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


* 這個是我投稿在 〝沒穿褲的大叔組〞的文章

* 關鍵字是:視線 還有參雜著另一個關鍵字:第一次

* 貼在自己的主頁做個紀錄

* BGM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來的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




睜開眼睛、眼前的是櫻井翔安靜的睡顏。轉頭看了一眼時鐘,無奈的想著自己難道被ニノ叫著叫著就真的變成オジサン了嗎?明明前一天還很晚睡的、怎麼無論如何都會在五點多的時候自然的醒來?

 

順手替櫻井翔將落到一旁的棉被拉好,今天倒是睡的很安份呢!?睡衣只解開了幾顆釦子、褲子也好好的穿在身上。

無聲的笑了出來…如果醒來看見戀人衣衫不整的睡在自己身邊,大野智沒把握自己能夠忍住不撲上去把人吃掉。

 

已經完全沒有睡意的大野智靜靜的欣賞起櫻井翔的睡顏了。

伸手戳了戳軟軟的臉頰、摸了摸嘟嘟的嘴唇。手指劃過長長的睫毛引來對方抗議般的嘟囔聲。

還有什麼事情能夠比戀人在自己身邊睡的這麼沈、這麼安心還要令人感到幸福的呢?

 

小心翼翼靠近櫻井翔、慢慢的把人往自己的懷裡帶。

腦中突然浮現一段熟悉的旋律。

從那個時後開始已經多少年過去了呢?這麼長的時間裡很多事情都會產生變化而變得不一樣。但大野智知道有些事情不管再經過多長的時間也不會改變。

他有自信不管多久…他的視線永遠只會追尋著櫻井翔,他的眼裡永遠只裝得下櫻井翔。

 

 

*          *          *         *

 

 

無意間在廣播節目聽到一首好聽的英文歌,大野智興奮的到處向人詢問。

得知是幾年前一部電影的主題曲之後他還特地跑了好幾個唱片行尋找原聲帶。

 

比較讓他困擾的是聽不懂歌詞…

拔掉耳機大野智往二宮和也的方向湊了過去 "ニノ…你知道這首歌嗎?"

 

打著電動的二宮和也以0.1秒的時間分心瞥了一眼CD封面"不知道!這麼久以前的歌不要來問我!"

不屑的縮回原位,大野智在心裡偷偷吐嘈…最好是不知道,不都說出來是很久以前的歌了嗎?

 

目標轉向旁邊看雜誌的松本潤 "松潤知道這首歌嗎?"

松本潤看了一眼封面立刻情緒高漲起來 "大野さん也知道這部電影嗎?ねね你知道嗎?電影剛出的時候我還沒有去看過,後來在電視上面看到重播之後……"

大野智看著突然相葉上身的松本潤情緒MAX的跟自己說著電影的劇情和自己的感想,完全插不上一句話。

我只是想知道歌詞而已…大野智內心淌淚吶喊…

 

好不容易松本潤被叫出去拍個人鏡頭,大野智才鬆了口氣回沙發坐好。

眼睛瞄向另一邊塞著餅乾看漫畫的相葉雅紀……嗯!看來自己的希望只能放在那位菁英主播身上了。

 

 

"喔!智くん還沒回去啊?" 推開休息室大門,櫻井翔驚訝的看見早早就把自己部分拍完的大野智竟然還在。

 

"翔くん你終於拍完了!!我等你好久喔!" 看見自己救星終於出現了、大野智感動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智くん在等我嗎?有什麼事情?"停下收拾包包的動作、看見大野智朝自己招了招手便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

 

"翔くん知道這首歌嗎?"拿起CD放到櫻井翔面前,大野智伸手指了指曲目列表上面的第一首歌。

 

"我知道啊!這首歌很好聽很棒喔!原來智くん也喜歡啊!?" 拿起CD封面研究著,櫻井翔點了點頭。

 

"太好了!!"雙手高舉擺出萬歲的姿勢,他就知道他們嵐的菁英主播不會讓自己失望。"那翔くん可以把歌詞翻譯給我聽嗎?"

 

"誒!…"研究著封面的手僵在半空中、櫻井翔轉頭過去盯著他家リーダー的臉 "翻譯…"

 

"對!翻譯!現在!馬上!"肯定的點了點頭。

 

"智くん…不然…我回去之後把他輸入電腦、明天印出來給你好嗎?" 感覺的出來大野智很認真,櫻井翔只能弱弱的反問著。

 

"我不要!"大野智一口回絕!他已經等了一整天、好不容易可以知道內容了他不想再多等一個晚上了。

 

"……"看著眼前的大野智難得的強勢、難得的堅持,櫻井翔嘴巴一張一合的再說不出拒絕的話。

 

"好…好吧…"最後還是投降了,像是要掩飾什麼的清一下喉嚨,櫻井翔拿起歌詞本就要開口時…

 

"等一下翔くん!我要錄音!"只聽過一次萬一忘記了怎麼辦!?當然是要錄下來重複聽啊!

說完之後大野智從口袋拿出手機、熟練的選取錄音功能之後湊到櫻井翔嘴邊,一氣呵成的完全沒給櫻井翔拒絕的機會。

 

"……"今天自家的リーダー到底是怎麼了!?叫他翻譯這首歌簡直要逼死他了。

自暴自棄的想著只是歌詞而已應該不會被察覺什麼。櫻井翔將歌詞本放在腿上、修長的手指指著第一行字緩緩的開口。

 

"ただ君の寝息を聞くためだけに起きていられる

深い眠りに落ちているときの君の笑顔をみている

この甘い降伏の中で生きていられる

この瞬間が永遠につづいてほしい

君と過ごした全てが僕の宝物…"

 

一邊在腦中選擇詞彙一邊慢慢的開口,櫻井翔的聲音低低的、很輕很柔,就好像在耳邊輕輕的呢喃著。

漂亮的手指跟著一行一行的輕輕劃過每一個字,好像是直接撫在身上似的引起身體一陣陣的酥麻的感覺。

 

大野智拿著手機忍不住往櫻井翔的方向再靠近、再更靠近…

 

"……僕はただこの時を永遠に君と過ごしたい

ずっと永遠に…"

 

在大野智終於因為太靠近而碰到櫻井翔的手臂時,對方嚇了好大一跳往旁邊彈開。

同樣被對方的大反應嚇到的大野智抬頭看向櫻井翔。視線相交的瞬間大野智發現他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櫻井翔…

 

因為嚇到的關係、原來就很大的眼睛此時看起來更大更無辜。兩頰像是熟透了的蘋果一樣紅噗噗的讓人忍不住想湊上去咬一口。紅暈從臉頰往旁邊擴散,兩隻耳朵泛著淡淡的粉色而看起來有點透明、讓人忍不住想伸手觸摸。

 

這麼想著的大野智也真的伸出手碰了碰櫻井翔的左耳,櫻井翔縮了縮頭但沒有避開大野智的觸摸。紅通通的臉頰變得更紅更可口了…

誰都沒有將視線移開、兩個人就這麼互相看著對方…

 

最後是櫻井翔先反應過來,重新坐好將剛剛一激動丟到地上的歌詞本撿起來。

秉著做事不能半途而廢的精神繼續把歌詞翻譯完。

 

後面大野智完全沒有心思注意歌詞內容,只是一心一意的盯著櫻井翔還泛著粉紅的端正側臉。

 

等大野智回過神時休息室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默默的將錄音停止,從包包拿出耳機插上、重播。

 

櫻井翔低低的聲音又傳過來了,這次更近、更清晰。

仔細的聽著翻譯出來的內容,就好像是櫻井翔湊在他的耳邊、對他說著甜甜的情話一樣…

手指輕輕的磨擦、剛剛櫻井翔耳朵上的溫度似乎還殘留著。大野智覺得自己的臉像是要燒起來一般的發燙、心臟的跳動快得讓胸腔隱隱作痛。

 

 

隔天櫻井翔將歌詞輸入電腦之後列印出來、好好的裁成方便攜帶的大小交給大野智。

看著櫻井翔似乎又開始變紅的臉蛋、大野智輕聲道謝,然後仔細的將紙張收到隨身攜帶的素描本裡。

 

那天之後大野智只要有空檔就會將耳機戴起來聽,偶爾會拿起素描本翻翻看看。還被二宮和也狠狠吐嘈一首歌是要聽多久?膩不膩啊!?

 

不過更多時候大野智會盯著櫻井翔看,耳邊傳來櫻井翔的聲音、眼前是試圖裝得若無其事看報紙、但是耳朵已經開始發紅的櫻井翔,大野智不知怎麼的覺得好滿足,被二宮和也吐嘈巴頭都沒有關係。

 

 

*          *          *          *

 

 

低頭親了親櫻井翔的髮旋,聞著淡淡的洗髮精香味混著櫻井翔專屬的味道,大野智安心的眼皮又開始沈重了起來…

 

嗯?你問他後來怎麼了?看了還不明白嗎?

 

每天都不厭其煩的用視線追著櫻井翔跑、不想錯過櫻井翔的任何一個表情動作,他想要看到更多不一樣的櫻井翔,就像那天第一次看到的表情那樣。

哈哈大笑的他、搞笑扮醜的他、正經八百的他…眼神對上之後、僵硬的移開視線然後開始臉紅的他…

 

有一天當大野智發現光是"看"已經不能滿足自己的時候,就強勢的把人拐帶回家…就像那天逼著他要替自己翻譯歌詞一樣。

 

大野智開心的發現、交往之後又多了幾個不一樣的櫻井翔…那是只有他一個人專屬的表情。

緊了緊手臂、然後滿意的感覺到櫻井翔迷迷糊糊中自然而然回抱、把頭往自己的懷裡鑽,幸福的閉上眼睛。

 

 

 

櫻井翔睡醒的時候身旁已經沒了大野智的身影。眨了眨眼睛慢慢的摸下床,一打開房間迎面而來的是咖啡的香味和熟悉的歌曲…

 

好懷念…揚起嘴角櫻井翔走進浴室準備梳洗…歌曲播完之後卻沒有接著播放下一首歌,而是出現了類似雜訊般的聲音,咬著牙刷歪頭想著難道是年代久遠CD已經壞掉了嗎?

下一秒自己的聲音接著出現、輕輕柔柔的唸著像是情書一樣讓人害羞的話。

櫻井翔一嘴牙膏泡沫噴在浴室的梳妝鏡上還反彈到自己臉上。

 

 

"大野智!!!你播的那個是什麼東西!?快關掉、關掉啦!!"



END



*          *          *         *



あと書き


這篇是聽歌的時候開的腦洞....

開了一個新的word、把標題填上去之後就被我放著了 = = 

因為那個時候正在為了〝回家〞怎麼寫傷腦筋

後來看到新的關鍵字 視線 

覺得很適合山組、很甜....有想要寫可是一直想不出怎麼寫

後來想起來被我放置到一邊的腦洞,

覺得應該可以跟這個關鍵字連上就動手寫了!!


http://ameblo.jp/izcha/entry-10697909394.html

在搜尋翻譯的時候無意間發現這首歌的和訳,

覺得用日文應該會更有感覺就把它加進來了,

引用文章要註明出處,所以貼上連結

我覺得他翻的還不錯說....


以上 謝謝觀看 

話說我覺得我最近寫文都有虎頭蛇尾的感覺 = = 

都想快點把他寫完說....


ゆみ



评论(4)
热度(32)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