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故事 05


* 街頭畫家O(表) X 上班族S(表) 的故事

* 說明用的無聊過渡章

* OOC嚴重,把櫻井家跟大野家狠狠的黑了 = = 

* 內含奈米末子組



 

兩個人在櫻井翔房間的客廳裡、背靠著沙發坐在地上吃著微波便當。秋風掃落葉般快速解決便當的櫻井翔開了一瓶啤酒喝了起來。

 

電視正播著晚間新聞,主播口齒清晰的說著有關櫻井集團的醜聞。現在內部分了兩個派系,一個是現在準總裁派,他們堅持私生子只是空穴來風、是有人刻意抹黑。另一派則堅持自己提出來的證據是對的,除了要求對方提出DNA鑑定書之外似乎正準備將原本的接班人找回來和他們對抗。

 

 

 

簡單來說就是大房和二房的派系鬥爭。只是稍微不同的是一開始對外公開的接班人就是二房這邊的櫻井翔。而現在的櫻井修則是在櫻井翔以下任總裁的身份活動一陣子了才突然出現的。

不管怎樣、大房總是正妻,櫻井修的出現讓櫻井翔這一方迅速失勢。

原本就是以為大老婆無法生育才被迫嫁進門的二老婆,在櫻井家沒權沒勢的完全沒有抵抗之力,更別說唯一能夠依靠的實家的企業早早就被併吞了。櫻井翔和母親就這麼被趕出家門。

 

當然以櫻井翔的能力不可能就這樣任人宰割,集團內部還是有一些支持他的人在,只是他和母親一樣都不喜歡這樣沒有自由的豪門生活,回歸平凡之後母子兩個人生活的很開心。

 

唯一讓櫻井翔困擾的是突然轉學的影響。櫻井翔從升上大學之後就很常被安排出席活動而在媒體前曝光,前接班人的頭銜為他帶來的異樣眼光、以及轉學而補不完的學分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

但憑著自己的頭腦和不服輸的個性讓他短短兩年就修完四年需要的學分而順利畢業。

也是在他最累的時候遇到了相葉雅紀,只有他一點不在乎自己的身份翔ちゃん翔ちゃん的叫著自己,讓他能夠很輕鬆的跟他相處。

 

畢業後找工作也是另一個難關。不過兩年的時間、一些有規模的企業誰不知道櫻井翔的身份,也因為這樣幾乎沒人敢雇用他,為此他碰了不少壁。

所以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怎麼能夠因為上司的故意刁難而辭職呢?咬著牙撐過幾年之後他漸漸的也習慣了。

 


而現在…唉…在心裡嘆氣的櫻井翔在主播念出自己的名字之前轉了台。

雖然也可以說是同名同姓而瞞混過關,可是他不想跟大野智說謊、也沒有被他知道身份的心裡準備。

 

大野智因為突然被轉台而轉頭看了旁邊的人一眼,有點心虛的櫻井翔尷尬的岔開話題

"智…說短時間不去擺攤是因為畫作有人集中收購嗎?剛剛那些人是跟你買畫的啊?"

 

"嗯……" 因為不知道怎麼回答,大野智只能模糊不清的回應著。

 

不過聽在櫻井翔耳裡就是正確答案了 "好厲害喔!智…怎麼說呢?那些人看起來就是不一樣…智畫得這麼好他們一定是看中你的潛力…說不定智以後會因此而成為一個有名的畫家呢!"

 

已經太喜歡大野智的畫了,櫻井翔不禁想著比起一直在街頭畫畫、好幾天都不一定有客人光臨,大野智的畫值得被更多人看見,一定會有更多人像他一樣被他的畫治癒,櫻井翔笑咪咪的看著大野智。心情卻是混合著興奮和一點點的失落。

 

不過眼前的大野智卻是一臉呆滯,他聽不太懂櫻井翔話裡的意思。

"不…那些人不算是收購我的畫…那些畫…算是違約金、只是暫時抵押…"

 

"違約金?智有跟人簽約嗎?原來在街頭做畫還要簽約嗎?" 換櫻井翔一臉呆滯。

 

"呃!不是!他們是京都美術館的人,本來我已經簽約要在他們那裡開畫展,只是被我單方面取消了…因為我還取消了其他三間美術館的展覽…所以…稍微…”

大野智說的吞吞吐吐的,畢竟要自己說出缺錢或是周轉不靈之類的話還是需要一點勇氣的。

 

 

 

那天送完櫻井翔、他將自己打理完畢之後久違了的回去實家。距離上次回家應該將近一年了吧?商討完前一次畫展的事情之後他就沒再踏進家門一步了。

今天…算是來攤牌的。他也深思熟慮了很久…自己是不是還要繼續過著這樣的生活?被逼著開畫展、被逼著畫自己不喜歡的東西,然後像個叛逆期的孩子一樣賭氣在街頭畫畫?他年紀也不小了、為什麼還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見?

 

這麼不自由的生活佔據了他所有的人生,為什麼他不能為自己而活著呢?

所以他想要改變了!當了這麼久的乖小孩夠了!

站在門口深呼吸替自己做好心理準備,接下來一定會面臨一場嚴重的家庭革命。

不出所料,當他說出來意之後下一刻就是父親一個重重的巴掌甩下來。他被打的有點頭暈、但還是很堅持自己不會再以大野家的名義發表畫作、接下來在京都美術館的展覽他也會取消。

 

父親被他氣得全身發抖、而母親一直都是站在父親這邊,這個時候也只是一句話不說的坐在一旁。

看吧!就是這樣吧!他早就知道他這個兒子對他們來說就是個發揚大野家的工具而已。

 

"我們大野家怎麼會出現你這個不孝子?整天就只會在外面畫一些不入流的東西,不長進!這樣的東西只會敗壞我們大野家的名聲!"

 

從父親口中說出這樣的話、就算是一時氣昏頭脫口而出的、也是從根本否定了大野智這個人,因為他所謂的不入流才是原原本本、最真實的大野智。

他站了起來朝父母親好好的鞠了個躬,然後毫不留戀的走出去。這裡從來就不是自己該回去的地方,他在這裡根本就沒有容身之處。

 

在他要走出大門前 "智!" 一個聲音叫住他。

 

"姐姐…" 嗯!或許還有一個可以留戀的的人。

大野智轉過身看見姐姐抱著一堆文件走過來。軟軟的叫了一聲、從小就只有姐姐最疼愛自己,總是包容他、由著他任性。

 

"唉…你這個笨蛋笨蛋…" 姐姐擦了擦眼淚伸手不停的拍打他的頭。

把手上的資料遞給大野智 "這些是跟美術館的簽約書…裡面有一些關於違約的賠償條件,你帶回去看看,如果還是要繼續這麼做姐姐會站在你這邊的。不過你都這麼大了…自己做的決定就要自己負責任。"

 

接著姐姐又拿出一個小袋子,大野智跟著資料接過來一看是銀行的存摺和印鑒。

"這些是這些年賣畫和開展覽的部分收入,你拿著吧!可以多少幫點忙…只是還是很有限,以後可能會很辛苦你要加油撐下去。"

 

大野智點了點頭將東西收好,然後伸手抱了抱姐姐 "那我走了…再見。"

 

仔細看過手上的簽約書大野智頭痛的揉了揉太陽穴,簽約什麼的都是姐姐在負責的,這個真的不是他擅長的工作。

另一個傷腦筋的是簽約完成的美術館竟然有四間之多!他知道的只有京都美術館而已…唉…完全不過問自己的意見,總是想做就做的他真的是受夠了!

 

只是既然下定決心就要堅持下去,他開始跟各個美術館聯絡討論解約的各項事宜。

把自己手上能夠使用的現金以及畫作抵押出去之後缺少的金額還是很驚人。想跟銀行貸款卻因為自己的名下沒有財產而處處碰壁,那一整個星期大野智就這麼為了違約金而東奔西走的把自己累得半死。

 

最後逼不得已的打電話給二宮和也,大野智知道他和松本潤的公司最近已經上了軌道、或許有辦法幫助自己,總算是在自己被壓垮之前順利借到錢…

 

在松本潤開出的支票能順利兌現之前對方要求以大野智的作品作為抵押、才會有櫻井翔看到的那一幕。搬家也是…以他現在的狀況實在住不起房租這麼高的公寓,所以他打算先把部分家具行李丟去二宮和也和松本潤的家,自己先租便宜的房子撐過這一陣子。

 

接下來的路一定不好走,尤其是缺少大野家這個響亮的名稱之後自己還能往前走多遠?可是他真的不後悔,他喜歡畫畫的心情就足夠支持他…當然還有眼前的櫻井翔,這麼多人裡面就只有他是同時支持著"大野智"和"SATOSHI"的。

只要還有人喜歡SATOSHI他就會支撐下去。


 

只是自己所知的SATOSHI唯一的支持者正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to be continued



*          *          *          *



あと書き


開學之後就更深刻地感受到...如果我明年想要順利畢業的話

我現在完全不應該坐在這裡寫文 = = 

我的碩論一個字都沒有生出來啊.....是要拿什麼讓自己畢業

所以就想要趕快把這篇完結,這幾天超認真的趕進度

可是....

越是想要加快腳步完結,事情就越是不能如願

我覺得以我寫這篇話嘮的程度目前還看不到盡頭在哪裡 = = 

現在自己的進度在第七章、剛好突破兩萬字....

然後我竟然還沒讓他們兩個在一起!!??

我越寫越不知道怎麼讓他們兩個能夠順利地在一起了

怎麼辦 = = 

我怕完結之後他們兩個還是普通朋友啊!!(;´༎ຶД༎ຶ`)


ゆみ

评论(5)
热度(41)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