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故事 07


* 街頭畫家O(表) X 上班族S(表) 的故事

* OOC注意

* 內有CP感極致薄弱、但我心裡設定他們是在一起只不過沒有決定左右的末子組



從床上坐起身櫻井翔稍微活動一下筋骨,大野智昨天決定搬過來時他們就先把將來他要住的房間稍微整理一下、然後把打包好的行李先搬過來,因為時間已經超過晚上一點了而決定今天再繼續。

 

下了床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櫻井翔要先去公司遞辭呈、然後回來跟大野智繼續搬家。他想起昨天跟大野智說自己要辭職的事情時他驚訝的表情…他都毫不保留的將自己的事情說出來了,自己是不是不應該再對他有所隱瞞?

以後兩個人就是室友了、不能袒誠相見的話生活起來會很辛苦的吧?是應該找個時間把自己的事情也說出來…他只希望大野智聽了之後態度不要有什麼改變。

 

在門口跟大野智說了待會兒見便往公司出發,下了樓又看到黑色的轎車停在門口,表情一口氣垮下來的櫻井翔心不甘情不願的坐上車。

" 這樣真的會造成我的困擾的…你們就不能死心嗎?"

 

一上車櫻井翔面色不悅的抱怨著,但對方也不在意 "翔少爺…只要您答應回來我們自然就會停止這種行為…"

 

"都說了不可能回去了你們為什麼還不放棄?我跟櫻井集團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你們怎麼就是不懂?就算我回去了又能怎樣?修都已經要接位了不是嗎?遺囑都立了不是嗎?"

 

"遺囑立了也可以再改,只要他們提不出證明修少爺是老爺的親生骨肉那這份遺囑自然就失去法律效力…"

 

"…你都說了遺囑可以改、那鑒定書也當然可以改,他們不可能坐以待斃的等你們去挖他們的底,除非是你們親自壓著修去做DNA鑒定,否則就等著收到一張證明血緣關係的鑒定書吧!"

 

他真的不懂一個集團的總裁位置到底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啊…不,沒有興趣的他或許才是不正常的那個。

只是過了正常人該有的生活之後他再也不想回去那個只會勾心鬥角的世界了。

 

"這個部分我們會再想對策,有了翔少爺的領導我們一定會更有勝算……"

 

" 不可能不可能…你們就不要再堅持了!我也已經沒有什麼親人可以被你們拿來威脅我、死心吧!比起我你們一定還有其他人可以找,只是要找個有血緣關係的繼承人那絕對不是只有我。就這樣吧!不要再來了…我被你們逼得都要辭職了"

 

"既然如此就回來…"

 

" 別鬧了…" 瞪了對方一眼櫻井翔迅速下車。

看著開走的汽車他不禁嘆了口氣,這群人大概沒有什麼勝算吧…比起修那邊的人馬這些人實在沒有什麼魄力和狠勁。

現階段他們能夠牽制住修的人馬是因為對方心虛…

他在要離開前早就知道修是大太太假裝懷孕然後偷偷領養的,即使如此他還是選擇離開,以他們那邊的手段他不敢保證繼續留下來對抗母親會遭受什麼待遇?

自己不肯回去他們的勝算又更低了吧…相信再過不久這段醜聞就會被壓下來、一切又都會回復原狀…他看得清清楚楚的。

有點同情那些人…修掌權之後一定會開始清算吧!只是這已經不是他該擔心插手的事情了。

 

 

遞上辭呈、整理完東西之後櫻井翔上樓跟相葉雅紀打過招呼,他叫櫻井翔工作找到了一定要通知他、他這邊會辭職然後跟櫻井翔一起走。

面對好友這麼的有情有義櫻井翔卻只想翻白眼…

 

提著東西回到家,一開門大野智就迎了上來"翔くん…お帰り…"

看對方在門口笑咪咪的迎接自己,櫻井翔有點感動,已經好久沒有這樣回到家不是黑漆漆空蕩蕩的屋子,房間裡多了另外一個人的氣息竟然是這麼的令人安心…

尤其這個人還是大野智…

 

簡單吃過午餐兩個人合力將大野智所有的行李搬過來放好。然後把櫻井翔的書房稍微收拾一下當做是大野智的畫室。

櫻井翔笑著說其實比其在書房他還是習慣在客廳工作的。

 

等到所有的東西都歸位放好、兩個人已經一人一邊攤在沙發上面動彈不得了。

""累死了……"" 又是異口同聲的說了出來,愣了一秒又同時大笑起來…

 

"智…以後要請你多多指教了…" 擦了擦笑出來的眼淚、櫻井翔一臉認真的說著。

 

大野智則不像他那麼拘謹,他稍微挪了一下身體正對著櫻井翔笑的一臉軟綿綿的" 嗯…我也是請翔くん多多指教。"

 

 

*          *          *          *

 

 

忙碌的時候總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大野智繼續忙著處理美術館和畫的問題。以往他用大野智名義發表的畫作已經全部回歸大野家、也就是說他當初用畫來抵壓而拿到的錢通通要還回去,因為已經不是他名下的財產了,這對大野智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

 

櫻井翔的問題則相對小,雖然他也有心裡準備如果大野智聽到他的名字出現在新聞裡他要怎麼解釋,不過隨著時間過去櫻井家的新聞漸漸消失在新聞裡。

跟他當初設想的一樣、修他們就是有辦法提出一張讓所有人閉上嘴巴的鑒定書。

所以現在唯二讓櫻井翔煩惱的一是找不到工作,另一個是找不到時機跟大野智坦白。

 

 

"翔くん、今天晚上ニノ和松潤要過來吃晚餐、順便討論事情…"

一早大野智準備早餐時跟看著報紙找工作的櫻井翔說著。

住在一起一段時間了、櫻井翔雖然沒有直接開口問,但也多少知道大野智的問題比想象中嚴重,也知道都是二宮和也和松本潤兩個朋友在幫著大野智。

在家裡見過幾次面和兩個人也算熟悉,櫻井翔想不如今天晚上也加入討論看看有沒有自己能幫得上忙的。

 

 

吃過晚餐之後櫻井翔很自然的加入討論,其他三人也沒有特別彆扭或是迴避問題。

二宮和也拿出一些畫廊和出版社的簡介,他想光靠晚上擺攤賣畫太沒有效率了,他們必需將大野智的畫好好推銷出去,這部分可以從畫廊的展覽開始。另一個想法是讓大野智兼職一些插畫的工作,這樣可以多少補充一些收入。

至於金錢的缺口還要再另外想辦法,松本潤說最近他談成了一筆生意、只是對方提出了一些不是那麼合理的條件,他還在想怎樣才能做到雙方都能獲得最大的利益,一但事情成功了就可以再填補一些缺口。

 

櫻井翔在旁邊靜靜的聽著,腦筋高速運轉中。松本潤說的那間公司他曾經合作過" 松潤…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把你們的合約書給我看一下,我有一些想法…"

 

話一講出來三個人都瞪大眼睛看著他。松本潤沒說什麼的轉身拿出合約書,大野智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認識太久了他們對彼此幾乎是無條件的信賴。

櫻井翔接過合約書邊仔細看邊思考著,其他兩個人靜靜的等待著他的結論。

 

只有大野智…他發現他是第一次看見開啟工作模式的櫻井翔,認真思考的表情好看的讓他移不開視線,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撫著嘴唇、有時還會不自覺用牙齒咬住。因為外力刺激而微微泛紅的下唇讓他有股吻上去的衝動。

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竟然在想著這樣的事情不禁有點臉紅,只是無法控制把視線定格在櫻井翔身上的動作。

 

雖然兩個人一起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朝夕相處的、但事情多到他都沒有機會去意識到"住在一起"這樣的事情除了普通同租房間的室友之外、還有另一種…同居的情侶…

想到這裡大野智臉又紅了起來…他確定自己是喜歡櫻井翔的,或許在第一次畫展時見到他就被吸引了也說不定。

但是知道他眼裡看著的一直都是真正的自己之後喜歡的心情一口氣膨脹起來。

只是再怎麼說也都是自己單方面的喜歡…想到這裡又不自覺的沮喪起來…

 

當大野智一個人在心裡坐著雲霄飛車上上下下轉來轉去時,其他三個人已經認真的開始討論合約內容了。

櫻井翔把他之前合作過的經驗說出來,然後想了一些可能的解決方式給松本潤做參考。二宮和也瞇著眼睛偷偷的打量著眼前的櫻井翔,心裡想著這個黑皮的オジサン什麼時後認識了一個這麼深藏不露的厲害人物。松本潤則是越聽眼睛越閃閃發光,不停的提出意見跟櫻井翔討論。

 

終於討論出一個可行的方案,松本潤心情好到要飛起來了!他開心的將合約書收起來。

"太好了智さん!談成之後就可以暫時鬆一口氣了!"

 

"謝謝…" 大野智感動的點了點頭,為了這兩個明明是自己的事情、卻願意無條件共患難的朋友。

 

"翔さん目前在哪裡工作啊?有沒有興趣到我們公司來…?"

二宮和也抓緊機會打聽消息,這麼能幹的人如果可以挖角到自己公司是最好的,不然以後可能會是可怕的敵人。

 

"咦!…" 沒想到找了好久的工作機會竟然自己出現跟他招手,櫻井翔一時沒反應過來。

倒是大野智像是開啟了什麼開關一樣興奮起來。

 

"啊!對對…我都忘記ニノ你們公司在招人!翔くん現在沒有工作,他可以去你們公司,馬上就可以上班呢!對不對翔くん!"

 

"沒有工作…"二宮和也停頓了一下,像這樣的人才會沒有工作不是太詭異了嗎?

 

"…三位可以等我一下嗎…" 櫻井翔站了起來留下面面相覷的三個人。

他想今天或許是一個坦白的好機會,還可以順便幫助大野智、一石二鳥也不錯。暫時不要去考慮後果,他現在只想幫對方解決問題。

以大野智現在迫切需要現金的狀況下應該不會拒絕自己吧…

 

從抽屜拿出存摺、櫻井翔重新回到客廳。這個帳戶專放每個月由櫻井家匯過來的生活費,但從櫻井翔畢業開始賺錢之後就沒再動過了。之後又將母親過世的保險費存進去,雖然他不知道大野智欠缺的費用是多少、但這些一定夠用了。

 

櫻井翔將存摺攤開放在桌上 "…我想說…與其要像這樣被期限追著跑、東奔西走的湊錢,不如由我這裡先全部支付。對外面的問題先解決了、我們再來討論其他的問題…裡面的錢全部都可以自由的使用…"

 

三個人湊上前看了看存摺裡後面顯示的金額、那一眼數不清的零讓他們全都傻了眼。二宮和也估算一下裡面的金額應該可以讓大野智再違個十幾二十次的約都綽綽有餘。

 

" 翔くん原來那麼有錢…"大野智驚訝到不行、難怪他搬過來後櫻井翔堅持不跟他收房租和其他的生活費,只說了讓自己的問題解決了再說。

原來…他其實不欠缺這些錢…突然有種情緒爬上心頭……

 

 

櫻井翔稍微深呼吸做了一點準備 "智…其實我一直都想找機會跟你坦白的…你都把自己的事情跟我說了,但是…"

 

"啊!!!" 櫻井翔話說到一半二宮和也突然指著櫻井翔大叫出來。"翔さん你該不會是櫻井集團的…"

 

松本潤也瞪大了眼睛看著櫻井翔,雖然新聞畫面播出來的照片都是以前還在唸書的櫻井翔,但仔細一看就會發現他們其實是同一個人。

這麼一想剛剛他針對合約書提出的意見這麼精闢也就不奇怪了,畢竟他原本可是要接掌整個集團的人。

 

"一直都沒有說真對不起…並不是有意要隱瞞的,只是…" 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櫻井翔有點內疚的道著歉。

 

"沒關係啦!翔さん,這算是你私人的事情不需要說出來也沒關係的!"松本潤稍微打了圓場 "如果這些可以自由的使用、那智さん的問題就可以解決了!真的可以嗎?翔さん?"

 

櫻井翔點了點頭 "當然可以!如果可以幫智解決問題我也很開心…智?"

突然發現大野智從剛剛開始就一直默不做聲,櫻井翔輕輕的喊了他。

 

聽到櫻井翔的叫喊大野智抬頭看向他,臉上嚴肅到可以感覺出不開心的表情讓櫻井翔嚇了一跳,一顆心開始慢慢往下沈…

 

"智…"

 

" 我不要…這些錢我不拿…你收回去吧!"

 

 

to be continued


*          *          *          *



あと書き


......存稿又嚴重告急了 = =  讓我死了吧!!

最近明明就應該是卯起來趕稿趕論文的時期

可是我又要出去玩個三天兩夜是怎樣.....


因為實在不會寫那種大企業和豪門的明爭暗鬥

應該是說我自己也不愛看

所以這方面的參考資料嚴重不足

因此....翔ちゃん的問題就這麼讓我幾句帶過了

(責任感呢......


快完結了吧!? 感覺已經快要可以看到邁向終點的曙光了 = = 


ゆみ

评论(4)
热度(47)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