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 - 感冒

* 這個是我投稿在 〝沒穿褲的大叔組〞的文章

* 關鍵字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來的 〝感冒〞 雖然整篇重點不在感冒

* 貼在自己的主頁做個紀錄

* 我發現我很愛讓翔ちゃん搞失蹤或離家出走 = = 




滿身大汗的睜開眼睛、睡衣已經被自己自動脫掉,現在汗涔涔的背部緊貼著床單、冰冰涼涼的很不舒服。櫻井翔轉頭看看時鐘…凌晨四點…才睡下去不到三個小時啊!

 

順手將因為定了時而自動關閉的冷氣打開,記不得這是第幾個自動汗醒的夜晚了。默默下床準備沖個澡的櫻井翔決定暫時先不要為了地球著想、直接把冷氣開到天亮好了。

 

 

*    *    *    *

 

 

離節目的收錄還有一點時間,昨晚沖了澡就睡不太著的櫻井翔乾脆早點到電視台報到。

 

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眼前報紙上的字卻看著看著就漸漸暈開、慢慢的一張紙也變成三張,連努力想要對焦也辦不到…在櫻井翔忍不住靠在沙發上睡著時心想著果然還是睡眠不足啊…

 

當大野智走進休息室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他家的翔くん香香甜甜的睡顏…好吧!香甜什麼的是他內心擅自美化!現在的櫻井翔正因為姿勢不正確而皺緊眉頭睡得不甚安穩,而身上蓋著的竟然是報紙!

 

雖然是自己的寶貝戀人,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吐槽這哪來的流浪漢啊!?輕嘆口氣大野智脫下身上的薄外套先是輕輕的為對方披上,然後小心翼翼的將他的頭抬起來準備枕到自己的腿上…

 

"……" 碰到櫻井翔的瞬間大野智皺了下眉頭!透過手掌心傳來的溫度高得不正常。

 

喀的一聲休息室的門再度被打開,走進來的是打鬧中的年下三人。只是看見櫻井翔正枕在大野智腿上睡覺時很主動的收聲。

 

打算要開口吐嘈兩位哥哥沒事亂放閃光的二宮和也卻被大野智搶了先 " 松潤你身上有溫度計嗎?翔くん好像在發燒…"

 

一聽到關鍵字松本潤收起剛才嬉鬧的表情 “我身上沒有溫度計…我去醫務室問問看好了,稍等我一下。”說完便立刻轉身走出去。

 

二宮和也則走過來伸手探了探櫻井翔的額頭,然後拉過一旁的相葉雅紀 “ 笨蛋你去跟經紀人說一下翔さん的狀況之後叫他來找我,我去問問工作人員收錄的時間可不可以取消或是延後。” 迅速下達指令之後兩個人相繼離開休息室。

 

休息室又只剩下兩個人了,大拇指婆娑著櫻井翔最近明顯凹陷的臉頰、大野智好心疼。前陣子櫻井翔接了新的ドラマ而讓工作量一口氣暴增、沒有時間好好休息又不吃飯的,果然把自己的身體弄壞了…

 

大野智有些自責,知道對方一被勒令減肥就很容易減過頭,自己竟然沒有好好注意盯著他、沒有察覺他的身邊狀況。

 

胡思亂想中松本潤拿著溫度計推門進來了,等著電子溫度計設置的過程中兩個人都沉默著不發一語。 “ 翔さん最近瘦太多了……”最後是松本潤先打破沉默。

 

“ 嗯……拚過頭了這個笨蛋,等他病好了一定要盯著他吃東西。”吐出來的是稍嫌責怪的語氣,但卻溢滿了藏也藏不住的心疼。

 

體溫測量完畢時二宮和也正跟著經紀人走進來。看見溫度計上清楚的顯示著〝39.2°C〞時四個人不約而同的皺起眉頭。經紀人傷腦筋的抓了抓頭髮,都燒到這個溫度即使人醒來了一定也沒辦法工作,一個頭兩個大的拿起櫻井翔的行程表開始準備將接下來的工作都排開。

 

眼看今天的收錄是沒辦法進行了,最後由大野智抱著櫻井翔、在年下三人跟其他工作人員的幫忙之下將驚動到其他人而引來注目的可能性降到最低,然後搭著保母車離開了。

 

 

*    *    *    *

 

 

再一次滿身大汗的驚醒,眼睛張開的瞬間腦子裡浮起的是今天的收錄行程。擔心自己是不是睡過頭了,用力坐起來的時候因為姿勢快速的變化,讓櫻井翔忍不住彎下身劇烈的咳嗽,咳到喘不過氣來、喉嚨是火辣辣的疼痛。

 

聽到聲音的大野智迅速開門進來,坐在床沿輕輕地順著櫻井翔的背部。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抬起頭來時已經是滿臉通紅,雙眼泛著淚。

 

嘴巴抿成一條直線,大野智將準備在床頭的水杯遞上、看櫻井翔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掉,還不時對他投來疑惑的眼光。

 

喝完水想要開口卻發現剛剛咳過頭,一時之間發不出聲音。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看來昨天冷氣吹一整晚的是感冒了…只是不知道今天的行程到底怎麼了,想要開口詢問卻可以感覺得出來自家戀人心情爆炸差,無計可施的櫻井翔只能怯生生地看著對方。

 

看到眼前的人說不出話來只能可憐兮兮看著自己的樣子,大野智終究是心軟了。取來松本潤準備的感冒藥盯著對方吃下去。又拿來毛巾替櫻井翔擦澡、換上乾爽的睡衣之後將人再押回床上躺好。

 

“ 智くん…” 沒什麼底氣的開口,是自己讓對方擔心了。

 

“ 不要說話,感冒的人就好好休息…”聲音還是放軟了。

 

“ 那個…今天的收錄…”

 

“ 還收錄!身體都弄壞了還想著要工作!? ”聽到櫻井翔還想著工作大野智簡直要氣炸了。一方面氣對方不重視自己的身體健康,一方面氣自己竟然這麼粗心大意。

 

委屈的撇了撇嘴…

 

大野智氣呼呼地跟著爬上床,跨坐在櫻井翔身上、雙手撐在臉頰的兩側居高臨下的盯著眼前的人。伸手捏了捏凹陷了不只一點點的臉頰 “櫻井翔! ” 氣到直接連名帶姓的喊。

 

“ 你說你把我最喜歡的軟呼呼的臉頰弄到哪去了?你知道你的身體不是只屬於你自己的嗎?這個漂亮的大眼睛是我的、性感的嘴唇是我的、溜肩是我的、手臂上的肌肉、纖細的腰還有修長的腿全部都是我的!”

 

大野智一邊說、雙手也沒有閒著的一邊撫摸著,弄的櫻井翔都不知道是因為發燒還是因為害羞而全身發燙。

 

“ 你要虐待他有經過我的同意嗎?不許你隨便欺負我最重要的戀人知道嗎?”

 

“ 智くん… ”櫻井翔感動到鼻子開始發酸。

 

俯下身將眼前的人收進懷裡,” 你欺負他就是欺負我、你捨得這樣欺負我嗎?”

 

“ 哈哈~什麼啊智くん…什麼你啊他的……啊!你快起來!會傳染的笨蛋!” 原本手臂很自然地準備環上大野智的頸項時才想到自己在生病,慌忙地改為要將對方推開,沒想到大野智卻越抱越緊。推累了的櫻井翔只能放棄的將手臂放上原本想要放的地方,在心裡說服自己大野智身體一向比自己好應該是沒關係……吧。

 

“ 智くん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

 

“ 你快點好起來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賠罪了!不過要記得跟松潤他們道歉,因為擔心你三個人都留到剛剛才離開呢!”

 

“ 嗯……” 大野智一個翻身讓自己側躺在床上,再伸手把人再攬得更緊一點 “睡吧…”

 

 

*    *    *    *

 

 

櫻井翔發現自己似乎不僅僅是單純的感冒發燒時,已經又過了一個禮拜了。

 

第三天當自己又重新開始工作時,一進到休息室立刻被松本潤和二宮和也強制架住量體溫。然後被相葉雅紀強制塞零食…雖然才吃沒幾口對方就被一個漢堡手巴頭 “ 你給翔さん吃這種沒營養的東西對嗎?”

 

因為休息了兩天之久,所有的行程都延後的狀況下一天的工作量又更增加了,其他人無法阻止他不接工作只能更緊迫盯人,逼他要吃東西、吃藥跟休息。

 

雖然已經不再發高燒了、但是只要自已一累就會升高的體溫和一直沒停過的咳嗽還是讓櫻井翔很困擾。

 

 

又是一個半夜汗醒的夜晚,睜開眼睛的櫻井翔無奈的下床準備沖澡。已經不敢再將冷氣開到天亮、就只能讓自己不斷在半夜醒來。

 

站在花灑下方快速沖澡的櫻井翔在手指頭觸碰到左邊脖子上有一個凸起物時愣了一下。用手來回撫摸發現凸起物會隨自己的動作移動。

 

這下子全醒了的櫻井翔擦乾身體、然後迅速上網查詢資料。當他輸入關鍵字時跳出來的是"淋巴腫大""感冒""疲勞""感染"等結果。輕輕的舒了一口氣…看來是自己太累了才會這樣。關上網頁重新躺回床上,櫻井翔想著還好最近忙得都沒空跟大野智見面,還是偷偷瞞著他、別再讓他擔心自責好了…

 

 

腫大的淋巴結雖然沒有再變大,但也一直遲遲沒有消退。每次櫻井翔總忍不住一直伸手觸摸,擔心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大野智或其他團員發現。

 

他決定去看醫生的時候,淋巴結已經變成一長串腫起、甚至連腋下都可以摸得到突起。站在鏡子前面櫻井翔緊緊皺著眉頭,瞞不住的…這樣絕對瞞不住。今天還有ZERO的直播,他取來襯衫和西裝仔仔細細的穿上,打好領帶之後反覆檢查、確定可以完全遮住腫起來的脖子才安心的出門。

 

握緊方向盤,他告訴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剛剛已經預約了熟悉的醫生明天看診,在那之前他不能自己嚇自己…

 

 

在進入休息室前的一個轉角、他的經紀人正拿著記事本講手機,看到櫻井翔走過來點了點頭當做是打了招呼。櫻井翔想都沒想就拖著經紀人一路進入休息室、然後反手把門鎖上。

 

電話中沒辦法開口詢問也沒辦法抵抗的經紀人一臉莫名的被拖走,好不容易結束通話正要開口時就看見門被鎖上。愣了一下轉頭看看櫻井翔就發現對方開始拆領帶、解釦子。

 

大傻眼的經紀人開始手忙腳亂打算制止對方 "等等…等!櫻井さん…你冷靜…我不想被大野さん拆了…" 但在看到櫻井翔慘不忍睹的脖子之候閉上嘴巴。

 

櫻井翔面無表情、用他自認最冷靜的聲音說 "我要請假!"

 

低頭查看行事曆、經紀人腦中開始盤算怎麼把工作排開 "看醫生了嗎?"

 

"明天…我自己過去就好,你不用來接我。"

 

"我知道了!"恢復冷靜的點了點頭 "明天的收錄就先暫停,我等下會馬上處理,接下來我先幫你把一個星期份量的工作全部挪開,能取消就取消、不能的就再改期…明天看完醫生跟我聯絡…休息時間需要再延長的話我們再來想辦法。"

 

"其他人那裡…"沒有把話問完,經紀人看著面色凝重的櫻井翔朝他緩緩的搖頭,經紀人嘴角微微的抽蓄了一下 "好!我會處理你放心…可是上面我不得不講希望你能理解…"

 

聽完經紀人的安排、櫻井翔點點頭,眼前也只能先做這樣的處理。

 

櫻井翔重新把衣服穿好、經紀人走出休息室之前回過頭拍了拍他 "別擔心!一定不會有事的。"

 

 

*    *    *    *

 

 

坐在VIP專屬的候診室裡,櫻井翔看似冷靜但不停的將手機上鎖、解鎖的動作卻出賣了他的心情。這個時間大家一定已經都到休息室報到了,不知道經紀人是不是已經通知他們自己要休息一個星期的事情?

 

想起大野智、不禁用力握緊手機…他一定會責怪自己瞞著他。

 

滑開手機、點開訊息,那是大野智昨天晚上傳來的…

 

「 ZERO我看了喔,趁空檔在休息室看的、今天也很帥呢櫻井主播,不過臉色不太好有好好休息嗎?晚點工作結束過去找你吧。  智」

 

還記得自己看到訊息時慌慌張張的立刻回電,隨便扯了一個謊讓大野智打消見面的念頭,掛斷電話後心裡的愧疚壓得他好難受。

 

 

手機來電的鈴聲和喊自己名字的聲音同時響起,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櫻井翔起身的時後順手掛掉電話。

 

智くん…對不起…等檢查完之後我一定會好好的解釋道歉的…

 

躺在診療床上櫻井翔讓栗原醫師眉頭緊皺的在自己的脖子上摸來摸去。不安的看著問清楚時間和其他的症狀之後一直陷入沈思的醫師。

 

"櫻井くん…淋巴結腫大有很多原因,感冒、病毒或細菌感染都有可能會伴隨著淋巴發炎。不過也不能排除是惡性腫瘤的可能性。因為你還有出現一些疑似淋巴癌的………"

 

後半部份栗原醫師在說什麼櫻井翔幾乎停不進去,惡性腫瘤四個字狠狠打在他的腦袋上,震得他無法動彈。

 

……所以還是安排個檢查比較好…可以嗎?櫻井くん…櫻井くん?" 眼前的人是放空的狀態,栗原忍不住出口喊了喊。

 

這才回過神的櫻井翔連忙開口 "有可能是惡性腫瘤嗎?那個就是癌症對吧?我這個是癌症嗎?"

 

看著眼前失去冷靜的櫻井翔、栗原醫師揚起溫和的笑容 "不要緊張,剛剛你一定都沒有在聽我說話!我只是說有可能,你先別緊張好嗎?這不像你耶…"

 

深吸了一口氣逼自己冷靜下來,櫻井翔點了點頭看著眼前的醫師。"那我需要做什麼檢查?"

 

手指快速在鍵盤上敲打,栗原醫師邊思考邊回答 "嗯…我們需要先抽個血確認是不是發炎感染,保險起見最好是做個病理切片、順便做個細菌和血液培養…你吃過早餐了嗎?好,那再安排個電腦斷層…"

 

將一大疊的檢查單交給負責的護理師、栗原醫師握了握櫻井翔的手 "別擔心!在檢查報告出來之前都不需要預設立場、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好嗎?"

 

櫻井翔除了點頭答應之外別無他法。

 

踏出醫院大門,溫暖的陽光灑在他身上、今天也是個艷陽高照的好天氣,為什麼自己的心卻如同下著大雨般的陰冷潮溼呢?

 

 

*    *    *    *

 

 

癱坐在沙發前的地毯上,身旁的手機因為剛和經紀人通過話還燙熱著,但自己的手指卻冰冷的沒有一點溫度。

 

他知道不可以這麼消沈、知道不能自己嚇自己。他告訴自己現在應該先振作,他這樣的態度對事情不會有任何幫助。他告訴自己現在絕望還太早,不需要這麼快就判自己死刑。

 

知道歸知道、做不做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他無法阻止自己的腦袋不停的胡思亂想,想像事情最糟糕的狀況…現在的他根本無法將事情往正面的方向思考。

 

如果三天後報告出來了他真的得了癌症怎麼辦?他的父母家人能不能承受這樣的惡耗?嵐要怎麼辦?少了他其他人的工作量一定會增加,會不會害他們也累出病來?或是嵐會不會就直接解散了呢?

 

智…智くん…我要怎麼跟他開口…失去他的智くん會變成怎麼樣?他簡直不敢想象…

 

電話響起,是大野智的來電…想起早上掛了他的電話、在檢查的途中也完全沒有將手機接起來,他現在一定急得不得了了吧?!

 

要接嗎?

可是現在聽到大野智的聲音他一定會立刻情緒崩潰…

 

不接嗎?

可是他現在好無助,他好想抱抱他、依賴他…

 

就這麼盯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發著呆,直到進入語音信箱自動掛掉為止。然後再看著下一通電話繼續撥進來、掛掉,再撥、再掛,不停的循環著…

 

距離手機上顯示最近一通未接來電的時間已經過了半小時,櫻井翔也就盯著漆黑的螢幕半小時。心裡的失落感慢慢的擴大。雖然不敢將電話接起來、卻希望大野智再繼續撥進來,至少知道他現在正在想著自己,這樣是不是就表示自己不是孤單一個人?

 

突然〝喀〞的一聲讓他回過神來,接著就是大門被人用力搖晃發出來的聲音以及他心心念念的人……

 

“ 翔くん!翔くん…你在家對吧!?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突然休息?你生病了嗎?開門讓我進去好嗎?你讓我看看你好嗎?我好擔心你…” 用力的拍打著大門,大野智急得語帶哽咽。

 

 

當所有人正在奇怪櫻井翔怎麼會遲到的時候,推門進來的是櫻井翔的經紀人。一進來就丟下一個震撼彈,告訴他們接下來一整個星期櫻井翔所有的活動都停止,一個星期之後會視情況再歸隊。

 

幾乎是同一時間有三雙眼睛看向自己,可是大野智同樣是一頭霧水。接下來就是每個人輪流撥打電話以及恐嚇威脅經紀人。只是不管怎麼打櫻井翔就是不接,怎麼口氣兇惡的威脅,經紀人都已經快要縮到角落、恨不得自己立刻消失了就是不鬆口。

 

不知道自己怎麼撐過接下來的工作,只要一有空檔就不停地撥打著櫻井翔的手機。然後一收工立刻直奔櫻井翔家裡。

 

熟練的用備份鑰匙開了大門,卻在要推門進入的時候喀的一聲、大野智才發現櫻井翔竟然將防盜鍊拴上了!擺明就是不讓自己見他,不得其門而入大野智只好著急地拍打大門,簡直要急瘋了。

 

只是不管他怎麼大喊、怎麼拍打,門內依舊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大野智一度懷疑櫻井翔根本不在家,只是防盜鍊都拴上了人一定在,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回應自己。他甚至開始撞門、踹門,但不管怎麼用力大門就是文風不動。

 

腦中閃過好幾個念頭…萬一櫻井翔病到無法自行開門呢?那更應該讓自己進門才對啊!如果他是有意避不見面,難道是厭倦自己了?那為什麼不明明白白地說出來給自己一個痛快?他應不應該找人來強制破門而入?那這樣明天的頭版內容一定相當精彩。

 

大野智突然有點埋怨起自己公眾人物的身分…他連想要見見自己的戀人都做不到…

 

 

聽到大野智在門外拍打叫喊的聲音,櫻井翔不知道自己應該要怎麼辦…他還沒有勇氣見他…他還沒有心理準備。

 

想要伸手摀住耳朵…卻觸碰到因為病理切片而留下的傷口。忍不住用力的掐緊,用力再用力…直到鮮血再度從紗布中滲漏出來….

 

對不起…智…對不起…我沒有替你好好照顧最重要的戀人…我竟然把他弄成這樣…

 

低頭無聲的痛哭…..

 

 

*    *    *    *

 

 

不知道怎麼挨過這三天的等待時間,他努力給自己添加希望,他努力讓自己像平時一樣的過日子。他乖乖地吃著抗生素、努力告訴自己這只是普通的發炎感染。

 

他控制自己不要衝動的留下遺書,他催促自己擬好跟大野智還有團員們道歉的話語。

 

在脖子上圍好領巾,他知道自己至少不能失禮、好好的整頓完畢再出門。只是因為壓力而急速消瘦的臉龐、凹陷的眼眶和黑眼圈怎麼樣都遮不住。忍不住自嘲,被栗原醫師看到這副狼狽的樣子肯定要笑自己擔心過頭了…深吸了一口氣…沒問題的!一定是自己杞人憂天…一定沒問題的。

 

 

開啟大門的瞬間一隻熟悉的手伸過來緊緊抓住自己,驚訝的抬起頭、眼前的是狼狽程度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大野智。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只是互相看著對方。

 

怎麼會…櫻井翔知道這個時間大野智有工作,無論如何出門是絕對不會遇到他的。

 

“ 你以為只有你才能請假嗎? ”彷彿是看穿對方心思似的開了口,大野智眼神迅速掃過好幾天不出門的戀人。看到他破天荒的圍了領巾忍不住伸手去觸碰。

 

發現大野智伸手過來,櫻井翔連忙掙扎閃躲。只是力氣終究是比不過大野智,順利將領巾扯下後大野智瞪大了雙眼看著櫻井翔的脖子,覆蓋了一層紗布但擋不住一顆顆的突起物。

 

“ 這是什麼?你的脖子怎麼會這樣?翔くん你生病了嗎? ”

 

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之下就被發現了,櫻井翔咬緊嘴唇說不出一句話。擔心的將人拖進屋子裡壓到沙發上坐好,大野智不停地檢視櫻井翔的脖子,只是不管怎麼逼問對方就是不開口。

 

“ 翔くん…拜託你告訴我你怎麼了好嗎…拜託…不要這樣對我…不要瞞著我…” 跪在地毯上,伸手環住櫻井翔的腰、大野智將臉埋進他的大腿間哀求著。

 

抬起大野智的頭,櫻井翔哭到不能自己 “ 智くん對不起…我把自己弄成這樣對不起…”

 

 

終於把事情全部都說了出來,但還沒結束,他還要去醫院看報告。如果可以櫻井翔希望將事情告訴大野智時,自己已經確定為普通的發炎感染,而不是現在這樣還存在著罹患癌症的可能性。

 

但靠著大野智的胸膛,雙手被他緊緊的握住…這麼多天緊繃的神經不可思議的放鬆下來…果然這裡是最最能讓自己安心的場所。

 

“ 是不是我的努力還不夠呢…是不是我還不夠強大呢…” 大野智的聲音充滿苦澀… “ 我還不夠資格成為翔くん的力量嗎?為什麼這麼痛苦的時刻翔くん竟然是選擇瞞著我呢…”

 

慌張的抬頭看著大野智,眼前的他明明淚水蓄滿眼眶卻倔強的不肯讓他落下來…

 

“ 翔くん可以不用這麼勇敢的…”

 

“ 我一點都不勇敢…我好害怕…我怕自己就要離開你…我…”

 

“ 那就依賴我啊!感到害怕的話就依賴我啊!我一直都在這裡…只要你伸出手的話我都在,我會支撐你的…所以不需要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扛著。讓我成為你的力量…而不是把我往外推開… ”打斷櫻井翔的話,大野智用力吼著。

 

“ 答應我…翔くん…以後不要再有事情瞞著我了好嗎?”

 

眼前的大野智雖然滿臉淚水但臉上的表情是那麼堅定,抓住自己的手是那麼強而有力…櫻井翔看著自己的戀人,用力的點了點頭。

 

 

*    *    *    *

 

 

“ 智くん我們這樣不會太引人注目嗎?萬一被拍到怎麼辦?”不選擇開車…兩個人決定搭電車去醫院報到。一出門大野智就緊緊牽住自己,櫻井翔不安的朝四周圍看來看去,深怕有人發現他們兩個。如果被認出來的話那不是鬧著玩的…試圖想要抽出手來、無奈大野智把自己牽的好緊…不得已放棄卻發現自己似乎也捨不得將手放開…

 

幸好平常天的上午,路上和電車上行人都很少。大家都匆匆的趕路或是低頭看手機,沒有人注意到兩個男人手牽著手走在路上或是坐電車時依偎在一起的樣子。

 

同樣坐在VIP專屬的候診室裡,今天身邊多了一個人可以依靠,櫻井翔覺得心情比上次放鬆許多…

 

叫到櫻井翔的名字時兩個人同時站起來…牽住的手稍微鬆開、這才發現彼此的掌心裡布滿了汗水。一轉頭大野智朝自己露出一個笑容…櫻井翔點了點頭…再更收緊握著的手。

 

別怕、有我在

不怕、有你在

 

 

 

“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想太多…看看你憔悴成這樣…” 看到櫻井翔的慘樣、栗原醫師無奈嘆氣 “報告出來了…放心吧!只是一般的細菌感染,只需要再繼續吃抗生素,再過一兩個禮拜應該就可以慢慢痊癒了……”

 

聽到只是細菌感染,多日來的壓力瞬間解除…櫻井翔覺得自己大腦開始一片空白,整個人輕飄飄的,眼前的栗原醫師嘴巴不停的動啊動的自己卻什麼都聽不到…

 

講解到一半發現櫻井翔明顯是處於安心過頭之後的放空狀態,無奈之下只好轉向跟旁邊的大野智繼續說明 “ 會這樣可能是因為櫻井くん免疫力太低了,要注意多休息不要過度疲勞…”

 

只是雖然事關櫻井翔的身體健康,大野智很認真的專心傾聽…但很明顯會露出困惑的表情,栗原醫師開始懷疑自己講的是外星語嗎?他甚至開始考慮自己是不是應該錄個音、讓櫻井翔回過神之後自己聽比較快…

 

走出醫院的大門,同樣溫暖的陽光灑下來,同樣是艷陽高照的好天氣…看看身邊是拿著自己的藥袋,正努力跟上面的適應症跟注意事項互相認識、打好關係的大野智,心裡的陰暗潮濕慢慢被陽光覆蓋,然後溫暖慢慢的延伸至身體的每個角落。

 

 

*    *    *    *

 

 

當櫻井翔伸手準備轉開休息室的大門時,突然感到一陣惡寒…迅速轉頭發現身旁的大野智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做足了心理準備,再深吸幾口氣,鼓起勇氣推開大門…

 

果然…本來低頭各自做事的三個人很有默契的黑著臉抬起頭來看他……很自覺的在沙發上正襟危坐。雖然相葉雅紀努力要裝凶狠的樣子一點都不可怕,還有點好笑……但另外兩個可是真真正正的大魔王,還是等級MAX兼開外掛的變態魔王…

 

被兩個魔王連續疲勞轟炸了近五分鐘。

 

“ 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就好…以後再這樣絕對殺無赦!” 二宮和也最後落下這句狠話。

 

“ 還有…為了防止以後再有同樣的情形發生,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好好的談論一下嵐的團內規則呢翔さん!”松本潤伸手做勢推了一下不存在的眼鏡。

 

 

“ 不准隨便節食,就算要減肥也要適可而止。”

“ 不准隨便熬夜,睡眠絕對要充足。”

“ 不准再把自己的行程塞滿滿,給我留點時間休息。”

“ 不准花心,只能喜歡大野智一個人!”

“ 搞什麼オジサン!不要隨便來亂,把你丟出去喔!”

“ 不准逞強,身體不舒服不准自己偷偷瞞著!”

“ 不准再把自己逼得那麼緊,別忘了五個人才是嵐…少了一個人都不行…”

 

雖然怎麼聽全部都是針對自己設的規定,但還是讓櫻井翔又開心、又感動的點頭答應。幸福的溫暖將自己的心漲的滿滿的。

 

 

END



*    *    *    *

 

 

番外小劇場:

 

今天嵐的休息室還是一如往常的風景。看報紙的看報紙、打電動的打電動、看雜誌的看雜誌、睡覺的嘴巴開開天塌下來也沒他的事、吃零食的不忘邊吵人看報紙。

 

“哈啾!” 突然一個噴嚏聲讓其中四個人像被雷打到一樣從原地彈了起來!

 

天塌下來也比不上自家戀人的身體健康,迅速清醒的大野智一把將櫻井翔拉到沙發上,然後把頭壓在自己大腿上枕好。

 

相葉雅紀一個箭步衝到冷氣的開關前將溫度調高。

 

二宮和也不知道從哪裡魔術般的變出一條毛毯將櫻井翔從頭到腳包得密不透風。

 

松本潤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溫度計往櫻井翔的嘴裡塞,然後開始翻找感冒藥和退燒藥。

 

“ …………”被壓得緊緊的櫻井翔不能開口抗議也無法掙扎,只能內心淌著淚水吶喊著…我只是鼻子癢打個噴嚏而已你們幾個太誇張了啦啊啊啊!!



*    *    *    *



あと書き


我們可以假設翔ちゃん是住在一層樓只有一戶的超高級公寓裡面....

不然就憑大野智在門口大吼大叫、又踹門又踢門的,

還連續在外面走廊站崗三天,不被人報警抓起來才有鬼.....(你以為管理員都瞎了嗎....


而且明明只是普通的感冒發燒咳嗽,我腦子裡就硬要想到這樣的劇情

寫起來超順暢還爆字數 = = 

唉...如果我其他篇也可以寫的這麼順就好了 TAT



ゆみ



评论(2)
热度(71)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