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故事 06


* 街頭畫家O(表) X 上班族S(表) 的故事

* OOC注意




"京都美術館?畫展?"櫻井翔歪著頭一臉不解,下一秒就像被雷打到一樣彈了起來 "畫展!?智本來要在京都美術館開畫展!?這不是很棒嗎?這麼一來就有更多人可以看到智的畫了不是嗎?為什麼要把他取消?這樣不是很可惜嗎?我想看啊…智的畫展…"

櫻井翔一激動、話就像機關槍一樣停不下來,他甚至一把抓住大野智的肩膀不停的搖晃他。

 

大野智被一連串的問句和搖晃弄得頭昏腦脹的 "呃…翔くん…晚餐要吐出來了…"

 

聽見大野智的抗議聲才停下動作,但櫻井翔還是不死心但繼續追問 "為什麼要取消呢?智…我以為開畫展、讓更多人可以看到自己的作品是每個畫家都希望的事情…"

 

"…嗯…大概吧…"大野智低下頭沒有正面回應,他不想理會心裡有某一塊地方正隱隱作痛著。

櫻井翔會那麼激動是不是表示比起SATOSHI他還是比較喜歡大野智?

或許吧…默默無聞的街頭畫家怎麼比的過名氣響亮的畫家?他不想覺得櫻井翔是個愛慕虛榮的人,可是…

 

發現大野智的不對勁櫻井翔也不好再追問下去,想起大野智的隨性、或許他對這樣的事情不感興趣吧!?

跟剛剛的心情相反竟然有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只是這樣的想法才剛浮現就又被自己壓下去!就算大野智對畫展之類的沒興趣也不能代表他就不想讓自己的畫被人看見,不然他就不會選擇在街頭了不是嗎?

櫻井翔覺得自己很過分,竟然有想獨佔大野智和他的畫這種想法。

 

"不過呢…就算只有一次也好、還真想看看呢…智的畫展…"

 

"誒?翔くん說什麼?" 一瞬間大野智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說取消了真的很可惜,我想要看看智的畫展啊!"

 

沒有聽錯!大野智目瞪口呆的看著櫻井翔。

"翔くん不是已經看過了?我的畫展…"

 

"嗯?什麼時候?"

 

"……" 竟然被反問是什麼時候…大野智想起畫展時櫻井翔快速通過的樣子,真的有差勁到在記憶裡完全消失嗎?

可是眼前的櫻井翔表情認真到找不出一點點開玩笑的樣子,大野智整個不知道該怎麼說明比較好…

 

"那個…翔くん年初不是去看過了嗎?東京美術館…"

 

"嗯……啊!對!我曾經被相葉ちゃん拖去看過一個畫展!智怎麼會知道?"

 

"……" 大野智從來不知道他們兩個之間的代溝竟然這麼深…

"那個就是我的畫展啊…"

 

這會換櫻井翔目瞪口呆了。"誒!!!!!"一點形象都沒有的大叫

"那個是智的畫展!!??不對啊!我記得我看的畫展的那個畫家叫…叫…"

 

""大野智 ""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了出來。

 

"所以我不就是大野智嗎!?難道我還會是櫻井翔?" 大野智整個脫力,難得的吐嘈對方。

 

櫻井翔腦筋亂成一團!如果智就是那個大野智的話為什麼一個這麼有名的畫家還要這樣在街頭畫畫?為什麼這麼有名的一個畫家要取消自己的畫展?他想到那天的人山人海的盛況、大野智的名聲絕對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一點…

 

"可是不一樣啊…完全不一樣…!"

 

"什麼不一樣?"

 

"智的畫跟畫展的畫完全不一樣不是嗎?畫展的作品是很華麗沒錯可是他完全不像智的畫讓人看了會覺得安心、會覺得很放鬆會覺得被治癒…明明完全不一樣卻全部都是智的作品嗎?"

真的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以至於櫻井翔看過之後一點都沒有留在心上。甚至後來知道智的全名之後也完全沒有把大野智和SATOSHI兩個人結合在一起。

 

"……"大野智再次說不出話來,腦筋卻反常的開始高速運轉。如果櫻井翔從來都不知道他就是那個大野智的話…如果櫻井翔從頭到尾看到的都是SATOSHI的話…

"翔くん在看畫展之前有看過我在街頭畫畫嗎?"

 

"嗯嗯!有喔…大概畫展前兩個月吧…下班回去的路上看到智在畫畫。可是智好認真喔、我在你後面站了好久你都沒把頭抬起來呢。啊!後來你都沒出現是因為畫展嗎?原來如此啊…呵呵…因為那次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智了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呢,所以後來再看見你才會不小心就太興奮……"

沈浸在回憶裡不自覺長篇大論起來的櫻井翔被抓住手時驚訝的閉上嘴巴。

 

大野智緊緊抓住櫻井翔的雙手、然後往前把額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不然他不知道該怎麼宣洩心裡快要溢出來的感情。

原來從頭到尾都是自己想太多了,自己竟然還誤會櫻井翔。原來從頭到尾櫻井翔看到的都是那個真正的大野智,他發現這比起任何一件事情都要來得讓自己開心。

 

"翔くん喜歡我的畫嗎?不是你在畫展看到的那些…"

 

"嗯…很喜歡喔!不然也不會想要天天都往你那裡跑…"

 

放開櫻井翔的手大野智稍微往後退開 "關於你剛剛問我的問題…翔くん想聽聽我的故事嗎…?"

 

 

*          *          *          *

 

 

靜靜地聽完大野智的話櫻井翔才發現原來他們兩個這麼的接近,乍看之下明明就是不同個性的兩個人,但看似隨性大而化之卻意外的認真且細膩的他,看似認真一絲不苟卻有時犯小迷糊的自己…與其說是相似、或者可以說是互補。

所以這是大野智之所以這麼吸引他的原因嗎?他們都一樣、都在不平凡之中努力的讓自己能夠過的平凡,或者是接近平凡…

他們的身分同樣都給自己帶來困擾,然後一樣在身不由己的困境之下努力的活得更像自己。

 

不知道為什麼,櫻井翔突然有了一種自己不是一個人的感覺…

 

“ 那智現在該怎麼辦呢?” 現實的情形有的時候就是這麼殘酷、逼得你不得不低頭。

 

“ 嗯…就先這樣吧!總會有辦法的…翔くん不用擔心,等我搬完家、把事情處理完之後還是會繼續畫畫的…可是我只會畫畫不會賣畫,到時候還要麻煩翔くん有空的時候一樣過來幫我呢…”

 

“ 找到房子了嗎?”

 

“ 還沒…忙得沒時間找房子。大概先去朋友家住一陣子再來慢慢找…這附近房租便宜的不好找…” 一想到到時候還要看二宮和也臉色大野智就覺得頭痛,但這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

 

“……智要不要搬過來跟我一起住” 嘴巴快腦袋一步將自己的心聲說了出來。

 

“ 誒!?”

 

“ 啊…不是…那個…對不起如果智覺得困擾可以不用放在心上的…我只是覺得房租太便宜的話居住環境一定不會太好,還不如…就是住自己熟悉的地方…因為我們的房間格局都一樣嘛…”

因為緊張櫻井翔難得結巴。

“ 還有就是再怎麼便宜也是一項支出…我這裡…嗯…不是租的所以智不需要付房租的,這樣是不是會比較省錢…”

 

“ 翔くん…這樣真的可以嗎?我搬過來住什麼的…”

 

"當然可以!只要智願意的話…"

 

怎麼會不願意!?大野智心裡這麼想著。原本以為搬離這裡、再加上短時間內沒辦法去街頭擺畫,之後見到櫻井翔的機會就大大的減少了,但是搬過來住不僅可以解決住宿問題、更重要的是能跟櫻井翔朝夕相處,他當然很願意!

 

"那就麻煩翔くん了,以後請多多指教!" 大野智揚起一個大大的微笑看著櫻井翔。

 

 

to be continued



*          *          *          *



あと書き


其實在嵐之前我喜歡的是日本一個樂團叫orange range

真的是喜歡了好一陣子

也會去買他們演唱會的dvd來看

有一天當我用電腦在看他們的dvd時 電視剛好撥出5x10 dvd發行的廣告

那個時候畫面出現的是believe 鏡頭拉遠正在放超華麗的煙火

我真的印象超深刻

那也是我第一次聽到嵐的歌


然後我想說的是前後喜歡上兩個不同的團體其實很容易去做比較

orange range地下化之後我完全不知道怎麼follow他們的消息

相反的我每天上網就可以看到嵐的消息、單曲專輯一張一張發

還有團番、個番可以看 我沒有辦法忍受一天不follow他們

所以夏威夷con讓很多人心塞 可是我反而覺得很開心呢!

那表示我們喜歡上的是這麼了不起的一個團不是嗎?

因為喜歡的團一下子就不在螢幕前出現了那對我來說才叫心塞

以上是我的小小感想 雖然放在這裡超奇怪的..... 

就忍不住想講咩


然後....突然發現自己的文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熱度

自己的文這麼多人看結果開始恐慌我這個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 = 


ゆみ

评论(7)
热度(52)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