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你一直都在


* 算是大野智的生日賀文吧!?雖然內容跟生日一點關係都沒有....題目也跟內容沒有關係...然後大野智整篇都是不清醒的狀態= = 

* 雖然是現實向,不過內容都是自己亂掰的,沒有認真的考古....OOC注意

* 原諒我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夏威夷 ORZ

* 太久沒寫文,語言組織的能力丟了回不來,請忍耐著看....

以上




1.

 

當櫻井翔帶著滿滿的蒸氣從浴室出來時、已經比他們約定的時間晚了近三十分。

 

剛結束夏威夷終場演唱會的他們、連換衣服洗個澡的時間都沒有就被直升機直接載到慶功會場。

還帶著演唱會時高漲的情緒,又和一大群staff一起熱鬧慶祝,興奮和感動的心情壓過了身體的疲勞。結束慶功之後松本潤還喊著五個人再繼續第二攤。

原本是想直接往飯店內的酒吧移動,但櫻井翔卻臨時被節目的staff喊住、說是要討論明天收錄的細節。

 

五人商量過後決定先個自回房間梳洗、一個小時候直接在酒吧集合。只是討論的時間花得比預計的久,櫻井翔匆匆群發了簡訊說自己晚點到之後便快速沖了個澡。

當他一手用毛巾擦頭髮、一手挑選衣服的時候門鈴響了起來。想著或許是因為晚到而讓大野智跑來接自己,櫻井翔開了門卻發現外頭的是臉色臭到好像全世界都欠他錢似的二宮和也。

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的櫻井翔被對方一把推開,然後從旁邊的牆壁上用力將相葉雅紀拖過來推進門。大概剛才他是直接將人"臨停"在牆上。

 

看著二宮和也吃力的把人甩上沙發、然後坐在旁邊喘氣的樣子,櫻井翔驚訝的連門都忘記關了。

 

"我跟J等了老半天都沒看到大叔跟這傢伙下來就直接上來抓人!這白癡竟然在浴缸裡睡著了!把他抓起來穿好衣服之後我就沒力氣把人拖下樓了。"

 

顯然以二宮和也的肌力做到這樣已經是極限了,癱在沙發上的相葉雅紀頭髮還是濕的,一條毛巾隨意地掛在脖子上吸水,身上穿著襯衫,大概是不用從頭上往下套比較好穿。不過二宮和也完全不想把襯衫扣上,反正曝光的人不是他…

然後下半身穿了一件籃球短褲,這是什麼神奇的穿搭法!?

櫻井翔滿臉黑線的看著已經呈現半昏迷狀態的相葉雅紀,果然人只要一沒電之後都是這樣,那癱在沙發上的樣子簡直跟大野智一模一樣。

 

“ 穿成這樣沒辦法去酒吧吧…” 櫻井翔無奈地摸摸鼻子 “ 這樣好了我請經紀人準備一下、我們就在這裡喝好了。”

也只能這樣了,二宮和也點了點拿出手機準備通知松本潤。

就在櫻井翔轉身準備將門關上時就看見經紀人從他的房前經過,將人叫住之後才知道負責去找大野智的松本潤被關在門外,不管怎麼敲打大野智就是不開門。這會經紀人正準備拿著鑰匙去開門。

聽完之後二宮和也大大的翻了個白眼。搞什麼這兩個笨蛋…

 

最終經紀人還是去替他們準備酒水了,櫻井翔則從包包拿出大野智的房間鑰匙準備去解救松本潤。

 

櫻井翔到達的時候松本潤正低頭看手機,應該是二宮和也的訊息過來了。走近時兩個人互看一眼、有默契地交換了一個無奈的笑容…等櫻井翔將門打開,剛踏進房間的兩個人又很有默契地同時傻眼。

相葉雅紀至少還有力氣把自己泡進浴缸才睡著,眼前的大野智還穿著慶功宴時的衣服,整個人癱坐在地板上、靠著牆壁呼呼大睡,看來連走到沙發上的力氣都沒了。

兩個人一人一邊將人架起來拖到沙發上,櫻井翔蹲下身體拍了拍大野智的臉。

 

“智くん…智くん醒醒!” 不過眼前的人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的繼續呼呼大睡。櫻井翔只好加了點力氣用力搖晃對方的肩膀。

 

“如果這個時候叫ニノ把相葉ちゃん再帶來這裡他一定翻臉…這樣好了,我先去幫經紀人準備酒水,翔さん要不要把リーダー拖去洗個澡、看能不能清醒一點,然後我們還是一樣在你房裡喝好了…”看著眼前一時半刻是叫不醒的大野智,繼續耗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松本潤很冷靜的下了結論。

 

點了點頭、櫻井翔將自己房間的鑰匙交給松本潤,然後繼續搖晃眼前的大野智。

 

“ 智くん!!醒醒!我們去洗個澡好不好!?” 不管怎麼叫喊、搖晃都沒有用,要不然就是眼睛睜開一條縫又立刻閉上。

不得已的櫻井翔使出最終手段。一手捏住大野智的鼻子、另一手摀住他的嘴巴,然後滿意地看著對方因為缺氧而掙扎著醒過來。

 

被驚醒的大野智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眼睛調整焦距,發現眼前的櫻井翔便習慣性地抓過來然後吻上去。措手不及的櫻井翔狠狠跌在大野智的身上,用力推開對方想要爬起來卻被死死的壓住沒辦法掙脫。

不是連換衣服洗澡的力氣都沒有了嗎!?現在這個蠻力是怎麼回事?

櫻井翔在心裡滴咕著…

 

但壓著他的力道並沒有持續太久,維持著親吻的姿勢大野智又昏睡過去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櫻井翔終於火大了,一把推開大野智坐了起來。

“ 大野智!快點起來!大家都在等我們了!”幾乎是掐著對方的脖子搖。

發飆還是有用的,雖然是面無表情的狀態但人終於乖乖的坐了起來。

 

“醒來就去洗個澡清醒一下吧!大家……!! ” !鬆了一口氣的櫻井翔,起身時順手抓住大野智的手臂將人帶了起來準備拖去浴室。

大野智卻在站起來的瞬間一個使力,反手扣住櫻井翔的脖子就往沙發上壓。櫻井翔只覺得四周的景色突然模糊失速,背部就狠狠撞上沙發、隨後被壓上來的大野智扣住手腕。

大野智皺著眉、抿著嘴居高臨下的盯著櫻井翔,一言不發。被盯的不自主開始心跳加速的櫻井翔試著轉動手腕,當然是沒有用…要比力氣自己是從來沒有贏過大野智。

當他開始不知所措起來的下一秒,對方一臉嚴肅的表情就垮了下來,八字眉軟軟的垂了下來。

 

“ 好累好想睡覺…翔ちゃん…可不可以不要去…” 抱住櫻井翔的脖子,大野智開始耍賴起來了。

 

“ 不行!大家都在我房間等我們了…你起來沖個澡,要睡過去再睡!”

 

“ 不要…我現在就要睡…我不想動…” 說完蹭了蹭櫻井翔的脖子,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就又要進入睡眠狀態。

 

發現不對勁櫻井翔開始大力掙扎起來,嘴裡一直喊著不行、快起來…無法順利入睡的大野智只得頭一偏堵住正在喋喋不休的嘴,不同於剛剛迷迷糊糊的吻,大野智熟練的將櫻井翔的舌頭捲進自己嘴裡咬住,惹的櫻井翔只能從鼻子輕哼出聲音。

軟軟的呻吟聲傳進耳朵,溫熱的氣息打在大野智的臉上,讓他突然像是瞬間充電完畢似的一反剛剛有氣無力的樣子展開攻勢。嘴巴的動作沒有停,手上也開始不安分了起來。

 

趁著換氣的空檔,被吻到頭昏腦脹的櫻井翔試圖找回理智 “ 不…去洗…洗澡…”

 

“ 反正都要弄髒了…等等再一起洗…” 順利切換模式完畢的大野智無視於身下人的抗議聲,一把撩起對方的T恤低頭準備吻上眼前的白皙胸膛……

 

〝碰〞的一聲房間門被人充滿氣勢的用力踹開了。愣住的兩個人還來不及反應就看見二宮和也氣急敗壞地衝進來,一把抓住大野智的領子把人提了起來。

 

“ 我就說了絕對不可以把大叔跟翔さん丟在同一個房間吧!”二宮和也咬牙切齒的說著。

 

“ 抱歉翔さん…幸好ニノ提醒我了…”後面進來的松本潤一臉歉意地拉起櫻井翔,然後也跟著提起大野智的領子,兩個人合力把他往門口拖。經紀人一臉無奈地站在門口看著他們,手上還拿著大野智房間的鑰匙。

 

一離開櫻井翔後立刻打回原形的大野智,被怒氣沖沖的末子組一人一邊揪住領子往外拖也沒辦法抵抗…

“ 不要…不要…我不想去啦!翔ちゃん……”

 

 

*          *          *          *

 

 

2

 

送走了夜會的staff櫻井翔終於能夠喘口氣了,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的時候不自主的撫上了自己的脖子。一個多小時前大野智才在這裡掐著自己的脖子,用著比平常更軟綿綿、更黏膩的聲音說著〝会いたかったよ,翔ちゃん〞。

 

真是壞習慣…在心裡抱怨對方喝醉酒之後的動作,嘴角卻不自覺的揚起微笑。

 

突然想起剛剛手機似乎有響過,起身查看才發現是松本潤傳來的。

看完終於忍不住大笑出聲…

 

內容配合著一大堆生氣的顏文字,抱怨著剛才的大野智倒底有多麼的不受控制,有多麼的吵鬧。心理升起對松本潤的歉意,但更多的是戀人這麼依賴自己的甜蜜感。

簡單收拾一下手邊的東西,櫻井翔起身往大野智的房間走去。果然自己也是想見他的

。這無關在夏威夷的這幾天以來他們幾乎天天在一起。

櫻井翔知道、對於大野智這個人他不管怎麼一天24小時每分每秒黏在一起也不會膩。只要一分開,即使只有短短的一個多小時,也會讓他不斷興起想見面、想待在他身邊的念頭。

 

剛拿出鑰匙插上鎖頭,還來不及轉開鎖門就喀的一聲自動打開。迎面而來的是大野智喊著翔ちゃん聲音跟松本潤的慘叫聲。下一秒櫻井翔就硬生生被大野智撞個滿懷,反應不及的直直往後倒下去。

在倒下去的最後一刻,映入櫻井翔眼裡的是一臉驚恐衝過來的松本潤,在千鈞一髮之際抓住櫻井翔的左手臂,但還是晚了那麼一點點。

左邊好好地被抓著稍微懸空、右邊肩膀則毫不留情的撞上地板。雖然有地毯做為緩衝,但加上大野智的重量之後撞擊疼痛感讓櫻井翔覺得自己眼淚都要飆出來了,一時之間使不上力氣。

 

罪魁禍首則毫不知情,抓著櫻井翔的脖子、嘴裡還喃喃的喊著翔ちゃん…翔ちゃん…

 

嘴裡一邊問著〝翔さん你沒事吧?〞松本潤正要幫忙把大野智拉起來,卻聽見走廊邊傳來一陣說笑的聲音,看來是有人要往這裡走過來了。

眼前的櫻井翔正躺在走廊地板上,身上還壓著一個正抱住他還喃喃自語的大野智,自己則是一隻手扶著門板、一隻手拉著櫻井翔…這樣的畫面被看到怎麼想都很不妙吧!?

情急之下松本潤連忙放開櫻井翔,後退抓住他的腳踝就往房裡拖。

 

“ 好痛好痛…松潤好痛…” 肩膀的疼痛再加上腳踝被使勁抓住、拖行的過程身體跟地板不停摩擦著,櫻井翔忍不住開口喊痛。

終於是把人拖進房,松本潤鐵青著臉用力甩上門。然後轉身做了一件他今天晚上一直很想做的事:往大野智的頭上一掌巴下去。

沒有留情的力道再加上戒指的硬度,大野智嗚嗚嗚的哭喊了起來…雖然一點要醒來的意思都沒有。

櫻井翔只能苦笑著替他揉揉腦袋。

 

送走了久違了暴躁的松本潤,今晚真是辛苦他了。

櫻井翔坐在床邊靜靜的看著被松本潤一把丟上床的大野智,即使他一喝醉就會無理取鬧,會不分場合的大喊自己的名字,還會動手動腳的要親要抱,但卻從來沒有出過什麼差錯,一次都沒有親錯人、抱錯人…再怎麼醉、大野智還是能夠正確的分辨出在他身邊的人是不是櫻井翔。

這是什麼…本能嗎??想到這裡不禁低低的笑了出來…

 

笑夠了的櫻井翔一抬眼才發現大野智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一雙眼睛在昏暗的房間裡閃閃發著光,一瞬也不瞬地盯著他看。

“ 翔ちゃん…翔ちゃん…好想你…”伸出一隻手輕輕的婆娑著櫻井翔的臉蛋,大野智像夢囈一樣的輕唸著。

忍不住低頭吻上那小巧的雙唇,任對方將自己緊緊地摟進懷裡。

 

隨著舌頭的交纏、兩個人的體溫也直線上升。從大野智口中傳來的酒氣讓櫻井翔覺得自己彷彿也像喝醉似的頭暈目眩。

一個俐落的翻身,大野智將對方壓在身體下面,動作敏捷地不像一個喝醉酒的人。

只是從比以往更加急躁、更加迫不及待愛撫櫻井翔知道他現在的的確確是酒醉的狀態。只是他從來都無法也捨不得拒絕大野智,再加上自己的慾望也被挑起了他只能盡全力配合對方。

 

乖乖地讓大野智脫掉自己的上衣和短褲,在他一口咬上自己胸前的突起時吃痛的叫出聲,卻引來對方更加不留情地啃咬。

和喝醉的大野智做愛沒有什麼不好,就是絕大部分都是痛感和快感並存著。喝醉的大野智就會失去平時的耐心和溫柔,動作也會比平時來的粗魯。

痛、但不是完全無法承受的程度,所以說沒什麼不好,相反的更能讓櫻井翔感受到對方對自己的渴望,那迫不及待想要占有自己的慾望…或許這樣的想法一直都存在於大野智的心理,存在於每一次肌膚相親的時候,只是清醒時的他懂得控制…

 

大野智從櫻井翔的胸前抬起頭,將手指伸進自己的嘴裡攪動著,櫻井翔也配合的努力用舌頭舔舐,吞嚥不及的唾液從嘴角溢出…抽出手指,大野智順勢低頭將下滑的唾液由下往舔過,然後繼續封住櫻井翔的嘴。

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下來,分開櫻井翔的大腿、就著唾液的潤滑一口氣伸進兩隻手指。被吻住的櫻井翔無法喊出聲音,只能弓起身體全身僵硬。

大眼睛瞬間充滿了水氣。

 

來不及等到擴張完全,抽出手指大野智將自己的慾望一口氣挺入。

不充足的潤滑使得櫻井翔體內的澀滯感比以往更加明顯,摩擦力的增加再加上櫻井翔因為疼痛

的下意識收縮,比平時更加明顯的快感讓大野智忍不住嘆慰出聲。

 

用力的喘著氣櫻井翔試圖放鬆自己,眼裡的水氣迅速聚集…〝啪〞的一滴熱燙的眼淚落到自己臉上。櫻井翔傻眼的看著自己上方的大野智,一張軟軟的麵包臉皺了起來、眼淚一滴一滴地落了下來…

對…櫻井翔忘了…喝醉酒的大野智除了會大喊自己的名字、會要親要抱之外,還會哭…待在夏威夷的這幾天,眼淚的開關就像是壞掉了一樣的停不下來。尤其是看到自己的時候。

 

 

 

前幾天收錄紀錄片時,大野智第一次說出了想要離開嵐的念頭。而且還不是在剛結成、全員還在懵懵懂懂徬徨不安的時候。

聽著大野智說著那時候的心情,在鏡頭看不見的地方死死的握緊拳頭、櫻井翔讓自己保持冷靜的繼續錄製節目。

 

收錄結束後回到房間,大野智一言不發的掰開的他的拳頭,心疼的吻著他掌心的指甲痕。

被大野智抱在懷裡、他一邊親吻著櫻井翔的頭髮一邊說著不能在鏡頭前說出來的事情。

 

在他真的想要離開嵐、一走了之的時候,櫻井翔開始當起了新聞主播。在這之前是他們事務所從來沒有人能夠辦到的事情,這也是櫻井翔一直以來想要實現的一個願望。

所以大野智猶豫了,好不容易一步一步地走到這裡來了,他不敢確定他離開之後嵐會變得怎麼樣。所以當他一個人糾結痛苦的時候就去看ZERO,看著跟平時完全不一樣的櫻井翔在那個屬於他的舞台裡閃閃發光。

然後他告訴自己,只要撐下去就可以一直看到這樣的櫻井翔,每星期傳簡訊為櫻井翔打氣總是讓對方笑著說很開心、是自己努力的動力…只是櫻井翔不知道自己笑容同樣是大野智壓抑著想要自由的念頭,繼續留在嵐的理由。

 

十周年紀念LIVE的最終場,五個人手牽著手,跟著滿場的歌迷喊著〝ARASHI〞的時候,大野智知道自己終於撐了過來,當初能堅持繼續留下來真的是太好了。

在退場的時候他緊緊抓住櫻井翔的手沒有放開,在櫻井翔送來一個疑惑的眼神時輕輕地湊上他的耳朵…

 

“ 翔ちゃん我喜歡你…” 

 

退到後台時櫻井翔早已哭紅的眼睛和鼻子還被二宮和也吐槽現在哭會不會太晚了!?

 

 

聽完大野智的敘述櫻井翔感動到話都說不出來了。大野智一直都是一個像風一樣隨心所欲、不受任何拘束的人,血液裡流著熱愛自由的人卻為了他壓抑自己的本能,叫他怎麼能夠不感動。

 

 

 

然後15周年的現在,大野智只要看見櫻井翔就會想起這一段往事,然後就會不受控制的哭了出來。尤其是坦白之後更是變本加厲地隨時都會觸發到哭點…

只是怎麼樣都不是現在好嗎!櫻井翔滿臉黑線…

大野智的分身還埋在自己體內,可是本人卻抱著自己的脖子抽抽搭搭的哭了起來,完全沒有要動一下的意思,那自己的慾望該怎麼辦!?

櫻井翔覺得自己也開始想哭了…

 

櫻井翔推了推哭完之後很乾脆的睡過去的大野智,卻發現對方的手緊緊的抱住自己不放。

自暴自棄的拉過涼被將兩個人包住。對方平靜有規律的呼吸打在自己的頸間,這樣充滿大野智的氣息總是能讓自己心平氣和。

意識即將抽離時他想起坦白完之後大野智笑的一臉滿足的表情。

 

“ 為了翔ちゃん的夢想和笑容所以我努力地撐了下來了…然後給這麼努力的自己最好最好的獎勵就是翔ちゃん的愛…フフフ…真好…怎麼想都不吃虧。”

 

櫻井翔哭笑不得“ 當然不吃虧,你努力三年、我可是要奉上一輩子耶!”

 

是啊…一輩子…從聽見大野智的〝我喜歡你〞開始,櫻井翔就決定要一輩子跟著他,愛著他。愛著這個默默為了自己付出的男人。

謝謝你一直都沒有離開,謝謝你一直都在。




END



*          *          *          *



あと書き


為了直播跟這篇賀文請假了一天

終於是在時間內擠出來了.....

好久沒有寫文好累!寫到後來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無法收尾就這樣草草的結束了ORZ


最近一直無限的循環著各個夏威夷時的節目,

看著看著腦洞就這麼開了,剛好趁著大野智生日把它寫出來,

雖然他本人從頭到尾都不在清醒的狀態XDDD

以上 謝謝你的觀看...那麼我繼續沉下去....

已經快要死在上班實驗論文的無限地獄迴圈裡了


對了....我忘記一定要來感嘆一下

最近的山組真是高調到我覺得活在這個世界上真好(←誇張...

好閃好甜....


ゆみ

评论(13)
热度(70)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