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組OS-守りたいもの 08



* 架空向

* 攝影師 O X 大學生 S

* 老梗+狗血劇情....而且有BUG 請無視

* 這章我寫的好糟 = = 請將就點看....



最後櫻井翔選擇了在家裡等大野智回來,他想聽大野智親口告訴自己事情的真相。那些新聞、網路和報章雜誌上面的話他選擇通通不去相信,他只相信大野智親口說的。

 

面對櫻井翔的決定、相葉雅紀點點頭,他能做的就是陪著櫻井翔不要讓他獨自承受。大野智一直到第二天的晚上才回到家裡。這兩天櫻井翔連一步都沒有踏出過房子,他害怕自己會跟大野智擦身而過,所有的食物、包括カズ的乾糧都是相葉雅紀偷偷從後門帶進來的。

 

"翔ちゃん!!" 面對一進門就死死抱著自己不放的戀人,大野智心中充滿了心疼和愧疚。這兩天他一定很煎熬吧!?

 

那天一到松本潤家裡,醉醺醺的松本潤才一開門他就聽到身後傳來疑似快門的聲音,還沒來得及去想是不是被偷拍到的時候松本潤就在撲倒在自己懷裡。不能丟著不顧大野智只好把人拖進房裡安頓好,本來想走掉的大野智又被醒過來的松本潤死命抱緊不放。整個晚上松本潤睡的很不安穩,只要自己試圖走掉就會開始吵鬧,一直到對方酒醒了才得以脫身。被纏住一個晚上的大野智急著趕回家、才發現自家大門口擠滿了記者。

 

總編輯氣急敗壞地打電話來問自己新聞上的是怎麼回事?掛掉之後又有一堆不認識的人打進自己的手機…無奈之下關機的大野智隨便找了家飯店住進去,一開電視才知道事情的嚴重程度超乎自己的想像。

 

他有試過用公共電話打回家、打櫻井翔的手機。可是櫻井翔一直都沒有接起來…他想連電話都不敢接的櫻井翔一定很不安吧。一直到剛才他試著把手機打開、然後足足等了兩個小時都沒有響過才立刻趕回家。

 

“翔ちゃん對不起…你一定很不安吧…都是我不好。” 大野智抱緊懷裡的人親吻他的額頭,輕聲的道歉。櫻井翔搖了搖頭,原本憋了一肚子的疑問和委屈要說,但看大野智的瞬間他就通通都忘記了,只要大野智回來了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    *    *    *

 

 

事情看似平靜了好幾天,只是櫻井翔知道大野智的手機來電和訊息從來都沒有停過。漸漸的大野智也不像一開始那樣會讓自己坐在旁邊一起聽,他會開始把手機拿著在走廊上講很久的電話。櫻井翔想問卻不敢多問,因為每次講完電話之後大野智對自己還是好溫柔好溫柔…

 

確定懷裡的人已經睡著了大野智才從床上坐起來,從床頭櫃拿起已經連續好幾天來電和訊息不停灌進來的手機,大野智輕聲的嘆了氣,起身穿上衣服然後走了出門。只是他沒有看到門關上的瞬間櫻井翔睜開了眼睛,大大的眼睛裡一點睡意都沒有,只是充滿了水氣、只要一眨眼淚就會氾濫成災…

 

如果自己的存在會讓智さん左右為難的話,那他情願自己退出也不要讓智さん困擾。

 

 

大野智走在街上、手機裡躺著的最後一封訊息是讓他決定出來跟松本潤面對面把事情講開的一個契機,不似以往整封告白和思念的話語,上面只簡簡單單的兩行字…

 

〝櫻井翔 K大學經濟系三年級學生〞

 

自己以往都是用勸導的方式希望松本潤自己能夠想開,雖然自己不曾喜歡過他、但一起工作的日子大野智還是很開心的。不能否認撇開感情不談、松本潤會是很好交心的朋友,雖然他給人的感覺一直都是驕傲自大、全身帶刺,但是大野智知道那只是他的自我防衛機制而已。卸下防衛的他細心、體貼,偶爾的撒嬌就會讓人無法生他的氣。大野智知道他喜歡自己,只是始終都沒辦法把他當作戀愛的對象,無論如何就是沒辦法對他動心。

 

其實松本潤的追求者一直都沒有少過,但大野智不懂怎麼他就是對自己這麼的死心塌地!?頓了一下、大野智想這個他一直想不出來的解答,或許櫻井翔可以替他回答出來。想起自家的翔ちゃん讓他不自覺的柔和了眼角,嘴角揚起一抹寵溺的微笑。他知道這幾天接電話接到櫻井翔非常的不安。選擇不直接地拒絕方式就會讓櫻井翔有機會暴露在危險當中,雖然他不想相信松本潤真的會把櫻井翔的事情透漏給媒體,但即使只有那麼一點點的可能性他也不能坐視不管。如果櫻井翔和松本潤他一定得選擇傷害其中一個人,連考慮的時間都不需要、他會直接選擇後者。

 

走在河邊的行人棧道上,四周都是一對一對的情侶、獨自一個人的大野智顯得有點格格不入,不過完全沒人有時間去注意這個東張西望的人。終於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發現一個人呆坐著的松本潤。大野智抿了抿嘴唇再一次告誡自己無論如何不能心軟。

 

才邁開腳步往松本潤的方向走去、對方似乎就發現自己來了,從椅子上唰的一聲站起來、嘴邊是掩飾不住的笑意,然後在大野智站定時用力撲進他的懷裡〝智さん,智さん…你終於來了!我好高興…〞

 

用力拉開松本潤,大野智眉頭皺的死緊“ 松潤你不要這樣…這邊是公眾場合…你嫌新聞鬧得不夠大嗎?”

 

“ 我不在乎…如果這樣能讓所有的人都以為我們在交往、讓那個櫻井翔知難而退的話我什麼都不在乎…你看…你這不就來找我了嗎?所以智さん還是在乎我的是嗎?”

 

“松潤…你…那個新聞…”聽了松本潤的話,大野智突然覺得他不認識眼前的人了…是不是自己從頭到尾都沒有好好地了解過眼前著個人?是不是自己以為的那個松本潤其實根本就不是他理解的那樣?

 

 

to be continued


*    *    *    *



あと書き


這章....這章我真的寫得好痛苦...

還有下一章也是....

後來我發現了...這章主要是在寫長末的事情

所以我才會卡到死嗎!?是這樣嗎?

而且我一直拿不定主意到底要把松潤寫成怎樣的崩壞

是要完全崩壞?瀕臨崩壞?還是保持理性?

掙扎的結果就是不上不下的.... = = 


最後 ....誰可以告訴我 這種天氣 熱得要命

我為什麼會重感冒!!?? TAT


ゆみ

评论(6)
热度(30)
© ゆみ|Powered by LOFTER