 

“那等一下我們分開行動,大野さん和翔さん去現場察看,我立刻跑一趟公司將小組成員的名單弄清楚,然後看能不能將人帶回來局裡做保護!相葉ちゃん那邊要麻煩ニノ通知一下,讓他槍一淨化好就去現場集合。”

 

松本潤一聲令下四個人一起展開行動。

 

 

等櫻井翔和大野智到達現場之後,勘驗的工作已經進行到尾聲、證據的採集也經完畢,遺體也都已經處理好準備運回去做解剖。檢查受害著的遺體並不是櫻井翔他們的工作範圍,因此不受影響。

 

“智くん有什麼發現嗎?”跟著大野智一起環顧四周環境,櫻井翔問著。

現場搜證完畢之後、全部的人都撤退了,閃得越快越好,一個不剩的只留下他跟大野智兩個人。櫻井翔早就習以為常了、所有的人都不想跟他們小隊扯上關係!

人嘛…要找到真正不怕妖魔鬼怪的又有幾個?

 

“ 沒有…看來已經不在屋子裡了。”將整間公寓都繞遍了之後大野智搖了搖頭,目前感受不到任何的氣息。

 

“嗯!看來也只好先撤退了!回去看看松潤有沒有調查到什麼新的情報!如果有事先調查出可能的下一個受害者、我就可以先布陣。” 

 

大野智點了點頭“ ニノ,我們要回去了!"透過耳機向辦公室的二宮和也報告完之後,準備和櫻井翔先回辦公室…

 

『了解…那…』耳機另一頭的二宮和也邊回答著邊敲打鍵盤將現場資料輸進電腦。

 

就在兩個人準備轉身離開房間的時候“リーダー!翔ちゃん!小心!!"相葉雅紀的大吼聲從身後傳來。

因為拿槍去淨化、晚兩個人一步到現場的相葉雅紀,才一踏進客廳就看見有不明的物體朝大野智和櫻井翔背後靠近!一個情急大叫之下卻讓怪物突然加速朝兩人衝過去!

 

大野智聽到聲音之後本能的轉身要將櫻井翔抓到自己身後、卻還是慢了一步。只能勉強抓到櫻井翔的衣角。

符咒還來不及拿出來櫻井翔就被一堆海藻迅速纏住脖子和四肢。隨著衣服被撕裂的聲音、櫻井翔被整個人帶向天花板,然後狠狠的撞上去。

 

“翔…!!!”

“翔ちゃん…!!”

『翔さん!』

聽到那狠狠的撞擊聲響起,大野智覺得自己心臟痛到快死掉了。就這麼愣住幾秒的時間、海藻將櫻井翔拉離天花板,算準會致命的距離準備再一次往上撞!

 

迅速回神的大野智一把扯下自己脖子上的項鍊。平時大野智的長刀都是靠櫻井翔的咒語封印成墜子大小掛在脖子上,再怎麼樣都不能揹著一把顯眼的長刀大搖大擺地走在路上,不方便、而且很有可能引來側目。

 

剛才因為判斷完現場沒有威脅,大野智也沒有事先將長刀取下解開封印,現在扯下來之後要再唸咒語就太慢了!眼看櫻井翔又要往上撞去…

 

隨著〝碰碰〞兩聲,兩顆火彈從相葉雅紀的槍射出、一顆擊中纏住櫻井翔的海藻、將海藻全部燒光;另一顆則射向怪物的本體,怪物被擊中之後迅速消失。沒有支撐的櫻井翔從天花板上面掉下來。一刻都沒有猶豫,大野智立刻衝過去準備接住他,相葉雅紀只好再發一顆防護彈緩衝一下櫻井翔掉下來的速度!

 

接住櫻井翔之後輕輕的將他放在地上,由於撞到頭部的關係人已經昏迷過去了。一邊觀察櫻井翔的傷勢,大野智眉頭皺得死緊…心好痛…

 

突然一陣若有似無的氣息引起了大野智的注意,他集中精神感受…還沒離開,大野智可以感覺到那個怪物還沒離開…氣息若隱若現的,看來正伺機而動!

現場的三個人裡面其中一個人已經解決了,它顯然不想放棄這個趕盡殺絕的機會。

 

看了看昏迷中的櫻井翔、不趕快送醫院不行…速戰速決!!大野智腦裡浮出這四個字。

 

伸手從櫻井翔的衣服掏出符咒、在他的四周迅速畫出一個保護陣。畢竟不是正統的陰陽師,大野智畫陣的功力沒有櫻井翔好,但現下也沒有別的選擇,而且還有相葉雅紀在旁邊的話這樣的陣法應該夠用了。

 

“保護好翔くん!" 畫完陣之後丟下這句話後大野智突然從地上站了起來、念著咒語將長刀解開封印,隨著一陣明亮的藍光長刀回復原型。

大野智眼睛往電視櫃的方向瞪過去,拔出長刀伸手一揮、一道藍白色的光影衝向前。動作一氣呵成、流暢無比。

 

被大野智的殺氣震到愣了一下的相葉雅紀、看見刀拔出來的瞬間回神,對著耳機大吼“ニノ結界!!!リーダー又暴走了!!"

 

『 該死!!』剛剛心思都被櫻井翔傷勢抓走、被相葉雅紀一吼才想到結界還沒開。低罵了一聲二宮和也手指飛快的敲打鍵盤!

 

用力敲下鍵盤上的Enter鍵,結界開啟的瞬間、大野智的刀光正好穿過怪物的身體、將怪物一分為二。沒有停下來的刀光繼續往後擊中電視櫃,原木的電視櫃立刻被劈成兩半、然後承受不住衝擊而裂成碎片。

 

攤在電腦椅上面二宮和也嚇出一身冷汗、如果這是劈在真正的電視櫃上面,不只松本潤有寫不完的報告、他們小隊肯定要出現赤字了!

 

有沒有搞錯啊!老子這麼辛苦的維持小隊的財務狀況!老是被大野智的暴走給毀了!可惡、每次只要翔さん出事就會暴走…以後我一定要叫他們自己賠!

憤憤不平的二宮和也用著比平常多50%的力道敲打著鍵盤…

 

正面接受刀光的怪物飛到空中、切成兩半的身體緩緩的集中然後黏了回去!大野智這才看到不單單是海藻、這個怪物本身就是一堆爛泥所組成的。

皺了皺眉頭一個反手又往天花板揮了一刀,將天花板劈開一個大洞。粉碎的鋼筋水泥伴隨著上一層住戶的家具嘩啦嘩啦地往下掉,大野智輕輕往旁邊一閃…果然沒用…雖然兩刀都結結實實的砍在怪物身上,但是爛泥又很快的回復成原狀。

 

被砍中兩刀的怪物又消失不見了,看來知道雖然大野智的刀傷不了自己,但實力是不容小覷的、要將大野智殺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看見怪物消失了大野智也不急著追,現在最重要的是將櫻井翔送醫。

大野智走回櫻井翔身邊小心翼翼的將他抱起來。

 

二宮和也的聲音伴隨著鍵盤的敲擊聲從耳機傳到大野智的耳朵。『怪物跑到…嗯、十樓之三去了…要追嗎?』

 

“不了!翔くん傷勢比較要緊…解開結界撤退吧。" 大野智沒有一絲猶豫的放棄追捕的機會。

 

『我知道了…救護車已經等在下面了,你們先過去我通知J之後馬上到。』



to be continued



*          *          *          *


很久以前說過開了一個很找死的腦洞....就是這個XDD

經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終於將它完成了!

不會太長,就分成上下兩章而已....這種題材真的是不擅長啊!

寫不長、光是想案件的內容和戰鬥畫面就累死我了!

超傷腦細胞的!


印象最深刻的是為了收集資料,三更半夜的一個人看著這方面的小說,

然後把自己嚇得半死.....

不過我的功力沒那麼厲害,一定不可能嚇到你們的,完全可以安心觀看!


內容參考了很多資料,像是陰陽師...等等的小說,有日本的也有台灣的,

所以我的內容也很亂,我們就不要太介意了!


會想把他再寫完,是前陣子跟xenちゃん聊到了自己不擅長的題材,

又剛好最近看到一篇日飯的OS文也是類似的設定,

忍不住就把已經寫了三分之一的這篇拿出來完成

(我絕對不會說是為了逃避愛回來寫不出來而轉向這篇.....)


至於愛回來.....真的就剩最後一點點了....但我就是卡死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不知道怎麼讓他們兩個和好.....

所以!就讓我們暫時這樣吧!暫時忘了我還有這個坑吧!


以上


ゆみ

评论(27)
热度(90)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