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回家


* 這個是我本來要投稿的文章....本來....硬是沒辦法在截稿日之前把它生出來啊
TAT

* 總之還是寫一下關鍵字:機場

* 各種不同型態的OS,因為是第一次寫不是大野智與櫻井翔以外的人,所以絕對是OOC的嚴重,請注意避雷、小心慎入

* 總覺得我大野智和櫻井翔那段寫起來的感覺不太一樣...有嗎?

以上





將隨身的行李仔仔細細的塞進前方的椅座下面,成瀨領終於鬆了一口氣往後靠上椅背。看了看時間、想著再過12個小時就可以看到自己心愛的戀人了,忍不住揚起一個微笑。

 

想了一想還是將收在口袋裡的手機拿出來,按了按鈕靜靜的等待手機開機完成。即便是僅僅提前半個小時也好、還是忍不住想要趕快告訴他。

 

「悟,我順利的補位到提前一班的飛機,再過12個小時就可以見到你了,等我回來。  領 」

 

正當成瀨領低頭準備輸入訊息時,一個好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非常抱歉先生,由於再過半個鐘頭飛機就要起飛了,為了飛航的安全、請您務必將手機關機。”

 

“ 啊!非常抱歉…” 發現自己給對方添麻煩的成瀨領輕輕的道著歉。抬起頭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雙連鏡片都遮不住的大眼睛。

發現對方在他抬起頭的瞬間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但隨即換上一個親切的微笑。不知怎麼的這雙眼睛又讓他想起遠在幾千公里外的戀人,同樣都是這麼的清澈美麗。

 

大概是那雙眼睛讓自己感到親切吧? “  不好意思,因為無論如何都想要提早告訴戀人自己回國的時間…能不能再寬容我一點點時間呢?”等成瀨領回神的時候,話早已從自己的口中說出來了。

 

只見對方微微一愣,一時之間沒有開口回答他。意識到自己竟然提出這麼無理的要求,成瀨領有點慌張的準備再次道歉。

 

“ 好的!我了解了。那麼在起飛時間剩下十分鐘時我再來提醒先生將手機關機,這樣可以嗎?” 沒有讓成瀨領開口,眼前的空服員面帶笑容的答應了。

 

“ 啊!那麼就麻煩你了…不好意思。謝謝你……影山先生。” 撇了一眼制服上面的名牌、成瀨領衷心的道著謝。

影山朝他鞠了個躬、轉身離開。

 

盯著影山離去的背影、成瀨領心情又更好了,不只是因為可以早點見到戀人,還為了那位空服員的親切和諒解。

 

等到成瀨領將訊息輸入完畢、好好的傳送出去並關機之後,影山正好朝他這裡走了過來,手上還拿著一條他剛剛來不及跟其他空服員要的毛毯。 “我想先生一定沒有時間要求毛毯、就擅自替先生留了。”

 

成瀨領接過毛毯替自己蓋上,然後朝影山露出一個感激的笑容。

 

”那麼祝您旅途愉快。"

 

 

*          *          *          *

 

 

起飛前坐在空服員的專屬座位上,影山一邊替自己系上安全帶一邊思考…自己怎麼會沒事答應那位先生這種要求呢?依照自己以往的做法絕對是好聲好氣、但是不容拒絕的要求對方立刻將手機關上。畢竟這是事關一整架飛機上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呢。

 

話說回來…還真像…跟那個莫名其妙的死神君真的很像。那眼睛、鼻子、嘴巴…

想到這裡影山不禁頓了一下,雖然五官相似但散發出來的氣質卻是天差地遠。剛剛那位先生一看就是聰明的菁英模樣,而那位……嘆了一口超明顯的氣…該說是治癒還是呆呢…

 

這麼說來、自己第一次遇見那位死神君似乎也是在這架飛機上面…

 

 

"咦!?" 好不容易將所有的附餐全部發送完畢,想要稍微整理一下接著推免稅商品出去的影山,一踏進放餐車的機艙就撞見一個不速之客。

對方一身黑色的西裝、頭上戴著一頂同樣是黑色的圓禮帽,雖然穿的很正式但在這樣的環境出現只能用滑稽來形容,更別說那個人現在正好奇的研究著飛機的附餐。

在對方張口準備將東西吃下去的同時影山一個箭步衝上前抓住對方的手。顯然對方被自己嚇了一跳、手上的東西就這麼掉在地上。

 

顧不得弄髒的地板、影山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有禮貌且心平氣和 "先生,如果您還需要用餐的話請務必通知我們空服人員替您服務,您這樣擅自跑進來會造成我們的困擾的。"

 

說完放開對方的手、朝機艙外比了一個"請"的姿勢,"請您先回座位,待會我會親自將餐點送上……先生?"

自己說了這麼一大串、對方像是沒聽見似的看著他發呆。

 

在影山準備再次開口時對方很明顯的慌張起來了。 "誒!!您…您看的到我嗎?您…怎麼…誒!!??"

 

"……先生您冷靜一點!您在說什麼…"影山話還沒說完就被對方握住手腕,愣了一下只能閉上嘴巴。

兩個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的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影山さん!你準備好了嗎?" 直到同事的聲音傳了過來才讓兩個人回過神來。

 

"哎呀!這裡怎麼弄髒了?影山さん…影山さん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發呆?" 同事進來之後朝自己揮了揮手,一臉不解的看著自己。

一個人!?影山瞥了一眼抓住自己的手還在呆滯狀態的人…這不是還有個奇裝異服的怪人嗎?

 

"神樂さん…你看看這裡有什麼東西…"指了指眼前的怪人…

 

"什麼都沒有啊!影山さん你還好嗎?身體不舒服的話先去休息好了,這邊我來就好。"一臉不解的同事把影山推去空服員的休息室 "不要太逞強喔!" 說完還一臉擔心的把門關上。

 

看著眼前被關上的大門,影山腦筋一片空白。不行!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冷靜頭腦現在完全發揮不了作用!

只有自己看的到!?眼前這個奇裝異服的男人難道…難道不是人…

 

到是對方先回過神來,然後朝影山露出一個開心的、軟綿綿的笑容。

 

"呀~真的是失禮了!沒想到會有死亡預定者以外的人類能夠看到我,實在讓我太驚訝了。"

對方一邊說著一邊放開影山的手、然後在自己身上東翻西找的,最後在西裝褲的內層口袋裡翻出一張名片。

 

"不好意思這麼晚才介紹自己。您好!我是死神!"有禮貌的雙手送上名片、自稱死神的男人依舊笑得軟綿綿的。

 

影山目瞪口呆的接過手上的名片看了兩眼、再抬頭看看眼前的人、再看看名片…

二話不說轉身躺上休息室的床!眼睛閉上、在內心告訴自己一定是太累了才會出現幻覺!一定是的…只要休息一下就會好了…

 

只是即使自己閉上眼睛仍然可以感覺到有另一個人的氣息靠近、然後輕輕的呼在自己的臉上。

睜開眼睛後是一張放大的麵包臉…

"抱歉…我以前從來沒有看過像您這麼漂亮的人類呢!"

自稱死神的男人說完之後俯身在自己的臉上輕輕的落下一個吻。

"!!!!" 捂住被親吻了的臉頰、影山嚇得從床上坐了起來,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

 

 

想起第一次見面時亂七八糟的狀況、影山忍不住笑了出來。

 

後來的事情更不用說了、對方為了證明自己是死神而在機艙內飛來飛去,影山只能呆愣著看著整飛機的客人卻完全沒有一個人查覺。

最後他甚至在飛機的窗口外看見一隻據說是死神上司的烏鴉…先別說這裡是三萬五千英尺的高空、烏鴉倒底能不能活著,光是能跟飛機等速飛行這件事就足夠讓他腦筋糊成一團。

 

總算是勉強相信對方的身份、否則眼前的一切都無法合理的解釋。

看著對方開心的樣子影山覺得死神似乎也沒有想象中的可怕!至少不是個穿著黑色斗篷、手裡拿著鐮刀的可怕骷髏。

 

第一次把死神君帶回家是某天剛下飛機準備回家的時候,對方又是一臉開心的出現在自己面前。

對於死神君時不時就會出現在自己眼前,影山忍不住開口問他難道都沒有其他的朋友可以找嗎?怎麼一直纏著自己這個人類時,死神君露出了一個失落的表情讓他不自覺心疼起來。

急忙開口問他要不要到自己家裡坐坐,看他臉上又露出開心的笑容才鬆了口氣。

 

就這樣漸漸地習慣了這個突然闖進他生活的死神君。

 

 

〝叮〞的一聲解開安全帶的燈號亮起,在自己發呆回想的過程當中飛機已經順利起飛了。

耳朵邊傳來了例行的機長廣播。

 

“ 非常感謝各位的搭乘,本班機是日本航空JL3104預計由巴黎飛往日本成田機場。我是機長櫻井翔……”

 

熟練地為自己解開安全帶,跟著同事們起身準備開始分送機內附餐。

“ 啊!!” 果然一踏進放置餐車的機艙、影山又看見那個熟悉的不速之客,此時他正伸手拿起餐點附贈的果凍好奇的搖晃著。

已經太習慣了的影山立刻轉身擋住那個在別人眼裡絕對是浮在半空中的果凍,然後不動聲色地搶過來塞回餐盤裡。

讓同事先把餐車推出去、自己一會兒就跟上……滿臉笑容的目送一臉不解的同事出去。確定對方已經看不見機艙內的狀況之後立刻沉下臉準備再教育那位老是亂動機內附餐的死神君。

沒想到才一轉身就撞到一個熟悉的懷抱裡… 

 

“ 影山さん回家之後我想要吃你上次做的那個蒸漢堡排…”

“………好。”

 

 

*          *          *          *

 

 

伸手解開安全帶,成瀨領調整了椅背讓自己能夠更舒服地坐著。看著窗外一整片的雲海讓他想起自家戀人像雲一樣白皙的皮膚。

從公事包裡拿出這次案件的卷宗,心裡想著以後這種跨國的案子還是少接好了。除了老是長途跋涉的飛來飛去之外,要跟戀人分開這麼長的時間還是讓他很捨不得的。

 

他想起十天前自己收拾行李準備隔天搭飛機的那個晚上……

 

 

“ 悟…即使是這樣我還是要出國去啊…” 看著神山悟嘟著嘴將他剛剛收進行李箱的襯衫一件一件拿出來。

 

“ 那我要跟領さん一起去…我不要這麼多天沒有看到你…”拿完成賴領的衣服之後,神山悟接著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塞進行李箱裡,成瀨領只能無奈地嘆著氣。

 

“ 你還有現場直播的節目不是嗎?再說了沒有飛機票你要怎麼跟我一起去!?”

 

“ 領さん可以把我裝進行李箱…” 

 

無奈地把人抓進懷裡揉了揉 “ 悟…我答應你會盡量趕回來的,會幫你帶很多好吃的東西回來,晚上也會跟你視訊…你乖乖在家等我回來好嗎?”

 

 

自己好說歹說勸了好久才讓神山悟點頭答應會乖乖的等他,不然成瀨領不敢保證這鬼靈精會不會真的丟下工作、弄張機票就跟著自己飛到巴黎來。

 

翻開隨身的行事曆,他記得下下個月銀河電視台開台慶祝有一個特別節目,到時候THE QUIZ SHOW會暫停撥出一次。翻了翻剛剛取出來的卷宗,成瀨領在心裡盤算著如果回去順利的話、應該可以來得及在節目暫停的那個禮拜再到巴黎出差一次。

到時候再帶悟一起來吧……這麼想著的成瀨領在行事曆上慎重地打上一個記號。

 

滿意的抬起頭視線對上的是微笑朝自己遞上餐點的影山。

“ 這麼說雖然有點失禮,先生真的是非常重視在家裡等您回來的那位戀人呢!”

 

藏不住嘴角的寵溺微笑,接過餐點的成瀨領點了點頭。

“ 是個讓人傷腦筋、一點辦法都沒有的戀人呢!影山先生…似乎也有一位這樣的戀人?”

 

相視而笑的兩個人,在彼此的臉上都看見了熟悉的、只會為了自己心愛的戀人而流露出的表情。

 

 

*          *          *          *

 

 

“ ……那麼祝各位旅途愉快!” 放下手上的廣播器,櫻井翔稍微伸了一下懶腰暫時放輕鬆一下。

 

坐在副機長座位上的松本潤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說真的翔さん…以你的長相和嗓音去當個偶像歌手一定會爆紅的!為什麼要選擇來當機師啊?”

 

“ 你絕對有拐彎在稱讚自己…連續五年都是空姐票選第一名的機師跟我說這種話對嗎?”

 

聽完自己的話松本潤不在乎的笑了笑“ 那是因為翔さん都不懂得討好那些空服員…”

 

白了松本潤一眼… “ 你知道我對這些事情沒有興趣的。”

 

“ 是是…已經名草有主的翔さん,都不知道傷了多少女孩的心……大野さん好嗎?我好久沒有看到他了!”

 

聽到自家戀人的名字,櫻井翔柔和了眼角 “ 還不就是那樣…整天不是釣魚就是畫畫的!” 抱怨的話但說出來的語氣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好快…一轉眼十多年就這麼過去了…

 

如願進到自己夢想中的航空系,櫻井翔比任何一個人都要努力、拼命。漸漸地櫻井翔的名字也在學校裡面傳開來。又帥又聰明,將來又是每個少女都憧憬的機師,有不少女生爭先恐後地向他告白,只是都被沒有興趣的櫻井翔一一拒絕了。

 

在學校內和櫻井翔同樣有名的是美術系的大野智。和櫻井翔這種努力型的不一樣,大野智似乎是個難得一見的美術天才。聽說歸聽說,櫻井翔從來沒有見到過這位天才。

 

學校後方的山坡很靠近隔壁的機場跑道,有空閒的時候櫻井翔總喜歡跑到這裡來,看著飛機起飛和降落,然後告訴自己將來有一天一定也能夠駕著飛機在天上翱翔。

和大野智的相遇也是在這裡…

 

一開始是櫻井翔躺在草地上盯著飛機看,放鬆過頭之後打起瞌睡來,然後被大野智不小心掉落下來的畫筆砸到頭。櫻井翔才知道原來這裡是大野智寫生的其中一個場所。

交往了很多年之後大野智才在一次喝醉酒時不小心說溜嘴,其實當年他是故意把筆往櫻井翔頭上砸的。

 

漸漸熟悉的兩個人常常一起在這個山坡上碰面,一個人畫飛機、另一個人看飛機。

“ 翔くん明明有懼高症…為什麼還一定要當機師呢?”

“ 智くん……” 嘟著嘴櫻井翔一臉不高興的抗議著。引來對方ふふふ的軟軟笑聲。

 

就是因為怕高,才會憧憬著那片天空啊!

越是害怕就越想要靠近。

小時候看著鄰居的小朋友爬到樹上,激動地喊著風景好漂亮的時候,自己卻因為太過害怕而始終見不到那樣的美景。

所以他一直都記得第一次搭上飛機時望向窗外的那種感動…

 

“ 不知道那片雲的上面是什麼樣的風景呢…一定很美吧?好想要畫起來呢…”

“ 那我跟智くん約定好…有一天一定會載著智くん飛上天去,讓你也能夠看的見那樣漂亮的景色。”

回答他的是大野智湊過來吻上他的唇。

 

 

*          *          *          *

 

 

顧不得長途飛行的疲勞,歸心似箭的成瀨領拖著行李匆匆出關。

現在的他只想快點回家,在家裡還有等著他的戀人呢!

 

跟同機組的同事們道過再見,影山盤算著現在回去的話,應該可以趕得及在超市關門之前買到自己需要的材料。

 

拉著行李走出專用通道,站在櫻井翔面前的是衝著自己笑得一臉開心的大野智。

 

“ 智くん怎麼會過來!?” 又驚又喜的櫻井翔開始小跑步,朝張開雙臂對著自己的大野智衝過去。

 

“ 來接我的翔くん回家啊……” 收緊手臂,大野智穩穩地接住往自己懷裡撞的櫻井翔。

 

“ 我下一個展覽的場地已經決定了…到時候就要麻煩櫻井機長將我跟我的畫安全的送達目的地喔!”

“ 噗!請放心吧!大野老師…您只管在飛機上放輕鬆地欣賞窗外的景色就好,我一定會安全的把您送過去,再安全的把您接回家的。”




END



*          *          *          *





あと書き



這個幾乎是我一看到命題就立刻開出來的腦洞

但很找死的想要一次寫三對不同的CP,弄得最後無法在截稿日之前把它完成啊 TAT

真的是第一次寫智翔以外名字的CP,完全沒有辦法把角色的個性好好的表達出來....

老實說裡面我完整看完的只有解謎跟死神君....

其他兩個一個是太悲慘不忍心看,一個是太赤裸裸了不敢看,所以都是跳著看完的。

所以兩個人的戲分少的可憐...想不出來還硬要寫= = 

謝謝你看完這個開過頭有點收不回來的腦洞....


題目雖然叫回家...但我一直覺得叫做約定好像也可以....



ゆみ

评论(13)
热度(50)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