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故事 03

* 街頭畫家O(表) X 上班族S(表) 的故事

* 進度飛快...櫻井翔的身分也出來了!

* 沒存稿了TAT  恐慌ing 劇情又開始跳躍了



轉身把門鎖上、準備往電梯方向走過去的時候 "喀"的一聲隔壁的門打開了。

櫻井翔轉頭過去看,眼前的人一臉呆樣用完全就是沒睡醒的表情看著他。

忍不住笑了起來、伸手試圖將對方睡到翹起來的呆毛壓下去。

 

"這麼睏怎麼不多睡一會?" 當然是徒勞無功、那搓呆毛仍然頑強的抵抗著地心引力。

 

"…要出門…想送翔くん…"

 

"嗯!謝謝你啊!大野さん…要出門就快去洗把臉清醒一下!我要上班了!"

 

" 不要叫我…大野さん…" 對方嘟起嘴巴抗議著他的稱謂。

 

"好啦!晚上見喔!智…"

 

"…路上小…心…"

 


發現兩個人其實住在隔壁真的是一場意外,如果不是櫻井翔突然加班,如果大野智沒有不小心留到太晚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畢竟兩個人的作息時間幾乎是錯開的。

 

那晚兩個人走著走著來到第一個十字路口

"我走這邊…翔くん把東西給我吧!謝…"

"我也走這邊耶!讓我再幫你提一會吧!"

 

第二個交叉口 "我走這邊…"

"我也是…"

 

一棟公寓樓下 "我住這邊…

" 我也是…"

 

進了電梯 "5樓…"

"我也是…"

發現兩個人其實住隔壁之後、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

 

櫻井翔已經消失在電梯口,想了想大野智轉身進門、走到陽台邊等著他走出大樓的身影。

 

 

 

會在街頭擺畫其實一開始有一點點賭氣的味道。

一場又一場成功的畫展卻讓他越來越失落…為什麼人們看到的都是那樣的大野智?為什麼這種只需要把會的所有繪畫技巧通通用上、甚至不需要用心畫出來的畫會那麼受歡迎?

他從來不覺得那些展覽的畫有多值錢、有多珍貴、有多麼的需要受到重視…他從來沒有將他的心放在上面過…

為什麼他不能自由自在的畫畫?為什麼他只能被父母親給的框框限制住?

 

所以他開始出來畫畫,不用大野智的名字、不畫那些容易炒作的題材。他想知道什麼樣的大野智會被人家看見。

結果可想而知…最終大家重視的還是那個用著漂亮、誇張的手法包裝起來的他。

 

受到挫折卻意外的不想放棄,漸漸他喜歡上這樣做畫的感覺。

他喜歡這樣自由自在的畫畫…照自己喜歡的步驟、用自己喜歡的顏色畫自己喜歡的東西。

他喜歡畫畫,也從不拘泥形式,不需要什麼高超的技巧,他只用自己最原本的樣子來面對他的畫。

 

第一次見到櫻井翔是在畫展的會場,相較於其他人成雙成對的樣子,只有一個人的櫻井翔特別的顯眼…好吧!外表也是讓他多看兩眼的一個原因。

還有一個讓大野智好奇的地方,全程目睹了櫻井翔一開始的興奮到中間的興趣缺缺、一直到最後像是競走一樣的快速通過。

奇怪…畫作的選擇和動線的安排有這麼糟糕嗎?雖然不是自願的、但抱著做就要做好的心態,他可是很認真在策畫這次的展覽。

最後看著櫻井翔一個人坐在休息區發呆,他想著…或許這個人不一樣吧…的時候,被那個微笑狠狠地擊中心臟。

 

再一次見到櫻井翔是在街頭畫畫的時候,專心畫畫時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進耳朵,接著一個人在自己的身旁急煞車的樣子讓他嚇了一跳。

一眼就認出是在會場見過的那個男子,對方朝自己笑得很開心、雙頰紅通通的樣子很可愛。對大野智來說能再見到面當然很開心,只是當對方說出〝再次見到你〞時像是被潑了桶冷水一樣錯愕。

他以為那天他們在會場沒有照到面,他以為從頭到尾都是自己在看他而已,原來…他還是知道自己是誰的。

他還以為…他終於遇到一個能看見真正的大野智的人。

 

不想理會心理的失落,他想反正他看過街頭的大野智之後很快就會發現跟畫展的他根本不一樣,一定很快就會走掉的。

只是他就這麼默默的站著不走了,把椅子遞給他時也是一臉興奮地坐下來。托腮的樣子也好可愛……櫻井翔…他開始有點不懂眼前的人了。

 

 

第二天還是看見櫻井翔過來,然後第三天也是…幾乎每天都會見到面。

雖然很少、但在街頭畫畫還是有幾次被人認出來,態度跟櫻井翔完全不同、那種低姿態讓大野智覺得很難受,他不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他喜歡和人平等的、沒有壓力的相處。

 

櫻井翔就能讓自己很輕鬆,在他面前自己不需要是"大野老師"。

偶爾還是會想起對方是知道自己的,偶爾會想對方的態度到底是真心的還是有意的。想起來總會讓自己不由自主的感到失落。

可是捨不得不去理他…

 

 

櫻井翔沒有出現的那個晚上他完全沒有心思畫畫,只能在畫布上毫無頭緒的塗塗抹抹。回過神來時間已經太晚了,心不甘情不願的起來收拾、沒想到櫻井翔會突然出現。

知道他是因為加班才沒有過來時心裡鬆了好大一口氣,不是因為厭倦了街頭的大野智真是太好了。

鬆了一口氣的同時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果然自己很在意…

 

知道他們是鄰居之後大野智很開心,即使一點點也好、即使對方的態度還讓自己摸不著頭腦也好,他還是想要跟櫻井翔更靠近一點。

 

 

趴在陽台的欄桿上面往下看,櫻井翔的身影冒了出來。在平時來得及他會出門送櫻井翔、來不及的話也會在陽台目送他去上班。

現在大野智的一天,要從看到櫻井翔才算開始、要跟櫻井翔在門口互相道過晚安之後才算結束。

 

"咦?" 跟平常不一樣的是一輛黑色的轎車從後方緩緩靠近櫻井翔,最後在他旁邊停了下來。雖然聽不見但可以感覺到櫻井翔的情緒有些激動,最後放棄似的搭上轎車離開了。

歪著頭大野智沒辦法理解眼前的事情。

 

 

*          *          *          *

 

 

今天累爆了…櫻井翔拖著沉重的身體緩緩地往大野智的畫攤移動。

沒有想到自己在上班的途中會被攔截,心不甘情不願的上車之後果然對方是為了那件事情而來的。

事到如今還有什麼話好說呢?

明明自己都已經嚴正的拒絕了…為什麼他們還是不死心呢?明明自己已經跟那個家族一點關係都沒有了…為什麼他還可以這麼固執地希望他回去?

明明一開始把媽媽跟他趕走的就是他們不是嗎?

 

自私…全部都是自私的一群人。

 

不自覺的加快腳步、現在的櫻井翔急需看看大野智和他的畫來舒緩一下心情……但卻事與願違,眼前的空地上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發了一下呆的櫻井翔才想起早上出門前大野智告訴自己要出門。

再次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回家,他想著回去就可以見到大野智了…帶著晚餐和啤酒過去找他吧!?

回到家將自己稍微梳理一下然後帶著東西去按隔壁的門鈴,但大野智似乎不在家,不管櫻井翔怎麼按門鈴就是沒有人出來應門。

 

失落的櫻井翔回到家裡一個人默默地將兩份晚餐吃掉。他從來不知道見不到大野智對他來說影響竟然這麼嚴重。

想了想拿起手機想要打電話問大野智人在哪裡,但又覺得哪裡不對。普通的朋友會因為一個晚上見不到面就急著找人嗎?

最後還是忍住打電話的衝動,默默的將手機螢幕鎖起來然後用力的把自己摔到床上,他想著明天…明天就可以見到面了。

 

 

隔天出門前櫻井翔還特地在門口等了一會兒,卻完全不見大野智出來送他。想要按門鈴又怕吵到他睡覺。直到上班要遲到了才往電梯口移動。

下了樓意外沒有看到黑色的轎車,這讓他心情稍微好了一點點。

 

但這樣的心情維持到他進公司為止。他正奇怪為什麼他一進大樓從門口的接待小姐,到路上擦肩而過的其他部門人員都對他行注目禮,一進辦公室就被後輩拖往茶水間。

 

“ 櫻井さん……你…你跟那個櫻井集團是什麼關係啊?” 後輩支支吾吾的樣子讓櫻井翔狠狠地皺起眉頭。

 

“ 什麼意思?你為什麼這麼問?” 心理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 那個…今天早上有一個櫻井集團的高層過來…說要找他們家少爺…全辦公室的人都嚇到不知道怎麼辦…現在…現在那個人正在經理的辦公室裡…” 

 

櫻井翔還來不及回話,經理的秘書就來到茶水間的門口,戰戰兢兢的請櫻井翔去經理辦公室一趟。黑著臉跟在秘書的身後走、這下子恐怕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面櫻井翔沉著臉一句話都不說,弄得眼前的經理滿身大汗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倒是那所謂的櫻井集團高層好整以暇的說著場面話。一下子謝謝公司對自家少爺的栽培和磨練,一下又拿出大公司的氣勢希望他們能夠識相的放人。

 

連繼續坐在那裡都覺得厭惡,櫻井翔啪的用力站起來弄得經理一個沒坐穩跌到椅子下面。走上前將對方扶起來、對著兩個人鞠了個躬便轉身走出去了。

櫻井翔知道這個工作自己絕對是做不下去了。畢竟這種要大不大、要小不小的公司,面對櫻井集團這種大財閥的施壓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的。很容易就會消失的連一點渣渣都看不見。

正面的勸說不成就來這招嗎?

 

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平時那些太過大聲的冷嘲熱諷這會一句都沒有聽到了。平常那些只會逞口舌之快的傢伙這下子一個個躲的看不見人了。

比起這種狀況、櫻井翔還希望他們繼續嘴上不饒人的對待自己,起碼這樣才讓櫻井翔感覺他們是平等的。櫻井翔希望自己是用實力讓對方閉上嘴巴而不是像這樣畏懼他的身分。

櫻井家的少爺又怎樣?只不過是個活得沒有尊嚴、沒有自我的人偶罷了。

 

 

一直到中午、相葉雅紀還是一如往常地對自己大喊著〝翔ちゃん吃飯了!〞才讓他的精神稍微放鬆一點。

一直都知道他的身分、對自己的態度卻從來沒有變過…這是櫻井翔對相葉雅紀最感激的地方了。

 

“ 果然是因為那個新聞的關係吧!?櫻井集團的下任總裁是沒有血緣關係的私生子的醜聞…” 塞了一嘴炸雞相葉雅紀這麼問。

 

“ 你給我吞下去再說話!!” 櫻井翔厭惡的往旁邊閃了閃,省得等下噴自己一臉。

 

“ 翔ちゃん要怎麼辦?要回去嗎?” 

 

“ 事到如今怎麼可能再回去!?那種地方打死我都不要再踏進去一步…我現在過得很開心…” 

 

“ 嘛!也是……我以前剛見到翔ちゃん的時候你整個人就像刺蝟一樣…好不容易現在變成一個正常人了…” 想起以前的櫻井翔、相葉雅紀有感而發。

 

“ 總之…我把手上的工作完成之後會辭職的…只是…下一個工作不知道該怎麼辦…好煩…” 櫻井翔無奈的戳著便當裡的菜。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不知道他是誰的公司待著了,這下子又要全部重來…

而且…接下來的工作預計會更難找了。

 

“ 其實翔ちゃん一輩子不工作也餓不死的…你乾脆去環遊世界、吃喝玩樂好了…”

 

“ 笨蛋!這樣跟廢人沒兩樣了…我才不做這種事!” 白了一眼淨會出些餿主意的相葉雅紀,他突然好想好想大野智…如果…如果大野智知道了他的身分之後,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反應?

 

 

to be continued



*          *          *          *



あと書き


周日中午發...也到今天而已...

一來下周要出去玩,二來我的存稿用完了!!

大危機啊!

這禮拜所有的心力都用在要投稿的那篇文裡面

整整一個禮拜,我連把這篇的word點開來的動作都沒有


最近我寫東西怎麼老有種跳躍感 = = 

前後接不上的感覺...

好像就是從寫這篇開始的...


ゆみ


评论(15)
热度(47)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